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玉聽著閣主的敘述,微微點頭。

“徐懷穀說過,踏入武聖,絕非一朝一夕之事,而是需要長時間的積累,所以短時間內踏入武聖的,很難是年輕人。”閣主繼續道。

“之前的對你的預測,或許是指年輕一代中,你會是第一個。”

秦玉歎氣道:“但願吧,在踏入武聖之前,我恐怕要夾著尾巴做人了。”

對此,閣主並未表態。

她繼續道:“你離開的這段時間內,武道界也有了極大地變化,秘境走出的人,和當世的武者,有著強烈的敵意。”

“毫不誇張的說,他們像是形成了兩派,在徐懷穀的推動之下,很多人都對秘境中的人深惡痛絕……”

“當然,徐懷穀也會儘全力的保護當下時代的人。”

秦玉微微點頭,感歎道:“這是必然的,就像兩個不同階級的人一樣,想成為朋友的可能性很小。”

閣主沉聲說道:“實在不行,你倒是可以去找徐懷穀,他多半會幫你。”

秦玉搖頭道:“大可不必,我不想再連累其他人了。”

說到這裡,秦玉忽然想起了碧月山莊。

他沉聲說道:“閣主大人,碧月山莊之事是誰做的。”

閣主沉默了片刻,爾後搖頭道:“這個你不需要問我,去武道論壇上看一眼,自然一切皆知。”

秦玉聞言,當即取出了手機,打開了武道論壇。

武道論壇上極為熱鬨。

很多人都在謾罵京都武道協會。

因為秘境的出現,導致了雙方產生了強烈的敵意。

而京都武道協會選擇站在了秘境一方,所以導致很多當下時代的普通武者開始厭惡京都武道協會。

這對於秦玉而言倒是一個好訊息。

翻看了幾個帖子,秦玉也大體明白了當下的時代格局。

“京都武道協會居然重新招人,並且成立了理事會。”秦玉不禁皺眉。

而理事會的會長,居然是賀騰!

“真是諷刺。”秦玉見狀,不禁冷笑連連。

繼續看下去,秦玉很快便看到了一個視頻。

而視頻中的內容,正是萬古瓊對碧月山莊門徒的廝殺!

各種殘忍的手段,不禁觸目驚心!

就連秦玉看的都是滿身大汗!

他死死地盯著螢幕上的內容,不禁咬著牙說道:“萬古瓊我一定要殺了你!!”

秦玉怎麼也冇想到,萬古瓊會如此的殘忍!

這時,閣主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她看了一眼手機,眉頭不禁微微一皺。

“秦玉,你在這裡待著,無論聽到什麼,都不要說話。”閣主起身說道。

秦玉蹙眉道:“發生什麼了?”

“有人來了。”閣主扔下了這句話,便快步走出了密室。

秦玉坐在密室中一句話都不敢說,他微微閉著眼睛,靜靜地等候著。

閣主樓內。

萬古瓊帶著一位武聖,大搖大擺的來到了樓上。

自從上次見到閣主的容顏之後,這萬古瓊便一直不死心。

哪怕是被葉青警告過,他也絲毫不在乎。

“你來乾什麼。”看著麵前滿麵猥瑣的萬古瓊,閣主不禁眉頭微皺。

萬古瓊笑眯眯的說道:“我想你了,來看看你嘛。”

閣主臉色頓時冰冷無比,她沉聲說道:“這裡不歡迎你。”

“哈哈哈!就算你不歡迎又如何。”萬古瓊一臉的厚臉皮。

閣主臉色更加冰冷,可萬古瓊身邊站著武聖,閣主拿他根本毫無辦法。

“閣主,當下時代冇有武聖,可是寸步難行。”萬古瓊笑眯眯的說道。

“你這藥神閣在亂世之中,也得尋求庇護吧?冇有武聖,藥神閣也早晚消失!”

閣主強忍著心中的慍怒,說道:“你到底要說什麼。”

萬古瓊笑眯眯的說道:“雖然你年紀不小了,但還是一副花容月貌,不僅有少女的容顏,還有著成熟女人的心態,這簡直是極品啊!”

“如果你願意陪我一晚,隻要一晚,我就護著你,如何?”萬古瓊色眯眯的說道。

聽著萬古瓊的汙言穢語,閣主不禁心頭大怒!

她冷冷的說道:“你最好馬上給我滾!”

“你生氣的樣子更誘人”萬古瓊伸出手,戲謔的在閣主臉上摸了一把。

閣主一把拍開了萬古瓊的手,怒聲說道:“你給我滾!”

萬古瓊冷哼了一聲,說道:“你彆以為有葉青罩著你,我就不能把你怎麼樣!我告訴你,想要避開葉青,根本不是一件難事!”

“你在我眼裡很噁心。”閣主冷聲說道。

萬古瓊冷笑道:“那又如何,以你和秦玉的關係,早晚會被所有人都盯上,到那時候我看葉青怎麼辦!”

“我還告訴你了,早晚我都會把你弄到床上!”

扔下這句話後,萬古瓊轉身便走。

這些話,秦玉在密室內聽的一清二楚。

他牙冠緊咬,瞠目欲呲,拳頭死死地握著,怒意不停地上湧。

“萬古瓊”秦玉從牙縫裡唸叨著這個名字,滿身的怒意,幾乎要讓他失去冷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