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吞下了這三顆金丹,秦玉感覺隨時都有可能踏入武侯中期之境。

他看了一眼四周,低聲說道:“居然過去一個月了,也該趕緊回去了。”

秦玉和八字鬍有約定,一個月後在碧月山莊相見。

所以秦玉不敢耽誤時間,他釋放開神識,尋找著方向,一步步的向著荒漠之外走去。

這片荒漠麵積極大,距離蒼涴市也很遠。

秦玉花費了三天,纔好不容易走出這片沙漠。

隨後,秦玉來到了附近的機場,向著蒼涴市趕去。

秦玉消失了整整一個月,除了京都武道協會的三位紫袍之外,其餘來追殺秦玉的人,都已經離去。

他們甚至失去了等待秦玉的耐心。

京都武道協會。

璩蠍看著韓修,不禁笑道:“韓先生,這等小事何須你親自出手,我京都武道協會已經派出了三位紫袍前去追殺,想來那秦玉現在已經死了。”

韓修在韓家的地位極高,遠遠在韓蒙之上。

這也就導致韓修說話的語氣,和韓蒙大相徑庭。

“你們京都武道協會已經派了好幾撥人馬了,每次都說秦玉必死,結果呢?”韓修嗤笑道。

“真是可笑,都說京都武道協會人才輩出,結果連一個秦玉都殺不了。”

璩蠍略顯尷尬的說道:“那都是意外罷了。”

韓修站起來伸了個懶腰,說道:“璩會長,各大世家現在都想要秦玉死,你應該清楚。”

璩蠍點頭道:“我知道,我們京都武道協會又何嘗不是呢。”

韓修攤了攤手,說道:“好,那我就靜候你的號訊息了。”

等韓修走後,璩蠍的臉色便陰沉了下來。

他冷眼看著身旁的助理,說道:“已經過去一個月了,怎麼還冇有訊息!”

助理搖頭道:“我也不清楚,我試著聯絡三位紫袍大人,但都失敗了。”

這讓璩蠍心裡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三位紫袍,已經是京都武道協會的頂尖力量了。

如果連他們都殺不了秦玉,那接下來恐怕真要動用大殺器了。

“璩會長,剛得到訊息,秦玉已經回到碧月山莊了。”

這時,外麵有人走了進來。

璩蠍臉色一沉,拳頭不由得緊緊地握了起來。

“這個秦玉”璩蠍麵色冰冷,滿麵殺意。

助理蹙眉道:“莫非三位紫袍大人已經死了?”

璩蠍搖頭道:“不知道,但他既然回來了,那一定冇有什麼好事兒。”

說到這裡,他看向了助理,冷聲說道:“先把訊息壓下去,就說三位紫袍冇找到秦玉,現在已經回來了。”、

“就算那三位紫袍真的死了,也絕不能傳出去!”

助理點頭道:“是。”

京都武道協會在武道界一直是霸主地位,而紫袍,更是讓整個武道界聞風喪膽。

如果讓世人知道秦玉斬了三位紫袍,那京都武道協會的地位一定會直線下降。

他們辛辛苦苦維繫多年的威懾力,也會消失。

碧月山莊內。

秦玉坐在大殿之中,他看向了甄月,問道:“這幾天冇人來找我麼?”

甄月說道:“有,幾乎每天都有人來問你在不在。”

秦玉不禁眉頭微簇。

甄月說的很顯然不是八字鬍,因為八字鬍的特點太鮮明瞭。

“這已經一個多月了,八字鬍居然還冇來,難道他拿著火珠跑了不成?”秦玉在心底暗想道。

對於八字鬍,秦玉一直抱有戒心。

此人看似瘋瘋癲癲,實則心機極深,哪怕是秦玉都無法看透。

“算了,再等他幾天。”秦玉在心底暗想道。

時間飛速,一眨眼便過去了三天。

而這三天當中,八字鬍卻依然冇有出現。

這讓秦玉開始失去了耐心,他思索片刻,爾後說道:“算了,還是先閉關試著衝刺武侯中期吧。”

以秦玉現在這幅肉身,若是踏入武侯中期,那將無懼紫袍,甚至是武侯巔峰也能夠一戰!

這天夜裡。

就在秦玉打算閉關之際,一個猥瑣的身影便出現在了秦玉的旁邊。

他笑眯眯的說道:“不好意思,路上堵車,來晚了幾天。”

秦玉睜開了眼睛,他瞪了八字鬍一眼,說道:“堵什麼車能堵你好幾天!”

八字鬍訕笑道:“我以為你已經死了呢,冇想到你命這麼大。”

說到這裡,八字鬍上下打量了秦玉兩眼,爾後驚聲說道:“你成功了?”

秦玉微微點頭道:“恩,和我預想的一樣,那真火果然能用來淬體。”

這不禁讓八字鬍滿麵震撼,小聲嘟囔道:“混沌體還真是個神奇的體質”

隨後,八字鬍便拉著秦玉說道:“行了,彆耽誤時間了,材料我都準備好了,出發吧。”

秦玉早就急不可耐了,他起身說道:“恩,走吧。”

八字鬍從兜裡麵取出了一份地圖。

地圖頗為簡陋,而上麵標註了一個位置。

八字鬍指了指地圖上的標記,說道:“我在這裡布好了陣台,我會在那裡等你。”

“等你拿到麵具後,便直接來找我。”

秦玉蹙眉道:“你不跟我一起去麼?”

八字鬍搖頭道:“本尊還得提前準備一番,你隻需要把麵具帶來就行了。”

“好。”秦玉也冇多想,當即點頭答應了下來。

此時已是深夜,但秦玉還是離開了蒼涴市,向著楚州趕去。

看著秦玉離去的背影,八字鬍眼睛微微眯了起來。

他的臉上閃過了一絲狡黠,嘴角更是帶著一抹古怪的笑容。

“麵具歸我了!”八字鬍冷冷的說道。

扔下這句話後,八字鬍轉身便消失在了夜色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