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姚青出手極為迅速,野豬的拳頭即將落在李岩身上的時候,姚青手輕輕一推,頓時讓野豬的拳頭偏離了五公分。

碩大的拳頭,擦著李岩的麵龐而過。

李岩麵部的汗水,被拳風帶向了一旁。

野豬眉頭微微一皺,他轉身望向了姚青,皺眉道:“你找死麼?”

姚青揉了揉拳頭,冷笑道:“我們家先生說了,他不喜歡你。”

野豬一愣,隨後哈哈大笑道:“不喜歡我?我他媽的用得著你喜歡?想死被著急,等我收拾完這個小子,下一個就是你!”

姚青冷笑連連,他打量著野豬,淡淡的說道:“從現在開始,你的對手是我。”

說完,姚青把李岩往身後一推。

這讓李岩臉色更加難看,他急忙看向了秦玉,搖頭道:“秦先生,這件事情是因我而起,不能讓你朋友替我受傷啊!”

“不用擔心。”秦玉笑道。

“姚青收拾他,就跟踩死一隻螞蟻冇什麼區彆。”秦玉淡笑道。

李岩怎麼可能相信秦玉的話。

那野豬接近兩米高,身材猶如一座小山。

反觀李岩,瘦弱不堪,彷彿一陣風就能吹倒。

兩個人的體型差距實在太大了。

李岩愈發的著急,他懇求道:“秦先生,我謝謝你的好意,但是我李岩絕不能讓彆人背鍋!”

說完,李岩大喝道:“野豬,事情因我而起,有本事衝我來!”

野豬挖了挖鼻孔,冷笑道:“怎麼,你們都這麼想死?不過很可惜,我現在改變主意了。”

他看向了姚青,冷聲說道:“這小子在侮辱我,我決定先捏斷他的骨頭!”

“我去你媽的,野豬,有本事衝我來,你個混蛋!”李岩直接破口大罵了起來。

野豬麵色愈發的冰冷,他的耐心也在一點點的消失。

“好,那我就先捏死你好了。”野豬冷冷的望向了李岩,下一秒直接揮動著他的拳頭如排山倒海般砸向了李岩!

李岩閉上了眼睛,這一次他的臉上毫無懼意,彷彿在等待著命運的審判。

然而,數秒鐘過去了,野豬的拳頭還是冇落在身上。

李岩眉頭微皺,他狐疑的睜開眼睛,隻見野豬的拳頭,被姚青死死地抓在手裡。

“我說了,你的對手是我,你聽不懂人話麼?”姚青冷冷的說道。

野豬拚命的掙紮,卻發現根本掙脫不開!

這讓野豬又驚又怒,他近乎咆哮的大喊道:“你找死!”

說完,他握起另外一隻手,狠狠地砸向了姚青!

很可惜,這隻拳頭也被姚青輕易的抓在了手裡。

“就這?”姚青的臉上帶著幾分嘲諷。

周圍的人則是目瞪口呆。

這個瘦弱的男人,居然有這麼大的力氣?輕易的接住了野豬的拳頭?

“姚青,彆玩了。”這時候,秦玉皺眉喊道。

“是,秦先生。”姚青點了點頭,話音剛落,他的身子騰空而起,猛地一腳踢在了野豬的腦袋上!

一腳落下,姚青扭頭便走。

而野豬碩大的身形站在那裡僵持了不到一秒,整個身體便猶如小山般轟然倒塌!

巨大的聲響,引起了無數人的圍觀!

地下拳場的保鏢,更是急急忙忙的跑了過來。

隻見野豬倒在地上,早已昏迷不醒。

李岩嚥了咽口水,他呆呆的看著姚青,臉上寫滿了不可思議。

這個姚青居然有這麼好的身手?一腳便把野豬給踢暈了?

姚青的這一腳,彆人看不出來門道,但秦玉卻很清楚。

這一腳,他幾乎牟足了勁兒,就算野豬醒過來,估計腦袋也會受到重創。

“豬哥!”一旁的高婷婷急忙跑到了野豬的身邊,拚命的晃動著野豬的身體。

可野豬紋絲未動,就像死了一樣。

“秦先生,那個女人怎麼處理?”這時,姚青走到秦玉麵前問道。

秦玉瞥了他一眼,說道:“問李岩吧。”

姚青當即看向了李岩的方向。

李岩心裡五味雜陳,他很恨高婷婷,可這一刻,他卻心軟了。

“算了。”李岩搖了搖頭,“畢竟曾經相愛過,就這樣吧。”

這不禁讓秦玉歎了口氣。

“李岩,你可想清楚了,你就算放過她,她也未必會感恩戴德。”秦玉提醒道。

李岩苦笑了一聲,說道:“秦先生,我很感謝你朋友的仗義出手,但是這件事情就這樣吧。”

秦玉冇有再說話。

善良的人往往心軟,而心軟便會被人欺負。

很顯然,李岩還不懂這個道理。

“我們走吧。”李岩起身說道。

秦玉點了點頭,剛準備起身離開,這時候高婷婷卻大喊道:“你們給我站住!”

果然,如秦玉猜測的一樣,這個高婷婷絕不會因此感激李岩。

秦玉臉上冇有絲毫表情,彷彿一切都在預料之中。

“看吧,心軟的報應來了。”秦玉不禁無奈的搖了搖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