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駱家父子目瞪口呆,狂咽口水。

他們不敢想象,三位半步武聖,就這麼死在了秦玉的麵前!

如今秦玉的修為,到底達到了何種層次?

為何他的進步,會如此的神速?

秦玉走到了那三人麵前,摳出了他們的金丹,收到了自己的空間神器中。

隨後,秦玉便冷冷的看向了駱靖宇。

“乾坤石拿出來,饒你不死。”秦玉坐在沙發上,淡淡的說道。

駱靖宇回過了神,他硬著頭皮說道:“乾坤石是我們祖上傳下來的,如果”

“我不想聽廢話,乾坤石對我來說並非是必須之物,要麼交出來,要麼我不要了。”秦玉的語氣中,充滿了威脅之意。

駱靖宇咬了咬牙,說道:“如果你想要乾坤石也可以,但我有個要求,你把搶走的空間神器還給我,我就把乾坤石交給你!”

“你冇資格談條件……”秦玉冷聲說道。

“乾坤石和空間神器,我都要。”

駱靖宇有幾分慍怒的說道:“秦玉,你這是蠻不講理嗎!你這麼做是不是太過分了!”

秦玉眉頭微皺,抬手一巴掌便抽在了駱靖宇的臉上。

“注意和我說話的語氣。”秦玉冷冷的說道。

駱靖宇頓時張了張嘴,啞口無言。

他怎麼也冇想到,自己會有這麼一天!

駱靖宇不禁惡狠狠地瞪了駱揚一眼,如果不是因為他,自己也不會招惹上秦玉!

“我的耐心有限,所以我隻給你三秒鐘,三秒鐘之後你若是不作出決定,我就殺了你。”秦玉冷聲說道。

駱靖宇自知難逃一劫,他隻好硬著頭皮說道:“好,我給你便是!”

撇下這句話後,駱靖宇忽然取出了一件空間法器,打算逃跑!

在他的麵前,出現了一個黑洞洞的入口!

駱靖宇拽起駱揚,拔腿就要跑!

然而,秦玉卻手掌一探,向前拍去。

“轟!”

隻見那黑洞洞的入口,居然直接被拍碎了,而空間法器也隨之爆裂!

這頓時讓駱家父子後背陣陣發涼!

“你知道耍我的後果麼?”秦玉的身上,散發出了陣陣寒意。

駱靖宇頓時被嚇破了膽,他急忙說道:“是我鬼迷心竅,我我這就去給你拿乾坤石!”

秦玉冷冷的說道:“你已經耍我一次了,如果再有第二次,你知道後果。”

“不敢,不敢”駱靖宇顫聲說道。

他轉身快步的離開了房間,十餘分鐘後,駱靖宇拿著一個檀木盒子走了回來。

“這這就是乾坤石。”駱靖宇極為不捨得說道。

秦玉接了過去,他打開了盒子,隻見一塊巴掌大小的石頭,靜靜地躺在盒子裡。

“這就是乾坤石?”秦玉仔細的打量了起來。

在這塊石頭上,散發著淡淡的光芒,一股奇異的力量縈繞周圍。

秦玉把乾坤石放回了盒子裡,爾後收了起來。

駱靖宇心在滴血,他緊緊地咬著牙關,恨不得殺了秦玉。

“駱靖宇,你知道我為什麼會留你一條命麼?”這時,秦玉忽然問道。

駱靖宇搖了搖頭,表示不知。

秦玉冇有多言,他手心一震,青銅劍便落在了駱靖宇的麵前。

“你是煉器師,幫我把這把劍好好鍛造一番。”秦玉說道。

這把劍裡融合了大能的骨頭,隻可惜秦玉的煉器手法不夠精妙,未能發揮出擁有的作用。

駱靖宇接過了青銅劍,仔仔細細的打量了起來。

“玄鐵,上精石,外加大能頭骨!”駱靖宇摩挲著青銅劍,低聲呢喃。

秦玉眉頭一挑,笑道:“有幾分本事啊,怎麼樣,這把劍還有提升的可能麼?”

駱靖宇沉聲說道:“有,而且空間很大。”

秦玉起身說道:“那就交給你了,年後我來找你取劍。”

扔下這句話後,秦玉轉身便走。

等秦玉走遠以後,駱揚急忙問道:“爸,空間神器被他拿走了,乾坤石也被他拿走了,難道我們就這麼算了不成!”

聽到這話,駱靖宇一巴掌便抽在了駱揚的臉上!

“要不是因為你這個混蛋,我們天機閣怎麼會損失如此慘重!”駱靖宇咬牙切齒的說道。

駱揚捂著臉,一句話都不敢多言。

“這個秦玉已經不是你我能夠對付的了,除非天下有武聖出世,否則誰能攔他!”駱靖宇冷冷的說道。

駱揚咬著牙說道:“京都武道協會一定不會放過他的。”

“但願如此吧。”駱靖宇歎了口氣

秦玉在武道論壇發出的聲明,依然在持續發酵。

因為秦玉隻點了京都武道協會的名字,所以他們並冇有太過於慌張。

再加上眼下是年關,所以他們也無心他顧。

炎國每年的大年關頭,都極為祥和。

大家像是不約而同,紛紛放下了仇怨,所有的賬,都等年後再算。

但有一個人卻例外,那就是秦玉。

此時,秦玉回到了藥神閣。

他將乾坤石當做殺陣的陣眼,並且將殺陣的大權交給了閣主。

“有了這殺陣,想來半步武聖也難靠近半步。”秦玉沉聲說道。

話雖如此,但此陣法依然有缺陷。

那就是一旦遇上陣法頂尖大師,毀掉了陣眼,那此陣便不攻自破。

因此,秦玉把陣眼設在了一個極為隱蔽的地方。

“還有一個星期就要過年了。”閣主樓上,閣主低聲說道。

秦玉恩了一聲,呢喃道:“這註定是個不平凡的年。”

“如果冇有去處,就留在藥神閣吧。”閣主說道。

秦玉看了一眼躺在藥池裡的顏若雪,心裡不僅陣陣絞痛。

每當過年過節,對於心愛之人得思念之情便會更加濃鬱。

秦玉亦是如此,他深吸了一口氣,搖頭道:“不,我要去一趟西北。”

“去西北做什麼?”閣主疑惑道。

秦玉冷聲說道:“屠門,西北,雷家。”

“眼下都要過年了,倒不如等年後再說,否則容易惹起眾怒。”閣主提議道。

秦玉看了閣主一眼,說道:“不,我不但要動手,我還要在大年當天動手。”

“我就是要他們知道,一旦招惹了我,我不會有任何底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