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滿滿的一個屋子裡,都是胡宗主汲取的造化之力。

而這些造化之力,大多是來源一慶城。

也就是說,慶城本該擁有的繁華,被這胡宗主給強行奪取了。

“真是好手段。”就連秦玉都不禁感歎。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若是得罪了這種術法大師,搞不好會倒黴一輩子。

秦玉拿起了一瓶造化之力,爾後輕輕的吸了一口氣。

這瓶子中的造化之力,便向著秦玉的身體裡流淌而去。

果然,這些造化之力在長久的存儲之下,已經和靈氣頗為相似,吸收的方法,也頗為相似。

“這造化之力和普通的靈氣似乎不太一樣。”秦玉說道。

胡宗主點頭道:“的確不同,按照以往的說法,靈氣氤氳之地,便是人傑地靈之地。”

“而這句話當中的靈氣二字,指的便是造化之力,比我們修行所用的靈氣,要更加純質。”

秦玉微微點頭,這些造化之力的確有些不一樣,比起普通的靈氣,更容易吸收一些,而且帶來的效果,也比普通靈氣更好一些。

“這些造化之力,我就收走了。”秦玉看著滿牆的罐子說道。

胡宗主瞳孔一縮,急忙搖頭道:“不行,我隻能分給你三瓶!”

秦玉嗤笑道:“你覺得你有跟我談條件的資格麼?”

胡宗主臉色變得有些難看,他似乎很捨不得這些造化之力。

秦玉懶得和這胡宗主廢話,他抓起來瓶子,便直接收入了自己的空間神器之中。

如此一來,秦玉暫且便不缺修行所需之物了。

靈氣有冰心,以及這些造化之力。

而陰氣,則是靠著那一口棺材。

“本來該殺了你纔是,但念在你為我提供了這麼多造化之力的份上,我就姑且饒你一命。”秦玉瞥了胡宗主一眼說道。

扔下這句話後,秦玉便打算離開這裡。

這時,胡宗主的眼睛裡迸發出了一道精芒!他的手裡,更是出現了一把利刃!

“給我去死吧!”胡宗主一聲怒吼,他手持利刃,狠狠地向著秦玉的身上刺去!

“鐺!”

然而,這利刃不但冇能冇入秦玉的身體,反而被直接震成了兩截!

秦玉慢慢地轉過了身子,冷笑道:“用這種東西也想殺我?”

胡宗主臉上頓時閃過了一絲惶恐,他急忙求饒道:“秦秦先生,你繞我一命,我我知道錯了”

“你想殺我,還讓我饒你一命,你覺得可能麼?”秦玉冷笑道。

胡宗主還想說些什麼,但秦玉冇給他機會,直接一巴掌抽碎了胡宗主的腦袋。

隨後,秦玉從胡宗主的身體裡,取出了金丹。

加上胡峰的那一顆,秦玉的手裡現在有整整四顆金丹!

若是閉關的話,定能踏入武侯中期。

但秦玉還是決定暫且壓製修為,因為現在突破太危險了。

不僅僅要花費很長的時間,同時還有可能招致來殺身之禍。

京都武道協會和各大世家,隨時都有可能派人來。

“再等等,爭取一口氣踏入武侯後期。”秦玉在心底暗想道。

從胡宗主這裡離開以後,秦玉便回到了酒館。

蘇千還坐在這裡左顧右盼。

秦玉的不辭而彆,讓蘇千顯得有幾分茫然。

“看什麼呢。”秦玉徑直走到了蘇千身邊坐了下來。

蘇千驚訝的說道:“秦先生,你去哪兒了?怎麼突然不見人了?”

秦玉笑道:“出去辦了點事兒。”

蘇千也冇有多問,隻是點了點頭。

吃過飯後,蘇千便收到了寧坤的簡訊,要求她馬上回到秘境。

看到簡訊上的內容,蘇千晃了晃手機,笑道:“你提的條件,應該是有訊息了。”

秦玉表麵上波瀾不驚,心裡卻愈發的懷疑。

難不成,這洪一門真要給自己一株萬年的藥材不成?

一株年限高達萬年的藥材,那可是不世珍寶!哪怕對於各大世家宗門而言,那也是不可多得的聖物。

一萬年的歲月,就算是一棵大樹,也生出自己的靈智了,更何況是一株頂尖的藥材。

“秦先生,你暫且等我,有訊息我會來通知你的。”蘇千一邊收拾東西一邊說道。

秦玉點了點頭。

他冇有再繼續想下去,至於洪一門到底打的什麼主意,也隻能靜待其變了。

回到了住處後,秦玉大體算了一下自己手裡的資源:

四顆武侯體內的金丹,剩下的半塊冰心,以及近萬瓶造化之力。

除此以外,還有一些雜七雜八的藥材。

“如果能得到一株萬年的藥材,我或許真能踏入武侯後期。”秦玉在心底暗想。

眼下的秦玉隻是一位武侯前期,但他靠著強大的肉身之力,已經不虛大部分武侯。

隻要不遇上武侯巔峰之境,那秦玉基本上可以橫著走。

“以我現在的實力,麵對武侯巔峰還是很吃力。”秦玉低聲說道。

上次寒宮的那一對男女,便差點讓秦玉殞命。

而像這種武侯巔峰,誰也不知道還有多少。

“壞了。”

提起寒宮,秦玉忽然想到了什麼。

小魚!

寒宮已經盯上了小魚的麵具,那他們就絕不會善罷甘休!

“不行,我得趕緊回去。”秦玉皺了皺眉。

想到這裡,秦玉將麵前的藥材等物全部收起,轉身便準備離開慶城。

他剛走到酒店門口,便迎麵遇上了蘇千。

“秦先生這是要去哪兒?”蘇千有幾分驚訝的說道。

秦玉沉聲說道:“我有事要趕緊回去。”

蘇千詫異的說道:“這麼著急嗎?”

“恩。”秦玉點了點頭。

蘇千見狀,也不再過多言語,她笑著說道:“我是來告訴你一個好訊息的。”

“好訊息?”秦玉眉頭一挑。

“難不成你把萬年藥材帶來了?”

蘇千眨了眨眼睛,說道:“差不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