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萬古瓊的臉上,帶著冰冷與幸災樂禍,那副神情,和他之前的翩翩君子之態,截然不同。

“果然。”秦玉眼睛微微一眯。

正如秦玉所想,這樂賢還真是萬古瓊找來的。

“秦玉,如今這秘境的出口已經關閉,你就在這裡等死吧!”萬古瓊哈哈大笑道。

秦玉冷冷的說道:“萬古瓊,等我踏入武聖那一天,就是你萬家覆滅之日。”

“嗬嗬,你冇有那個機會了。”萬古瓊扔下這句話,便往一旁走去。

旁邊的莊騰走向前來說道:“秦兄,在這裡還是不要招惹萬古瓊的好,實在不行,你就跟他道個歉,他要啥條件,你暫且答應他,先逃脫便是。”

秦玉對莊騰微微欠身,說道:“謝了。”

說完,秦玉便走到了這廣場上,找了個地方坐了下來。

他從空間神器中取出了自己早就準備好的寶物,以及一個牌子。

牌子上赫然寫著幾個字:所有物品,皆用萬年藥材置換。

隨後,秦玉便微微閉上了眼睛。

在秦玉的麵前,擺放著天階術法、天階丹方,每一樣,都堪稱是頂尖上乘。

秦玉坐在這裡靜靜地等候著置換會的開始。

此次置換會是第一次召開,所以來參加的人不算多,但質量卻極高。

這些人當中,幾乎都是頂尖世家之輩,手裡的寶物自然是數不勝數。

秦玉釋放開了自己的神識,覆蓋著四周。

很快,他便發現了多株藥材。

這些藥材,都堪稱是頂尖,其中萬年藥材至少有三株。

如果能拿到這三株萬年藥材,那麼秦玉便可以直接去閉關。

當然,這壓根不可能,能得到一株便燒高香了。

時間飛速,很快置換會便開始了。

有人從秦玉的攤位前經過,都會彎下身子仔細的觀摩一番。

“神佛千手?這可是天階上乘術法,不知道我的法器能否和你置換?”有人走向前來說道。

秦玉搖了搖頭,他伸手指了指牌子,說道:“我隻要萬年藥材,抱歉。”

“可惜了。”對方搖了搖頭,有些遺憾的走向了一旁。

“神靈丹方?天階丹方?朋友,我手裡有一株八千年的藥材,不知能否和你置換?”又有人走向前來說道。

秦玉依然搖頭道:“抱歉,我隻要萬年藥材。”

對方滿麵遺憾,但還是老老實實的走向了一旁。

來來往往,有無數人經過,但很可惜,他們手裡都冇有萬年藥材。

一眨眼,時間已經過去了整整三個小時。

而此時已經來到了晌午時分,秦玉卻毫無所獲。

但他並不著急,畢竟想要得到萬年藥材,冇那麼簡單。

“秦玉,你何必執著於萬年藥材呢。”這時,孔雲從不遠處走過來,坐在了秦玉的旁邊。

“萬年的藥材本就是珍貴之至,像我們修行,大多都會選擇五千年上下的藥材,那纔是性價比最高的藥材。”

秦玉看了孔雲一眼,隨口敷衍道:“可能我比較固執,有強迫症。”

這當然不是秦玉的心裡話,之所以不選擇五千年上下的藥材,是因為五千年的藥材,對秦玉已經冇什麼用了。

眼下秦玉能選擇的,隻有萬年以上的藥材。

時間從上午一眨眼便來到了下午,但很可惜,依然冇有萬年藥材前來詢問。

“嘖嘖,無極法相都拿出來了?”這時,有人走了過來。

抬頭望去,說話的人是一個老年人。

此人看上去氣息平穩,但依然能感覺到他的不俗。

“你認識無極法相?”秦玉問道。

老頭眯著眼睛說道:“無極法相可不是單純地天階術法,據我所知,那是守道者曾經用過的術法,你從哪兒弄來的?”

“這和你冇太大關係。”秦玉再次閉上了眼睛。

老頭淡笑道:“你知不知道你拿出來無極法相,可能會招來殺身之禍?”

秦玉瞥了老頭一眼,淡淡的說道:“我既然敢拿出來,就不怕有人盯上。”

“好大的口氣啊。”老頭的臉上,閃過了一絲詫異。

秦玉不再搭理他,再次閉上了眼睛。

這場置換會持續整整三天,所以秦玉並不著急。

如果實在得不到萬年藥材,秦玉也隻能認栽了。

天色漸暗,置換會的人也開始越來越少。

秦玉不禁微微歎了口氣。

看來今天想要得到這萬年藥材,恐怕不抬可能了。

就在秦玉準備收拾攤位離開的時候,轉機出現了。

一個女孩從不遠處走來,此人衣著華貴,有仙姿玉貌。

她徑直走到了秦玉的麵前,爾後盯著秦玉的牌子,嘀咕道:“隻要萬年藥材”

說完,她望著秦玉道:“萬年藥材能換你整個攤位上的所有東西嗎?”

秦玉睜開了眼睛,說道:“如果你有的話,可以。”

女孩盯著攤位上的東西,小聲嘀咕道:“這攤位上東西不少,一株萬年藥材應該不虧”

想到這裡,她居然直接從空間神器中取出了一株人蔘,遞給了秦玉。

“你這些東西我要了!”女孩興沖沖的說道。

秦玉定睛一看,她手裡拿著的,居然真的是一株萬年藥材!

“好,東西都歸你了。”秦玉急忙伸手,想要接過這株人蔘。

可就在這時,一隻手掌卻探了過來,一把拍在了秦玉的手腕上。

他的力道極大,直接把秦玉的手拍到了一旁。

抬頭望去,隻見一個老者正冷冷的看著秦玉。

秦玉眉頭一皺,冷聲說道:“你什麼意思?”

“冇什麼意思,看你騙人,我看不順眼,怎麼?”老頭冷笑道。

話音未落,便看到萬古瓊從不遠處走了過來。

“萬少爺。”老者看到萬古瓊後,立馬微微欠身。

秦玉麵色一冷,說道:“萬古瓊?這是你的人?”

萬古瓊冷笑道:“秦玉,我已經讓你多活了一天了,你打算怎麼感謝我?”

說話間,他身邊又出現了一位老者。

這兩名老者站在了的身前,身上散發著恐怖的氣息。

“武聖?!”秦玉臉色不禁一變。

儘管他們二人都收斂了氣息,但那種強大的壓迫感,還是讓秦玉迅速看出了他們的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