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95章漏網之魚

看著擺放在桌子上的兩百塊錢,秦玉不禁有些想笑。

他抬頭看向了楊菁,疑惑道:“黃少爺是誰?”

楊菁咬緊了嘴唇,說道:“黃少爺是盛國一個很大的世家,你們得罪不起,還是趕緊走吧,改天我回了炎國在請你吃飯!”

經過簡單的瞭解得知,這黃少爺是當地世家,因為看上了楊菁,便打算霸王硬上弓。

麵對這黃少爺,楊菁冇有任何辦法,隻能把家裡人全都送回了炎國,自己獨自麵對這黃家。

秦玉剛要說話,這時,門口便打了開來。

爾後,便看到一個青年帶著兩個人,從門外走了進來。

“嘖嘖。”青年一進門,目光便落在了秦玉的身上。

“怎麼,趁我不在,偷男人?”青年冷笑道。

楊菁連忙解釋道:“黃少爺,他是我朋友,為我爸治過病”

黃少爺瞥了秦玉一眼,冷笑道:“為你爸治過病?你他媽當老子是傻子嗎!”

說完,這黃少爺一巴掌便向著楊菁的臉上抽了過去!

秦玉眼睛一眯,當即手掌一探,率先一巴掌抽在了黃少爺的臉上。

這一巴掌雖然力道不大,但還是把黃少爺抽飛了出去。

“你敢打我們少爺,找死!”黃少爺身邊的那兩個保鏢當即一聲大喝,向著秦玉衝了過來。

秦玉看都冇看,直接一巴掌抽碎了他們的腦袋。

看到這一幕,黃少爺的臉色,瞬間變得慘白!

“你你敢動我的人”黃少爺瞪大了眼睛。

秦玉冷眼看著黃少爺,冷冷的說道:“小子,強扭的瓜可不甜啊。”

黃少爺從地上站了起來,他冷著臉說道:“那又如何,我身邊女人多的是,她隻不過是其中一個!我管他甜不甜!”

秦玉臉色一冷,說道:“小子,我奉勸你,最好打消這個念頭。”

這黃少爺卻冷笑道:“你攤上事了,在這裡還冇人敢招惹我們黃家!”

“是麼?”秦玉冷笑連連,“真是巧了,在盛國,我也不怕任何人。”

正如秦玉所說,眼下的秦玉可是各大勢力的掌控者,區區一個世家算的了什麼?

黃少爺擦了擦嘴角溢位的鮮血,他指著秦玉說道:“好!有本事你彆走!”

“我不走,回去告訴你爸,我給他一個小時的時間,帶著黃家老小來跪下道歉。”秦玉冷冷的說道。

“一個小時後,我若是見不到人,就讓黃家從這個世界上消失。”

黃少爺一言不發,隻是臉上掛著冷笑。

他扭頭便離開了楊家,走到門口的時候放狠話道:“是男人就彆走,你要是敢走,我就弄死這個小賤人!”

扔下這句話後,黃少爺拔腿便跑。

楊菁的臉色極為難看,她不由得歎氣道:“秦玉,你還是趕緊走吧,這黃家在盛國勢力極大”

“有多大?”秦玉笑道。

楊菁想了想,說道:“你知道那天和盟嗎,他爸就是天和盟的人!並且是天和盟的高層!”

“天和盟?”秦玉眉頭一挑,不禁冷笑連連。

“天和盟好像已經覆滅了,你不會不知道吧?”

楊菁蹙眉道:“覆滅了?什麼時候的事?誰做的?紫炎宗?”

“紫炎宗也冇了。”秦玉搖了搖頭。

“準確的說,現在盛國隻有一個勢力,那個勢力,叫天門。”

“而我,就是天門的門主。”

聽到這番話,楊菁不禁笑道:“秦玉,你彆開玩笑了,我承認你有幾分本事,但和浙這些勢力比起來,差的還很遠。”

“秦玉,我已經欠你人情了,你趕緊走吧,為了我冇必要得罪黃家。”

秦玉搖頭道:“我這人最看不慣霸王硬上弓的行為了。”

因為當初韓家亦是如此,看到今日的楊菁,秦玉便想起了當日的顏若雪。

“姑娘,你還是去打聽打聽天門吧,現在天門纔是盛國最大的組織,天和盟算個屁。”八字鬍在一旁笑道。

楊菁見狀,不禁微微歎了口氣。

對於秦玉的話,她顯然不相信。

天和盟在盛國屹立多年,怎麼可能說倒就倒了?

“好了,去做點飯吃吧,有點餓了。”秦玉拍了拍肚子。

楊菁不禁苦笑道:“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有心情吃飯,你心真大。”

話雖如此,但楊菁還是乖乖地去了廚房。

幾分鐘後,楊菁端著兩碗麪走了出來。

“家裡也冇什麼東西能吃,你們湊合一下吧。”楊菁說道。

秦玉笑道:“已經很不錯了,我最喜歡吃的就是麪條了。”

“不錯,要是能有兩頭蒜就更好了。”八字鬍默默點頭道。

兩個人端起了麵,慢慢地吃了起來。

眼看著距離一個小時的時間越來越近,楊菁的心裡也開始有些不安了。

她急的在客廳裡不停地走來走去,眼神中的焦急無法掩蓋。

“呼。”這時,秦玉拍了拍肚子,滿足的考在了沙發上。

“吃飽了。”

說話間,秦玉看了一眼牆上的掛鐘,不禁皺眉道:“已經一個小時了吧?”

楊菁低聲說道:“恩,剛好一個小時。”

秦玉的臉上,頓時閃過了一絲冷意。

“這個黃家,把我的話當成耳旁風了啊。”秦玉眯著眼睛說道。

就在這時,外麵傳來了聲音。

“誰這麼大的口氣,要我黃家來下跪道歉啊?”

聲音未落,便看到一個男人帶著黃少爺走了進來。

這男人不是彆人,正是黃家的家主,黃仁!

“誰這麼大的口氣,敢讓我黃家下跪?”黃仁冷冷的說道。

黃少爺急忙指著秦玉說道:“爸,就是他!”

楊菁臉色有些難看,她急忙走向前去辯解道:“黃先生,這是個誤會,秦玉他是我朋友,跟他沒關係。”

這黃仁剛要發怒,聽到秦玉二字,臉色卻陡然一變。

“秦秦玉?”黃仁撓了撓耳朵。

他急忙看向了沙發上的青年,試探性的說道:“你你是秦玉?”

秦玉冇有回答這句話,而是蹙眉道:“我明明記得天和盟的人都被我殺了,怎麼還有你這麼個漏網之魚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