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時,秦玉正一步步的向著武道學院走來。

他並不知道,此處早已設下了埋伏,等待他的到來。

很快,秦玉便走到了武道學院的門口。

他放開自己的神識,妄圖調查些什麼。

“恩?”

很快秦玉便感覺到了數道強橫的氣息!

“八位武侯中期?”秦玉眉頭微微一皺。

還不等他做出反應,這八位黑金袍便已經其身而至!

他們分彆懸在八個方位,冷冷的看著秦玉。

“黑袍人,今天便是你的死期!”八人身上迸發出一股寒意。

他們身上的氣勢極強,不禁讓人心生膽寒!

秦玉臉色微微一變,拳頭不禁握了起來。

“即便我這麼謹慎,還是上當了”秦玉很快便明白了過來。

他掃向了這八人,心中迅速做出了判斷。

這八人的實力,都不弱於閆歸一,甚至在閆歸一之上!

最重要的是,他們是做了充足的準備,專門針對秦月而來!

“不好。”秦玉在心中暗道。

八位武侯中期,秦玉或許有一戰之力。

但他們既然設下了埋伏,那一定是做了萬全的準備!

“必須想辦法趕緊撤才行。”秦玉在心中暗想道。

“黑袍人,束手就擒吧,我們可以為你留一個全屍。”半空中有人冷聲說道。

秦玉一言不發,他手心一震,猩紅色的青銅劍便握在了手裡!

隨後,秦玉徑直向著他們一劍斬了過去。

一道血紅色的劍芒,幾乎要劃破空氣,帶著淩厲的劍威,盪漾了開來。

“鐺!”

然而,對方隻是輕輕的抬了抬手,便擋下了這一擊!

“我們若是不做好準備,豈敢在此地等你?”他們冷聲說道。

秦玉定睛一看,發現的他的手上包裹黑金色的拳套。

很顯然,這拳頭也是由黑金石打造而成!

秦玉暗道一聲不妙,他深吸了一口氣,靈力在他的雙腿之上醞釀。

下一秒,秦玉身形爆閃,想要找個空隙逃離!

但就在這時,天空中忽然少閃爍出一道金光!

隻見一件法器懸在半空,這法器上散發出陣陣金色的光芒!

光芒呈現圓狀,阻攔了秦玉的去路!

“你覺得你還能逃嗎!”一道厲喝,傳入了秦玉的耳朵裡!

秦玉臉色微微一變,今天想要逃走,恐怕冇有那麼簡單了。

京都武道協會的黑金袍,都分成了一個又一個的小組。

每一個小組,都有著極強的配合能力。

而且人數越多,實力越強。

眼下這是八人小組,實力定然在閆歸一的三人小組之上!

“束手就擒吧!”一道爆喝,如同雷擊般傳來!

秦玉隻感覺眼神一陣失神,差點摔倒在地!

“他的聲音中蘊含神識攻擊!”秦玉臉色微微一變!

就是他失神的這一刹那,一道光華從地上迸起,直接將秦玉震飛了出去!

“唰唰唰!”

還不等秦玉起身,地麵下又鑽出數道如同蔓藤一般的光華,將秦玉的整個身體捆綁了起來!

秦玉臉色一變,他試著想要衝破這束縛,但卻發現這幾道光華剛柔並濟,隻要秦玉發力,便會將其死死的捆住!

“冇用的。”半空中有人冷聲說道。

“我們在這裡等了你數日,豈會不做好準備。”

秦玉眼睛一眯,冷聲說道:“如果我冇猜錯的話,這次行動的組織者是夏航吧。”

“是誰與你無關,你隻需知道今天必死無疑。”他們冷聲迴應道。

秦玉眉頭緊皺,他試著想要揮動青銅劍,卻發現手腕被捆住,根本動彈不得。

“唰!”

就在這時,一柄法器利刃,向著秦玉爆射而來!

這利刃無比歹毒,直逼秦玉的眉心而來!

秦玉臉色一變,他不敢怠慢,迅速催動聖體術護體!

一道金光從秦玉的身上亮起,秦玉的眉心處更是璀璨無比!

“鐺!”

那利刃射在了這金芒之上,發出了一聲巨響!

“哦?金色的光芒?有點意思。”看到這一幕,那幾人不禁有些詫異。

“我記得那秦玉也是渾身金芒吧,此子不會和秦玉有什麼關係吧?”

秦玉臉色變得有些難看,他心裡很清楚,一旦施展聖體術,便有極大的可能暴露!

但秦玉眼下冇有彆的辦法了,如果不催動聖體術,必死無疑!

“彆廢話了,直接殺了他吧。”幾人對視一眼,冷冷的說道。

他們不再多言,大步向著秦玉走了過來。

然而就在這時,秦玉的身上忽然爆發出一道金芒!

一股恐怖的氣息,頓時爆發了開來!

“嘭!”

那纏繞在秦玉周身的光華,直接被震碎!

秦玉沉寂脫離,大手一揮,再次握住了青銅劍,抬手便是太清九斬!

“嗡!”

一道恐怖的劍芒隨之而起,秦玉雙手握劍,狠狠地斬了下去!

“不知死活!”幾人冷哼一聲,他們八人同時催動術法,刹那之間在他們的上空便凝聚起了一個巨大的圓盤!

讓人驚悚的是,這圓盤居然直接將劍芒吞噬了!

“還給你!”他們冷哼一聲,爾後雙手一推,這劍芒居然從那圓盤中爆發而出,斬向了秦玉!

秦玉臉色一變,急忙將青銅劍橫在了身前!

“鐺!”

碰撞的一刹那,發出了轟天巨響!

儘管秦玉用青銅劍阻擋,但其恐怖的威力還是將秦玉震飛出去數十步!

“這是什麼術法。”秦玉望著他們手裡托著的圓盤,不禁臉色一變。

此時,那巨大的圓盤化為了八個小圓盤,分彆懸在每一個人的手心裡。

“還有術法,儘管使出來吧。”幾人冷聲說道。

秦玉皺了皺眉,低聲說道:“那圓盤似乎是一件法器能夠吞噬我的靈力。”

這劍芒的本質,依然是秦玉的靈力所化。

換句話說,青銅劍是一個器皿,用來承載握劍者靈力的器皿。

而這器皿等階越高,所發揮出來的威力便越大。

因此,真正的劍術大師,都要依靠渾厚的靈力,亦或者是內勁來施展。

這隻是秦玉的猜測,並不知道真假。

因此,他當即握劍,斬出了第二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