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顏永修的到來,無疑讓沈雲心裡蒙上了一層陰影。

這足以說明,這件事情想要平息,幾乎已經不可能了。

“沈天,待會兒記住了,無論他說什麼,你都不要承認這件事情和你有關係,明白嗎!”沈雲著急的大喊道。

沈天依然有幾分不以為意,隻是點頭道:“我知道了。”

沈雲的心裡極為不安,麵對顏永修這種人物,他的所有成就和地位都變得不值一提!

很快,顏永修便帶人推門而入。

顏永修的臉上雲淡風輕,幾乎看不出任何表情。

可是,他強大的氣場,卻讓人瑟瑟發抖!

哪怕是不知天高地厚的沈天,此刻也有幾分害怕。

因為顏永修的氣場實在太足了!哪怕在省尊的身上都不曾見到過!

“顏顏先生,您怎麼來了”沈雲強忍著心中的驚恐,訕笑著說道。

顏永修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什麼話都冇說。

他身邊的保鏢當即搬過來了一把椅子,放在了顏永修的身後。

顏永修緩緩地坐了下來,身邊的人給他點上了一支雪茄。

房間裡一片寂靜,可越是如此,沈雲心裡便越驚恐。

麵對這樣的人物,簡直就是一種心理折磨!讓人難以承受!

沈雲額頭的汗水越來越重,身子晃晃悠悠差點摔倒在地。

顏永修緩緩地吐出了菸圈,他看向了沈雲,淡淡的說道:“沈雲,你膽子不小啊。”

聽到此話,沈雲身子一軟,當即摔倒在地!

“顏顏先生,您這句話我聽不懂”沈雲硬著頭皮說道。

“哦?”顏永修眉頭一挑,他抽了一口雪茄,笑道:“在我麵前說謊,你覺得有意義嗎?”

沈雲身子又是一哆嗦,他抬起頭來,顫聲說道:“顏顏先生,我真的聽不懂”

“聽不懂”顏雲恒的臉色漸漸地冷了下來。

“那我就提醒提醒你。”

“上一個打我女兒主意的人,是京都孫家,孫家的下場,你應該很清楚。”

聽到這話,沈雲臉色又是狂變!

京都孫家!當年在京都也是頂流豪門!

但是,風靡一時的孫家,卻在幾天之內破產!據說孫家老小更是不知所蹤!

那件事情當年席捲了整個京都,但是誰都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

有人說是孫家經營不善,也有說是孫家惹了不該招惹的人

但誰都不知道,這件事情居然是顏家乾的!

沈雲“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他的頭垂在地上,甚至不敢抬頭去看顏永修!

“顏顏先生,這件事情跟我們沈家絕對冇有任何關係!”沈雲死死地咬緊牙關!

他心裡很清楚,無論如何都不能承認!因為一旦承認,顏家是絕對不會放過他們的!

顏永修居高臨下的看著沈雲,冷冷的說道:“抬起頭來,看著我。”

沈雲身子一僵,他顫聲說道:““我我不敢”

“我讓你抬起頭來!”顏永修當即一聲爆喝!

這一聲爆喝,嚇得沈雲直接摔倒在地。

他艱難的從地上爬起來,硬著頭皮望向了顏永修。

看著顏永修這幅冰冷的麵容,沈雲麵色如紙,抖若篩糠!

顏永修冷冷的看著沈雲,說道:“你覺得我想除掉你,需要證據麼?”

沈雲一愣,頓時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是啊,對於顏家來說,他們根本不需要證據。

一旦遭到顏家的懷疑,便幾乎冇有生還的機率!

顏永修瞥了一眼不遠處的沈天,淡淡的問道:“這就是你兒子?”

沈雲急忙答應道:“是,是,顏先生,這是犬子沈天”

說完,沈雲扭頭大喊道:“叫顏叔叔!”

沈天雖然能感受到顏永修身上強大的氣場,可天生嬌慣的他,依然不知畏懼。

他哼聲說道:“我爸都說了,這件事情跟我們沒關係,你怎麼這麼不講道理?”

聽到這話,沈雲氣的差點暈過去!

“你這混蛋說什麼呢!跟顏先生道歉!”沈雲急忙大喝道!

沈天依然不知死活的說道:“就算你們是京都大家族,但做事也得講證據,你憑什麼說和我們有關係?”

看著固執的沈天,顏永修不禁笑了起來。

“有意思。”顏永修摩挲著椅子,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

“放肆!敢這麼和顏先生說話,找死嗎!”顏永修身邊的保鏢怒吼道。

沈天冷哼道:“這裡是楚州,不是京都!更何況你們隻有兩個人,隻要我一通電話,保證讓你們走不出楚州,信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