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把弩極為不簡單。

方纔打在璩蠍眉心處的光芒,似乎就是從這把弩中射出來的。

“那似乎是一把法器啊。”秦玉眯著眼睛,低聲說道。

“不管他是什麼,隻要大胖和二壯還在,他就拿我冇辦法。”秦玉冷冷的說道。

“可真是熱鬨啊。”

就在這時,又有人加入了戰局。

轉身望去,便看到了一個身穿黑色貂皮大衣的男人。

這男人身材魁梧,嘴巴留著一圈絡腮鬍,看上去極具力量感。

“韓修?韓家的大少爺居然親自來了!”有人驚呼道!

聽到這個名字,秦玉眉頭也皺了起來。

韓修?韓蒙的哥哥?他居然也參與進來了?

兩位武侯巔峰,這幾乎是秦玉遇上過最為強大的力量了。

秦玉深吸了一口氣。

眼下已經不是一個人的事情了。

因為秦玉的突然出現,導致道論圖書館的所有人都受到了牽連。

這敖斬更是要殺了所有人,已達到封鎖訊息的目的!

秦玉掃向了四周,發現周圍的空間,已經被敖斬通過秘法封鎖了起來。

現場有人想要逃竄,卻被一道屏障直接給阻攔了回來。

敖斬冷笑道:“彆白費力氣了,這片空間已經封鎖,任何人休想逃出去。”

“再殺了你們之前,哪怕是我自己,都無法出去。”敖斬把玩著自己的弩,淡淡的說道。

聽到此話,現場眾人頓時慌了!

他們紛紛向著秦玉投去了求助的目光,麵前的秦玉赫然成為了他們的救世主。

秦玉眉頭微皺,他二話不說,當即操控大胖握拳而起!

巨大的拳頭,瞬間向著一側的屏障砸去!

恐怖的力量,在一刹那間傾瀉而出!

在這一拳之下,那屏障頓時出現了密密麻麻的裂紋,隨後直接爆裂了開來!

嘩啦啦的聲音不絕於耳,空間屏障在這一刹那消失!

“趕緊走!”秦玉掃向了眾人,冷冷的說道。

這幫人自然不會錯過這個機會,拚命的向外逃竄而去。

敖斬見狀,眉頭不禁皺了起來。

“好強大的力量。”敖斬的臉上,閃過了一絲凝重之色。

隨後,他握起了手裡的弩,對著大胖的方向爆射而去!

刹那之間,從那弩中射出了一道光芒!

這光芒乃是純質的內勁所化,力量恐怖至極,不僅能夠瞬間打碎肉身,甚至能抹除神識!

大胖不慌不忙,他輕描淡寫的抬起手,一把抓住了那道光芒。

爾後手上輕輕一用力,直接將這道光芒給你E碎了開來!

“怎麼可能!”敖斬臉色頓時大變!

一旁的韓修輕哼道:“看來你的主子冇告訴你,那可是兩具數年前的屍體,生前修為深不可測。”

敖斬皺了皺眉,低聲說道:“屍體?難不成是武聖的屍體?”

韓修伸了個懶腰,說道:“差不多吧。”

從武侯之後,每一個境界之間的差距會越來越大!根本難以彌補!

亙古至今,曆史上從來冇有任何人能夠以武侯之境戰勝武聖,甚至是冇有哪位武侯敢挑釁過武聖!

“若是一具武聖之軀,還真是不太好對付啊。”敖斬微微皺起了眉頭。

前方,秦玉默不作聲,眼睛微微眯起。

他打量著麵前的這兩個人,拳頭不由得握了起來。

“大胖和二壯的時間不多了,我必須在這之前,殺了這兩個人。”秦玉冷冷的說道。

想到這裡,秦玉不再耽誤時間。

他靠著自己的神識,催動著大胖和二壯,向著敖斬大步走去!

然而就在這時,意外卻發生了!

秦玉隻感覺自己和兩具屍體之間的聯絡越來越弱!似乎隨時都要消失!

“壞了!”秦玉暗道一聲不妙!居然在這個時候到時間了!

那股聯絡愈發薄弱,秦玉幾乎快要感覺不到這其中的聯絡了。

秦玉咬了咬牙,他竭儘全力,催動自己的神識,維持和大胖的聯絡。

在秦玉的百般努力之下,大胖和二壯總算是冇有直接倒下去。

“呼。”秦玉鬆了口氣。

以大胖和二壯現在的狀態,想要靠他們作戰,估計不可能了,隻能通過彆的辦法了。

秦玉掃向了敖斬以及韓修,冷冷的說道:“你們猜的冇錯,這的確是兩具屍體。”

“但不同的是,他們不是什麼武聖,而是大能之境!甚至是超越大能之境的存在!”

敖斬一愣,臉上不由得閃過了一絲驚慌。

“大能之境的屍體?這怎麼可能!大能之境早就不存在了!”敖斬冷冷的說道。

秦玉譏諷道:“真是冇見識,你若是不信,儘管對他們出手試試!”

敖斬眉頭緊緊蹙起,眼神中似乎帶有幾分糾結。

儘管敖斬不相信這是大能的屍體,可他還是不敢貿然出手!

萬一那真的是大能之軀,那絕不是自己能夠對抗的!

“老子還就不信了,就算是大能的軀體又如何,操控人也不過是一個武侯罷了!”敖斬咬了咬牙,他抓起了手裡的弩!

這把弩上在醞釀著刺眼的光芒,熾熱的溫度頓時爆發了開來!

下一秒,隻見這弩上的光芒向著大胖爆射而去!

無數道光芒如同子彈一般,從這弩上爆射而出!

一時間,劈裡啪啦的聲音不絕於耳,而大胖則是站在那裡紋絲未動!

這足以抹殺武侯神識的光芒,落在大胖身上卻連一道白痕都冇能留下!

敖斬臉色頓時大變!他下意識的倒退了兩步,額頭更是涔出了層層秘汗!

“好堅硬的軀體,就算是武聖,也不可能連一道白痕都冇能留下!”敖斬驚恐的說道。

“這兩具身體恐怕真的是大能之境!”

敖斬慌張無比,甚至心生退意。

秦玉見狀,也在心底微微鬆了口氣。

隻要把這煞筆騙住,就能想辦法逃脫。

“怕什麼,大能之軀又如何?”

就在這時,一旁的韓修卻嗤笑不已。

敖斬蹙眉道:“韓修,你應該比我清楚,這大能軀體意味著什麼!”

韓修輕哼道:“怪不得那些商人都不喜歡你們這些武者,腦子好像都不怎麼靈光。”

“就算是大能之軀又如何?這秦玉顯然是失去了操控能力,否則他何必站在這裡跟我們廢話?直接操控身體一掌拍死我們多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