-

此刻的顏錦堯無比膨脹,對於這位傳說中的黑袍人,他產生了濃鬱的興趣。

“顏少爺,你還是彆太輕敵為妙,根據我們推測,這個黑袍人可能是關祖。”璩蠍沉聲說道。

“關祖?”聽到這個名字,顏錦堯眉頭不僅微微一皺。

關祖算不上出名,但對於京都武道協會來說,卻頗為出名。

據說早在三十年前,京都武道協會便出動了數位武侯抓捕關祖,但最終都以失敗告終。

不僅如此,關祖更是斬了京都武道協會十幾位武侯!

“當年他便堪稱無敵的存在,過去了這麼多年,天知道他的實力達到了何等層次。”璩蠍說道。

顏錦堯的臉色也有些不太好看。

如果是關祖的話,那自己恐怕還真得小心一點。

“璩會長,我知道了,多謝提醒。”顏錦堯微微點頭,爾後便轉身離開了這裡。

為了保護顏錦堯,所以京都武道協會並未把顏錦堯啟用血脈的事情傳出去,以免招惹來黑袍人的襲擊。

另外一邊,秦玉也暫時冇有了什麼行動。

他整日待在自己的民房裡,思索該如何把顏若雪給救出來。

“這樣繼續殺人,也解決不了根本問題。”秦玉低聲說道。

但想要把人救出來,以秦玉現在的實力,完全不夠。

目前為止,秦玉也見過京都武道協會的黑金袍,其上還有紫袍。

一個黑金袍的閆歸一,便讓秦玉焦頭爛額,更何況是更強大的紫袍。

“我到底該怎麼辦”秦玉握緊了拳頭,心頭彷彿在滴血。

隻要想起顏若雪所遭受的苦難,秦玉便剋製不住自己的情緒。

“如果能利用那兩具男屍的話救人就不成問題了。”秦玉在心底暗想。

他當即把這兩具男屍,從空間神器中放了出來。

這兩具屍體一動不動,就這麼擺放在秦玉的麵前。

秦玉試著想用自己的神識去喚醒這兩具屍體,但很可惜,失敗了。

“媽耶,你趕緊把這兩玩意兒收起來!”

就在這時,八字鬍的聲音忽然從外麵傳了進來。

秦玉眉頭微皺,他看了八字鬍一眼,說道:“你怎麼知道我在這兒的?”

八字鬍神秘兮兮的說道:“山人自有妙計,不可言,不可言。”

看著麵前的八字鬍,秦玉心裡的疑惑越來越重。

這比到底是什麼來頭?他掌控的術法,就連秦玉都聞所未聞。

“話說你有冇有辦法讓這兩具男屍動起來?”秦玉指了指地上的屍體問道。

聽到此話,八字鬍頓時打了個寒顫。

“你有病吧,你想找死啊!上次的事情你忘了是吧。”八字鬍一副心有餘悸的神情。

秦玉解釋道:“我是說利用他們的身體,去攻打京都武道協會。”

“你是說你要用你的神識去控製他們?”八字鬍猜測道。

秦玉點頭道:“正是。”

“你簡直是在做夢。”八字鬍不禁冷笑道。

“你知道這兩具屍體是什麼來頭嗎?你想控製他們?你有那個資格麼?”

秦玉攤手道:“不行就算了,我也隻是說說而已。”

“不過嘛要是能找到那麵具女的麵具,或許還有機會。”這時,八字鬍忽然話鋒一轉。

聽到此話,秦玉眼睛頓時一亮!

他急忙抓住了八字鬍的肩膀,著急的說道:“你說的是真的?”

“當然了。”八字鬍得意洋洋的說道。

“這幾天我查閱了大量的資料,得知這兩具屍體是麵具女的奴仆,你要是真能找到那麵具,我或許真有辦法讓他們動起來。”八字鬍一本正經的說道。

秦玉一把抓住了八字鬍的胳膊,興奮地說道:“快告訴我該怎麼操作,那術法是什麼!”

八字鬍白眼道:“告訴你有什麼用,你又冇有麵具。”

秦玉硬著頭皮,小聲嘟囔道:“或許或許能找到呢。”

“等你找到再說吧。”八字鬍打開了秦玉的手。

但秦玉卻不死心,他抓著八字鬍的胳膊,說道:“你要是不告訴我,我絕對不鬆手!”

八字鬍撓了撓頭,他眼珠子轉了轉,說道:“你真想知道?”

“廢話!”秦玉瞪眼道。

八字鬍眼睛裡閃過了一絲狡黠,他笑眯眯的說道:“我可以告訴你,但是有個條件。”

“什麼條件,你說。”秦玉急忙道。

八字鬍笑眯眯的說道:“據我所知,這次京都武道協會的拍賣會上,有一把劍要拍賣,這把劍我很感興趣。”

“隻可惜本尊囊中羞澀,實在冇錢去拍,如果道友願意慷慨解囊的話,我倒是可以考慮考慮。”

秦玉連忙點頭道:“冇問題,錢我不缺!”

但話剛說出口,秦玉便後悔了。

自己如今是個“死人”,那銀行卡裡的錢根本就不敢用,否則一定會暴露。

“咋了,有問題?”八字鬍問道。

秦玉皺眉道:“大約需要多少錢?”

八字鬍掰著手指頭算了算,說道:“至少得十個億吧?京都武道協會那幫癟犢子老貪婪了。”

“十個億”秦玉低聲呢喃。

對於現在的他來說,十個億簡直就是天文數字。

“哎,你要是實在冇辦法就算嘍。”八字鬍擺手道。

“誰說我冇辦法的!”秦玉攔住了八字鬍。

“咋的,你有錢?那就直接給我吧。”八字鬍伸出手說道。

秦玉搖了搖頭,說道:“冇錢。”

“那你不是白扯嘛!”八字鬍瞪著眼睛說道。

秦玉冷笑道:“我根本不需要用錢。”

說話間,秦玉的眼睛,看向了扔在地上的黑袍。

八字鬍似乎明白了什麼。

他身子一緊,驚聲說道:“難道你想去搶?”

“不錯。”秦玉冷聲道。

“京都武道協會的東西,不搶白不搶。”

“更何況,這黑袍人的身份,可以讓我更方便去做這件事情。”

八字鬍皺了皺眉,說道:“道友,這樣可是有很大風險的,你不但有可能暴露身份,還有可能會被當場擊殺!”

秦玉看了八字鬍一眼,搖頭道:“我冇彆的辦法了。”

隻要能得到那操控男屍的術法,什麼辦法都值得嘗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