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寧坤的話,的確讓秦玉心動了。

就算他找到了秘境,也不知道該如何把顏若雪帶走。

更重要的是,秦玉已經失敗很多次了。

麵對強大的京都武道協會,就算秦玉再努力,也很難靠著自己把人救出來。

除非讓京都武道協會從這個世界上消失。

但那更是一個漫長的過程,在踏入武聖之前,根本不可能有機會。

“秦先生,你覺得如何?”寧坤繼續問道。

秦玉抬起了頭,他沉聲說道:“那你們希望從我身上得到什麼?”

寧坤喝了一口水,淡笑道:“我們的目的很簡單,就是要與秦先生交好,因為我們在你的身上,看到了巨大的潛力。”

這個回答,讓秦玉一時間不知該如何是好。

寧坤看起來頗為真誠,可秦玉卻總覺得有些不對勁,就彷彿藏著什麼陰謀一般。

思索片刻後,秦玉沉聲說道:“好,隻要能救出顏若雪,我什麼都可以答應你們。”

“哈哈哈!”寧坤頓時大喜過望。

他起身走到了秦玉的麵前,和秦玉握手道:“那就預祝我們合作愉快!”

“慢著。”這時,秦玉卻話鋒一轉。

“你們洪一門一直強調,會為我傾瀉資源,對吧?”秦玉問道。

寧坤點頭道:“那是自然。”

“好。”秦玉點了點頭。

“我現在急需一株萬年的藥材,我想洪一門應該不會拒絕我吧?”秦玉笑道。

聽到此話,寧坤老臉不禁一黑。

關祖更是冷笑道:“萬年藥材?你知道萬年的藥材意味著什麼嗎?這等藥材出世,足以引得各大世家傾巢出動!現在你張口就要萬年的藥材?”

秦玉白眼道:“嘖嘖,那你們口中的資源傾瀉又是什麼?你們到底能為我帶來什麼呢?”

一句話,頓時讓關祖無話可說。

“寧先生,你要是做不到的話就算了。”秦玉說道。

扔下這句話後,秦玉轉身便要走。

這時,寧坤身子一閃,擋住了秦玉的去路。

他笑著說道:“秦先生,正如關祖所說,這萬年藥材意義非凡,就算是對洪一門,也有頗大的壓力,我恐怕要和上麵申請,不如等我訊息?”

“好啊。”秦玉倒背雙手,滿麵輕鬆之意。

“那三天之後,我會讓蘇千給你帶去訊息。”寧坤說道。

“好,我等你好訊息。”秦玉點了點頭。

爾後,秦玉便轉身走出了大廳。

這處秘境裡的資源,估計都被洪一門挖空了,秦玉轉了一圈,什麼收穫都冇有。

因此,秦玉也冇有留下去的必要了,便離開了這秘境。

等秦玉走後,寧坤的臉色,頓時陰沉了下來。

“寧先生,你真覺得這秦玉會為我們效力?”關祖冷冷的說道。

“我也覺得不太可能,這秦玉頭有反骨,絕不會成為我們的人。”其他人也冷冷的說道。

寧坤冷哼了一聲,說道:“不必多言,我自有打算。”

扔下這句話後,寧坤轉身便離開了大廳。

他的房間裡,坐著一個身穿黑袍的男人。

這男人的麵容像是有什麼術法遮住了一般,一眼望去,隻有黑洞洞的一片。

“怎麼樣,他答應了麼。”黑袍男冷聲問道。

寧坤點了點頭,說道:“他已經答應了,但是他有個條件,要一株萬年的藥材。”

“萬年的藥材哼,萬年的藥材,我們洪一門也冇有幾株。”黑袍男冷聲說道。

寧坤蹙眉道:“那怎麼辦?若是得不到這株萬年藥材,這秦玉隨時可能變卦。”

黑跑男沉默了片刻,說道:“我們拿不出萬年的藥材,但卻可以告訴他在哪兒能找到萬年藥材。”

“至於能不能拿得到,就看他自己造化了。”

寧坤微微點頭,爾後有些不解的說道:“為了一個秦玉,我們真的值得付出這麼多?”

“您應該清楚,如果我們真的幫他救出了顏若雪,那可就是徹底得罪京都武道協會了。”

“更何況這秦玉隨時會反水。”

黑袍男冷笑道:“你當真以為我們是為了幫他?”

寧坤有些不解的說道:“不然呢?”

黑袍男輕哼道:“我們是為了從京都武道協會的手裡搶走顏若雪!”

“搶走顏若雪?”寧坤頓時更加疑惑了。

黑袍男淡淡的說道:“顏若雪在京都武道協會的手裡,我們根本冇機會下手,更不知道顏若雪到底被關在哪兒,隻有通過秦玉才能找到顏若雪。”

寧坤蹙眉道:“你不是說顏若雪被關押在秘境之中麼?”

“不錯,但京都武道協會掌控了太多的秘境,我們不可能一個一個的去找。”黑袍人說道。

“而且我們壓根就不知道京都武道協會的秘境到底在哪兒!”

“隻要把顏若雪從秘境中帶出來,秦玉便失去利用價值了。”

此話一出,寧坤頓時明白了過來。

他有幾分驚訝說道:“那您之前說顏若雪被關入了秘境是”

“猜的。”黑袍人淡淡的說道。

“京都武道協會,一定會把她帶入秘境之中,因為那是最安全的。”

寧坤不禁滿麵震驚,不由得呢喃道:“這顏若雪到底是什麼身份,值得我們如此的大費周章?”

黑袍人淡笑道:“我這麼和你說吧,隻要得到顏若雪,我們洪一門就不需要再龜縮在海外了。”

這讓寧坤更加震驚!

一個從未修行過的女子,居然有如此大的作用?

真是讓人難以想象!

從這秘境離開以後,蘇千略顯歉意的說道:“秦先生,關祖一事你不會放在心上吧?洪一門對你的加入還是很期待的。”

秦玉淡笑道:“我當然不會介意,更何況我殺了洪一門那麼多人,他們的態度自然不會好到哪裡去。”

“反之,他們若是態度過於謙遜,反而會讓我覺得奇怪。”

蘇千點了點頭,笑著說道:“那就好,那就好。”

秦玉並冇有著急離開慶城,而是打算等候寧坤的訊息。

如果真能得到一株萬年藥材的話,這一趟便不算白來。

夜晚時分。

秦玉孤身一人,坐在慶城的某一處山脈上。

他的身上沐浴著白色的光芒,體內的氣息則是在緩緩湧動。

“以我現在的狀態,足以踏入武侯中期。”感受著體內的氣息,秦玉不禁暗想道。

但他並冇有著急突破,反而是繼續壓製著自己的氣息。

過快的踏入武侯中期,反而不利於秦玉的後續突破。

他打算等待一個契機,一個可以直接踏入武侯後期的契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