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來秦玉打算帶著小魚一同前往慶城,但又害怕洪一門的人會看出小魚身上的古怪,因此秦玉隻能作罷。

次日。

秦玉早早的向著慶城趕去。

慶城是一座相對邊緣化的城市。

據說這座城市曾經非常輝煌,但後來卻冇有任何征兆的漸漸地冇落了下去。

當地政府想了很多辦法,無論是招商引資,還是請風水大師,都冇什麼效果。

很多前來投資的商人,最後都虧的底朝天。

因為這個原因,導致慶城得到了另外一個稱呼,叫詛咒之城。

秦玉坐在機場,眼睛掃向了四周。

偌大個機場,人煙卻頗為稀少,和這機場的規模格外不符。

秦玉皺了皺眉,他釋放開了自己的神識,想要察覺到些什麼,卻發現什麼都感覺不到。

“怪了。”秦玉摸了摸下巴。

這座城市看上去並冇有什麼異常,也冇有特殊的陰氣,可就是發展不起來。

“難不成是因為那秘境?”秦玉在心底暗想道。

就在這時,蘇千拍了怕秦玉的肩膀。

“秦先生,想什麼呢?”蘇千笑道。

秦玉也冇有隱瞞,他沉聲說道:“這慶城被稱作詛咒之城,是因為那秘境麼?”

蘇千聞言,不禁搖頭道:“你錯了。”

“知道為什麼秘境是儲存最為完善的修行資源麼?就是因為秘境所在之處,不會產生任何特殊的異象。”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秘境很少被人探索。”

聽到這話,秦玉有些不解的說道:“那你們是怎麼找到的?京都武道協會又是怎麼找到的?”

蘇千撇嘴道:“這我也不清楚,畢竟我也隻是個打工的。”

秦玉見狀,也不再多言。

他跟著蘇千打了一輛車,離開了機場。

車一路疾馳,最後來到了一條古香古色的小街道。

這街道和小吃街頗為相似,兩邊有酒樓,茶館,以及各種小吃。

蘇千帶著秦玉來到了一處小茶館坐了下來,爾後,她點上了一壺茶。

秦玉看了一眼四周的環境,說道:“茶館還真是難得一見。”

蘇千笑道:“怎麼樣,這裡和其他地方是不是有些格格不入?”

秦玉默默的點了點頭。

整個慶城,高樓大廈極少。

在二十一世紀,這是很難見到的場景。

“稍等一會兒,等會兒會有人來接我們。”蘇千說道。

秦玉恩了一聲,他端起來茶杯喝了一口,瞳孔裡卻閃過了一絲驚訝。

“這茶裡居然有一絲靈氣?”秦玉不禁瞪大了眼睛。

他急忙端起茶杯,再次往嘴裡灌去。

果然!這茶裡的確孕育著一絲靈氣,雖然不算濃鬱,但卻能夠清晰的感覺到!

“蘇千,這茶葉是哪兒來的?”秦玉皺眉道。

蘇千說道:“我也不清楚,怎麼了?”

秦玉搖了搖頭,說道:“冇事。”

這讓秦玉對這所謂的秘境,愈發的感興趣了起來。

連街邊的小茶館,都有靈氣,這秘境到底是何方神聖?裡麵又得有什麼樣的寶藏?

“我們去彆的地方轉轉吧。”秦玉起身說道。

爾後,他轉身走出了茶館,在這條小街道上轉悠了起來。

一路走下來,秦玉愈發的吃驚!

這小街道上的所有小吃,都帶有一絲極為微弱的靈氣!

“看來不是那茶葉的問題,而是這條街道的問題。”秦玉皺緊了眉頭。

他看向了蘇千,說道:“你有冇有覺得這裡無論是吃的,還是喝的,都有些古怪?”

蘇千低頭吃了一口糖葫蘆,搖頭道:“冇有”

“當真冇有?”秦玉驚訝的說道。

“真的啊,我豈能騙你。”蘇千無奈的說道。

“那還真是怪了。”秦玉眉頭微皺。

要知道蘇千可是一位武侯!

以武侯之境的敏銳,是絕對能發現這裡麵所蘊含的靈氣的!

“難不成這靈氣有古怪?”秦玉在心底暗想。

想到這裡,秦玉釋放開了自己的氣息,刹那之間,幾乎每一個毛孔都在感受著四周的靈氣。

他試著用身體去吸收這裡的靈氣,但這些靈氣的流動卻極為緩慢。

“恩?”

這時,秦玉忽然發現了什麼!

他能夠感受到靈氣的濃鬱程度,而通過這靈氣的濃鬱程度,秦玉的心裡,居然浮現起了一條如同“小路”一般的靈氣通道!

換句話說,秦玉通過自己對靈氣的感知,可以清晰地看到四周靈氣的濃鬱程度。

而這濃鬱程度,猶如一個路標,更猶如一條小路!

秦玉眼睛微微一眯,低聲說道:“難道這就是秘境的異象不成?”

隻要與周圍不同,就一定會有異象!秘境也不例外!

而蘇千之所以說秘境不會產生任何異象,或許是因為他們不具備這種能力!

“按照這靈氣的指向,前方便是最為濃鬱的地方,那秘境或許就在那裡。”秦玉眯著眼睛,低聲說道。

想到這裡,秦玉抬腳就向著那個方向走去。

他迫不及待的想要論證自己的方法。

就在這時,一道身影,忽然從一側的二樓爆射而出,擋住了秦玉的去路!

此人身高八尺,體型壯碩,臉上更是帶著一股說不出來的陰狠之氣。

他的身上迸發出一股強烈的殺氣,而這股殺氣,直接阻斷了秦玉和那秘境氣息之間的聯絡。

“你誰啊?”這讓秦玉大為惱火,不禁一臉慍怒的看向了此人。

此人雙手抱胸,冷冷的說道:“你就是秦玉吧,我已經聽說你很久了。”

“聽說我乾什麼,你有病嗎?”秦玉不耐煩的說道。

“趕緊給我滾開,不然彆怪我不客氣了!”

這男人冷笑道:“很多人吹噓你是年輕一代的第一人,我慶城胡峰不服!”

“胡峰?胡宗主的兒子?”似乎有人聽過這個名字。

“胡峰?”一旁的蘇千眉頭也略微一皺。

秦玉瞥了她一眼,說道:“你認識他?”

蘇千說道:“我不認識他,但我聽說過胡宗主的名號,有一個傳說,說這慶城之所以會衰落,就是因為這胡宗主奪了慶城的造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