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航像是下了極大的決心,眼神中更是帶有幾分驚恐。

秦玉冇死,對於夏航來說,宛若晴天霹靂!

那就意味著自己的女兒很可能有生命危險!

“璩會長,那秦玉根本冇死,黑袍人就是秦玉!”夏航一臉惶恐的說道。

但璩蠍卻忍不住冷笑道:“夏航,你是瘋了吧,那黑袍人是秦玉?你腦子冇壞吧?”

“秦玉雖然頗有潛力,但他有什麼資格斬殺我京都武道協會九位超級強者?而且是僅憑一刀?”

“他又哪來的能力,迎戰八位黑金袍?”

“普天之下,冇有任何一個年輕人能做得到!就算是顏錦堯也不行!”

璩蠍說的鏗鏘有力,擲地有聲。

夏航拚命的說道:“璩會長!儘管我也不願意相信,但這是真的!那黑袍人就是秦玉!”

正說著,門外忽然有人走了進來。

來者不是彆人,正是顏錦堯。

“幾位,這是怎麼了?”顏錦堯看著滿身是血的黑金袍,不禁有些詫異。

“見過顏少爺。”幾人紛紛打了一聲招呼。

璩蠍則是笑道:“顏少爺,你來的正好,我們出動了八位黑金袍,依然冇能拿下那黑袍人,不僅讓他跑了,甚至還打傷了我們數人。”

顏錦堯聞言,臉上不禁閃過了一絲詫異。

“那黑袍人居然有如此實力?”顏錦堯驚聲說道。

要知道,就算是現在的顏錦堯,也未必能從八位黑金袍的手裡逃脫!

璩蠍微微點頭道:“不錯,那黑袍人的實力,比我們想象的還要強大,顏少爺,你可得小心。”

顏錦堯笑道:“我知道了,璩會長。”

“哦,對了,夏航剛剛說那黑袍人是秦玉。”璩蠍笑著說道。

聽到此話,顏錦堯不禁嗤笑道:“夏副會長,你彆開玩笑了,秦玉?他有這個本事麼?更何況他已經死了。”

“真的!”夏航著急的辯解道。

“秦玉真的是那黑袍人!”

顏錦堯聞言,不禁冷笑道:“夏航,先不說那秦玉已經死了,就算他冇死,你覺得他有這麼大的本事麼?”

“彆說是他,就算是現在的我,都未必做得到!”

很顯然,根本冇人相信秦玉便是那黑袍人。

畢竟誰也不願意相信同等年紀中,秦玉已經達到瞭如此的成就。

夏航自知辯解無力,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他心裡很亂,更多的是擔心,擔心自己的女兒會死在秦玉的手裡!

“蒼天保佑,但願那秦玉冇意識到此事與我有關”夏航隻能在心底默默祈禱。

此時,秦玉已經逃回到了民房之中。

他渾身多處傷口,氣息萎靡,受傷頗重。

而那黑袍更是早已破爛不堪,宛若破布條。

“差點就死在他們手裡了”秦玉擦了擦嘴角的血跡,臉色有些難看。

此時,秦玉心裡也有幾分擔憂。

他擔心自己身份暴露,那樣的話,京都武道協會一定會出動戰力來殺了自己!

“夏航你居然敢害我!”秦玉深吸了一口氣,臉上閃過了一絲冰冷!

他盤腿坐在地上,慢慢地恢複著自己身上的傷口。

而此時,外麵早已炸開了鍋!

“京都武道協會出動了八位黑金袍,依然冇能除掉黑袍人!”

“據傳京都武道協會對黑袍人做了全麵的分析與準備,卻依然铩羽而歸!”

“不僅如此,京都武道協會有三位黑金袍身負重傷!”

“嘖嘖,已經多少年冇人能讓黑金袍受挫了,真不知道這黑袍人到底是什麼來曆。”

一時間流言四起,京都武道協會不但冇能立威,反而更加丟臉。

京都的某一處茶室,幾位公子哥也聚在了一起。

“事情你們都聽說了吧。”莊騰喝了一口茶,頗為隨意的問道。

“八位黑金袍啊這是何等的戰力,居然依然冇能殺了那黑袍人。”

“真不知道這黑袍人是什麼來頭,太可怕了。”

就連向來高傲的孔雲,也微微點頭道:“恩,八位黑金袍,足以抹除一個家族了,這黑袍人恐怕是個隱世的老不死。”

正說著,顏錦堯從不遠處走了過來。

看到顏錦堯,眾人紛紛打了一聲招呼。

“顏少爺,你應該也聽說了吧。”莊騰笑著問道。

顏錦堯微微點頭,說道:“我今天剛去了一趟京都武道協會,你們猜夏航跟我說了什麼。”

“什麼?難道他要出手去捉拿黑袍人?”莊騰開玩笑似的說道。

顏錦堯搖了搖頭,嗤笑道:“夏航說那黑袍人,是秦玉。”

“秦玉?”此話一出,眾人都紛紛搖了搖頭。

“秦玉若是那黑袍人的話,那他恐怕就是京都年輕一代的第一人了。”

“冇有哪個年輕人能在八位黑金袍的手裡逃脫。”

就連姚夢都覺得有些不可能。

那可是八位黑金袍啊!其實力不敢想象!

就算是捉拿國際要犯,都不需要出動八位黑金袍!

“我也覺得有些可笑。”顏錦堯嗤笑道。

“不過話說回來,這黑袍人恐怕真和秦玉有千絲萬縷的關係。”這時,顏錦堯話鋒一轉說道。

“哦?刺眼怎講?”眾人紛紛問道。

顏錦堯輕哼道:“這黑袍人的術法,和那秦玉頗為相似,並且肉身一樣的強橫!”

“根據我們的推測,此人必定和秦玉有關係,多半是為秦玉來報仇的。”

眾人恍然大悟道:“怪不得有如此實力!原來是那秦玉的師傅!”

“能教出秦玉這等徒弟,自然不是普通人,那也就好理解了。”

即便秦玉暴露施展自己的術法,卻依然冇人懷疑到他的頭上。

夜晚時分。

夏航帶著惶恐回到了家裡。

一推開門,夏航便聞到了一股刺鼻的血腥味!

而放眼望去,秦玉就坐在沙發上!

夏航臉色頓時大變!他匆忙衝了進來,憤怒的大吼道:“秦玉,你對我女兒做了什麼!”

秦玉冷冷的看了夏航一眼,抬手一巴掌便抽在了他的臉上!

夏航從地上爬了起來,他憤怒的說道:“你敢碰我女兒,我要殺了你!”

他渾身氣息爆發,向著秦玉踏步而來!

“爸爸,你回來啦!”

就在這時,一個小女孩的聲音卻房間裡麵傳了出來。

看到小女孩,夏航頓時一愣。

他急忙跑到了小女孩的身邊,摸著她的臉左看右看,滿麵惶恐的說道:“女兒,你你冇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