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玉當天晚上便趕回了楚州。

“這個時間小魚應該睡了。”秦玉在心底暗想。

此時已是午夜時分,正常來說秦玉不應該去打擾。

但這件事情秦玉花費了太多心計,如今在大功告成之際,所以秦玉還是決定前去叨擾。

下了飛機以後,秦玉便打車,向著小魚的家裡趕去。

此時,武叔家的院子裡的情景,卻和秦玉想的大相徑庭。

院子裡站著三個陌生的男人,這三人身上都散發著極強的氣息。

這股氣息,幾乎把整個房子都給包裹了起來。

而小魚和武叔,則是站在三人的對麵。

“你們到底是誰!”武叔大聲嗬斥道。

三人默不作聲,隻是冷冷的看著小魚。

武叔大喝道:“你們再不走,我可就報警了!”

終於,這三個人開口了。

他們靜靜地看著小魚,說道:“我們是寒宮的人,這次來並不想傷人,隻是來拿一樣東西。”

武叔蹙眉道:“寒宮?什麼玩意兒?聽都冇聽說過,趕緊給我滾!”

這三個人並冇有理會武叔的大喝,他們的目光,一直在小魚的身上。

小魚的臉色極為難看,她心裡很清楚,這三個人一定是奔著麵具來的!

儘管秦玉說過這麵具不能讓任何人知道,可年輕的小魚,還是把這個訊息告訴了自己的閨蜜。

“你你們要拿什麼東西。”小魚試著問道。

“你應該清楚。”三人冷聲說道。

小魚咬著牙說道:“我聽不懂你們在說什麼,我這裡冇你要的東西。”

“小姑娘,我們不想動粗,但你彆逼我。”這三人其中一人冷冷的說道。

小魚咬了咬牙,她強忍著心底的恐懼,隨後一步向前走來,身上的氣勢也在這一刻爆發!

讓人驚訝的是,如今的小魚居然已經踏入了大宗師之境!

如此速度,令人咋舌!

感受到小魚身上的氣息後,武叔不禁滿麵驚訝。

自己的女兒,什麼時候這麼厲害了?

“小姑娘,你要跟我們動手麼?”其中一人冷聲問道。

“你應該清楚,你不是我們的對手,隻要把東西交出來,我們不會傷害你。”

小魚硬著頭皮說道:“你們休想!”

三人眼睛一眯,臉色不禁冷了下來。

“敬酒不吃吃罰酒。”其中一人冷冷的說道。

他的氣息,也在這一刻爆發!

恐怖的氣息直接將武叔給震飛了出去!

這三個人,居然是武侯之境!

“我不怕你們!”小魚嬌喝一聲,隨後主動握拳衝了過去!

但雙方的實力差距太大了,麵對武侯,小魚毫無還手之力!

隻見那黑袍人手掌一抬,便直接將小魚給抽飛了出去!

看著倒在地上的小魚,武叔頓時急了。

他從旁邊抓起來一根棍子,便衝了過去!

但隻是普通人的武叔又哪來的戰鬥力,他的棍子甚至還冇碰到黑袍人,便直接被震飛了出去!

武叔倒在了地上,陷入了昏迷。

“爸!”小魚頓時急了。

她衝到了武叔的身邊,著急的說道:“爸,你你快醒醒!”

“小姑娘,把東西交出來,我保你們冇事,彆自討冇趣。”那三人再次警告道。

小魚從地上站了起來,她咬著銀牙說道:“你休想!我就算死也不會交給你們!”

“不知死活!”這三人徹底被激怒了!

隻見他們大步向前,手掌探出,一隻如同枯爪般的手掌,便徑直抓向了小魚!

小魚所有的修為在這一刻都顯得不值一提!麵對這三人,她根本毫無還手之力!

就在這時,一隻金色的拳頭探了出來!

拳頭徑直迎向了那手掌,頓時發出了一聲巨響!

“轟!”

巨響之下,黑袍人接連倒退了三步!

“小魚,冇事吧。”秦玉看向了小魚說道。

小魚搖了搖頭,她著急地說道:“秦玉,你快救救我爸,他”

“彆著急,武叔不會有事的。”秦玉安慰道。

他走到了武叔的麵前,彎下了身子。

隨後將一絲靈氣注入到了武叔的身體裡,不一會兒,武叔便緩緩地醒了過來。

“秦玉,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看到秦玉後,武叔頓時著急的說道。

秦玉笑著說道:“武叔,冇事的,你先回房間,這裡交給我。”

武叔有些擔憂的點了點頭,他叮囑道:“秦玉,你自己小心。”

秦玉恩了一聲,爾後,他起身看向了這三個黑袍人。

“看來訊息還是走漏了。”秦玉冷冷的說道。

這三人眯著眼睛說道:“秦玉,我們隻為麵具而來,不想與你為敵。”

秦玉冷笑道:“你來搶東西,還說不想與我為敵?怎麼,我是不是還得感謝你們?”

“秦玉,我知道你小有名氣,實力也不弱,但我奉勸你最好彆多管閒事,否則容易惹禍上身!”三人冷冷的說道。

“那就來試試看吧。”秦玉冷冷的說道。

他大步向前,身上的氣勢頓時爆發了開來!

這三個人對視了一眼,當即向後倒退了一步!

很顯然,他們根本不想和秦玉硬拚!

“速戰速決,此地不宜久留。”其中一個黑袍人冷聲說道。

三人對視了一眼,隨後點了點頭。

隻見他們手掌探出,在他們的掌心,同時出現了一道冰藍色的光芒。

這光芒寒冷無比,詭異至極,即便是秦玉都不禁眉頭微皺。

“嗡!”

伴隨著一道光亮,三人手掌向前壓來!

隨後,那三道冰藍色的光滿宛若化作光雨,劈裡啪啦的向著秦玉的身體裡刺去!

秦玉一聲大喝,頓時渾身金光大作!剛猛的肉身打算硬抗這光芒!

“噗噗噗!”

可是,讓秦玉驚訝的是,這些宛若雨水般的光芒,居然直接穿過了秦玉的皮膚,冇入了體內!

“這是什麼東西?”秦玉見狀,眉頭頓時緊皺了起來。

三人默不作聲,而是站在不遠處低聲呢喃,像是在默唸什麼術法。

刹那之間,秦玉的身體頓時感覺到了一絲異樣!

他隻感覺自己的經脈彷彿被堵塞了一般,無法流動!

下一秒,秦玉身子一軟,直接摔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