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下時代,幾乎不見武聖。

哪怕是強大無比的京都武道協會,也不曾見到一位武聖出手。

就連顏四海這種頂級資本的保鏢,也不過是個武侯巔峰罷了。

次日。

秦玉在蘇千的陪伴之下,遊遍了大半個慶城。

“話說你加入洪一門多久了?”走在大街上,秦玉忽然問道。

蘇千想了想,說道:“三年左右吧。”

“三年倒是挺久了。”秦玉微微點頭道。

“怎麼了?”蘇千問道。

秦玉搖頭道:“冇什麼。”

不知為何,秦玉總覺得這洪一門不太可信。

但蘇千的身上,卻讓人感覺不到絲毫謊言的味道。

“洪一門到底是圖什麼呢。”這一整天,秦玉幾乎都在思考這個問題。

無論他怎麼想,都覺得洪一門在做一比吃虧的買賣。

就算像寧坤說的那般,是因為欣賞秦玉,但他們不可能因為欣賞,就要拋出一株萬年的藥材。

秦玉提出的條件,就是為了故意為難洪一門。

倘若他們真的答應了,秦玉不得不懷疑洪一門的心思了。

“恩?”

就在這時,秦玉忽然感覺身上流過了一種異樣的感覺。

儘管這感覺稍縱即逝,但還是冇能逃過秦玉的感知。

“怎麼了?”蘇千問道。

秦玉搖了搖頭,說道:“冇什麼。”

夜晚時分。

秦玉和蘇千回到那小吃街上,隨便找了一家酒館準備吃飯。

儘管以秦玉的修為,已經不需要靠著食物生存,但人世間的美食,實在是讓人難以抵抗。

坐下以後,蘇千便把菜單遞了過來。

“秦先生,你看看吃什麼。”蘇千客氣的說道。

秦玉擺手道:“你點吧,點幾個拿手菜即可。”

話音未落,那種奇怪的感覺,又出現了。

這一次比上一次,更加強烈了幾分。

秦玉猛地站了起來,他眉頭緊皺,眼睛掃向了四周。

“秦先生,你怎麼了?”蘇千不解的說道。

秦玉默不作聲,他一雙眼睛冷冷的看向了周圍,神識也在這一刹那釋放了開來。

“這種奇怪的感覺到底是怎麼回事。”秦玉蹙眉說道。

在秦玉神識的覆蓋之下,所有人都無所遁形。

很快,秦玉便捕捉到了一個人影。

“胡峰?”秦玉眼睛一眯,他腳下一震,身形憑空消失。

下一秒,秦玉便突兀的出現在了胡峰的麵前。

這一舉動,頓時嚇了胡峰一跳。

他哆嗦著說道:“你你乾什麼,我可什麼都冇乾啊,你彆亂來!”

看到胡峰這幅緊張的神情,秦玉更加疑惑了。

“你害怕什麼?”秦玉眯著眼睛問道。

胡峰臉上閃過了一絲慌亂,爾後小聲說道:“我我哪有,你趕緊讓開,我我要回家了。”

扔下這句話後,胡峰扭頭便走。

望著胡峰慌亂的步伐,秦玉嘴角不禁勾起了一抹冷笑。

此時胡峰拚命的往家裡跑去,時不時的還要回頭看一眼,生怕秦玉追上來。

一路跑到了家裡的彆墅後,胡峰便匆匆的向著一間密室走去。

這間密室刻畫著密密麻麻的道紋,而石頭製成的大門,更是帶有一絲強烈的莊重之意。

“爸,你你怎麼樣了!”胡峰著急的說道。

裡麵傳來了胡宗主的聲音。

他冷聲說道:“彆著急,還需要一段時間。”

胡峰咬了咬牙,說道:“爸,你得加快速度,我總感覺那秦玉似乎察覺到了什麼!”

“這種術法根本不會被察覺,我看你是被他嚇傻了。”胡宗主冷哼道。

胡峰一臉狠毒的說道:“爸,我已經迫不及待想看到秦玉跪在我麵前求饒的情景了!”

“嗬嗬,隻要我術法完成,奪走了他的大造化,那他將會淪為一個廢人”胡宗主淡淡的說道。

“到那時候,殺他不過易如反掌。”

胡峰急忙點頭道:“我一定要當著所有人的麵,讓他跪在我麵前求饒!讓他死無葬身之地!”

“你好毒的心思啊。”

就在這時,一道冰冷的聲音,從背後傳了出來。

轉身望去,便看到秦玉正冷冷的站在門口。

“秦秦玉!你你怎麼會在這裡!”胡峰嚇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秦玉冷冷的說道:“我看你天分不錯,不忍殺你,你卻想害我?”

胡峰已經慌了,他哆嗦著嘴唇,顫聲說道:“你你彆過來,否則我爸不會饒了你!”

秦玉什麼話都冇說,他手指一抬,一道光芒便直接射入了胡峰的眉心當中。

他的腦袋神識,頓時直接炸了開來!

爾後,秦玉從胡峰的身體裡取出了金丹,收進了空間神器裡。

“胡宗主,客人上門,你要閉門不見麼?”秦玉淡淡的說道。

裡麵的胡宗主臉色難看無比,他能感覺到胡峰氣息的消失!

“秦玉,你你居然殺了我兒子,我不會放過你的!”胡宗主大怒道。

“等我奪取了你的造化,一定把你碎屍萬段!”

秦玉眼睛一眯,冷聲說道:“奪取我的造化?方纔那種奇怪的感覺就是因為你的術法?”

隨後,秦玉拍了拍這座石門,冷聲說道:“把門打開。”

胡宗主哪裡會理會秦玉,他冷笑道:“你做夢!你殺了我兒子,我一定要為他報仇!”

秦玉也懶得和胡宗主廢話,他握起拳頭,爾後一拳砸向了這棟石門!

“轟!”

巨大的轟鳴,頓時震得整棟彆墅都嗡嗡作響!

然而,這石門居然紋絲未動!隻是掉下了一絲絲灰塵!

“嗬嗬,冇用的,這大門是特殊材質製成,其上又佈下了術法,你打不開的!”胡宗主冷笑道。

“是麼?”秦玉眼睛一眯,拳頭上頓時迸發出了一道璀璨的金光!

“我倒要看看你這大門到底有多硬!”

秦玉手握金芒,轟然一拳砸了過去!

“轟!”

這一拳之下,石門直接崩碎化為廢墟!

胡宗主臉色一變,驚聲說道:“怎怎麼可能!”

秦玉冇有理會胡宗主,而是瞪大了眼睛!

麵前的景象,簡直超出了秦玉的想象!

“這就是奪取的造化?!”秦玉不禁低聲呢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