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常來說,踏入半步武聖根本不會有太大的反應。

可眼下的秦玉,反應卻無比強烈!

整個秘境都似乎受到了影響,颳起了一陣陣颶風!

而秦玉的丹田處,更是傳來了一陣陣劇痛!

那氣息像是要從他的金丹中飛出來一般,腹部的劇痛,讓秦玉的身體完成了蝦米狀!

“啊”這等痛苦,哪怕是秦玉一時間也難以忍受!

他的身體裡不停地釋放出狂躁的力量,將周圍幾乎都要夷為平地!

“啊!!!”

秦玉終究是忍不住,放聲大吼了出來!

他疼得呲牙咧嘴,雙膝跪地,拳頭死死地握著。

如此大的動靜,自然也驚醒了正在閉關的顏若雪。

她聽到秦玉的聲音後,臉色頓時大變,急忙向著秦玉的方向跑了過來。

與此同時,黎宇也聞訊而來。

兩個人看著痛苦不堪的秦玉,臉上都閃過了一絲擔憂。

“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黎宇一臉震驚的說道。

從這景象來看,根本不像是在突破啊!

“秦玉!”顏若雪不忍心看著秦玉受如此磨難,她大喊一聲,便向著秦玉跑了過去……

而聽到顏若雪聲音的一刹那,秦玉急忙抬起頭,看向了顏若雪的方向。

“不好”秦玉臉色一變。

自己體內這股狂躁的力量,恐怕會把顏若雪震傷!

想到這裡,秦玉急忙調整著體內的氣息,他拚了命的讓這股力量穩定下來。

秦玉的額頭不停地涔出冷汗,他體內的氣息,居然在短時間內被控製了下來!

“嘖嘖,這就是愛情的力量麼?”一旁的黎宇忍不住嘀咕道。

或許是對顏若雪擔憂,而觸發了潛能,總之秦玉的金丹居然在這一刻平穩了下來。

氣息在慢慢的恢複,那金丹也開始緩緩地成型。

“顏小姐,您還是回來吧,秦玉應該冇事了。”黎宇對顏若雪招了招手。

“他現在正在突破的關鍵時刻,還是不要去打擾他為妙。”

聽到這話,顏若雪也頓住了腳步。

儘管她心裡無比擔憂,但還是乖乖地走到了一旁。

秦玉盤腿坐在地上,慢慢地感受著實力的提升。

他的氣息在急速的暴漲,愈發的渾厚,肉身更是變得更加堅不可摧!

這個過程整整持續了四個小時!

直到四個小時以後,秦玉的氣息,才徹底平靜下來。

“呼。”

秦玉吐出了一口渾濁的氣息,他從地上站了起來,低聲說道:“那道傷果然還是對我有影響。”

方纔那危險的景象還曆曆在目。

如果不是因為顏若雪,秦玉根本無法控製金丹!

而最終的結果也隻有一個,那便是爆體而亡!

這不禁讓秦玉感覺到陣陣後怕!

若是突破武聖之時遇上這種情況,那恐怕必死無疑!

“秦玉,你還好嗎?”顏若雪快步走了過來。

秦玉點了點頭,笑道:“很好,我的力量似乎得到了幾何倍的暴增。”

自從踏入武侯之境後,秦玉的每一次突破,實力都會翻倍的暴漲,這一次也不例外。

“剛剛那是怎麼回事?”顏若雪大眼睛裡儘是擔憂之色。

秦玉沉聲說道:“還是因為體內的道傷,剛剛如果不是因為你,我很有可能會爆體而亡。”

“爆體而亡?”顏若雪的臉上閃過了一絲蒼白。

“那冇有什麼辦法能治好這道傷麼?”

秦玉苦笑道:“有倒是有,但是需要一種材料,這種材料當世根本找不到。”

“材料?什麼材料?”顏若雪急忙問道。

秦玉想了想,說道:“好像是叫天香草。”

“天香草”顏若雪默默地記住了這個名字。

秦玉擺了擺手,說道:“冇什麼大問題,我會想辦法解決的。”

話雖如此,但秦玉的心底卻無比擔憂。

這道傷的影響,遠遠超過了秦玉的預估。

僅僅是突破半步武聖,便差點爆體而亡,那若是踏入武聖之時,影響肯定更大。

踏入武聖,本就是一件極為危險的事情,稍有不慎便可能隕落,更何況是這道傷。

“看來在突破之前,我或許得想辦法解決這道傷。”秦玉在心底暗想。

心裡雖然這麼想,但秦玉臉上卻絲毫為表現出來。

“哇,你居然要踏入大宗師了?”這時,秦玉驚訝的發現,顏若雪的實力居然再次暴漲!

顏若雪想了想,說道:“可能是因為在第二秘境的那段經曆,導致我現在突破很快。”

“有道理。”秦玉點頭。

實力的提升,其關鍵便是心境的提升。

隻要心境足夠高,那麼在充足的靈氣條件下,修為的提升便會暢通無阻。

這也是為何很多頂尖修士在遇到瓶頸之時,大多會選擇自我磨鍊,甚至是自費修為不破不立。

更何況顏若雪還有著顏家的血脈。

接下來的幾日,顏若雪繼續修行,秦玉就在一旁守著。

夜晚時分。

秦玉看向了黎宇,問道:“我們來這秘境有多久了?”

黎宇粗略的算了一下,說道:“大約三個多月了。”

“三個多月”秦玉心裡不禁有幾分擔憂。

“我打算出去看一看。”秦玉沉聲說道。

“出去?我看你是瘋了吧。”黎宇嗤笑道。

“你想死倒是冇多大問題,關鍵是彆連累了顏小姐。”

黎宇的話雖然不好聽,但卻很有道理。

秦玉坐在這裡,微微歎氣道:“我總感覺,會有很多人因為我受到牽連。”

“這對於閉關的人來說,可不是一件好事。”黎宇說道。

“閉關必須要心無雜念,你這等心境怎麼能行呢?”

秦玉微微歎了口氣,說道:“是啊”

就在二人閒聊之際,顏若雪的氣息忽然開始變化。

而在天空中,更是凝聚起了一團團烏雲。

“這是要踏入大宗師了!”秦玉驚聲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