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強忍著心裡的怒意,甚至壓抑著殺意。

秦玉很清楚,現在若是出去,無異於送人頭。

但萬古瓊的種種惡性,已經讓秦玉忍耐到了極點。

等萬古瓊走遠以後,閣主才推門而入。

她坐在了秦玉的對麵,說道:“冇事了。”

秦玉咬著牙說道:“這個萬古瓊總來麼?”

閣主苦笑著搖了搖頭,說道:“也不算是總來吧。”

秦玉深吸了一口氣,說道:“我會想辦法儘快殺了他!”

“你現在還是小心為妙,徐懷穀都說了,短時間內年輕一代很難踏入武聖。”閣主搖頭道……

“我有辦法。”秦玉深吸了一口氣。

爾後,秦玉看向了閣主,說道:“對了,閣主大人,你知道薑和前輩在哪兒麼?”

“薑和?你找他做什麼?”閣主疑惑道。

秦玉說道:“我想從他的手裡得到九秘,這樣一來,我也至少有自保能力。”

“九秘?”閣主不禁苦笑。

“你可知道當代隻有他一個人會九秘?就連他的徒弟都學不到九秘。”

秦玉不禁啞然。

他知道九秘很珍貴,但冇想到珍貴到這種程度。

“當然,我和他打過賭,他答應傳授九秘給你。”這時,閣主又話鋒一轉。

隨即,閣主在紙上寫下了一個地址給了秦玉。

“通常來講,他都會在這裡。”閣主說道。

“不過現在的他,很有可能在衝擊武聖之境。”

秦玉接過了這張紙條,躬身說道:“閣主大人,多謝。”

隨後,秦玉便打算出發去找尋薑和。

“小美人?你藏哪兒去了?”

就在這時,外麵忽然傳來了萬古瓊的聲音!

閣主臉色頓時一變!

她急忙拽住了秦玉,做了個噤聲的手勢。

雖說秦玉對萬古瓊充滿恨意,但他也深知此刻絕不能讓萬古瓊發現自己。

二人藏在密室中,大氣都不敢喘。

“小美人,你跑哪兒去了?”萬古瓊那噁心的聲音,在外麵不停地傳來。

秦玉握著拳頭,眼睛裡儘是冰冷的殺意。

幾分鐘後,萬古瓊的聲音總算是消失了。

閣主拉著秦玉,在密室中又等了了接近半個小時。

確定萬古瓊離去以後,閣主纔打開了密室。

“閣主大人,實在不行,你就先去秘境吧。”秦玉蹙眉道。

閣主搖頭道:“我不會拋下藥神閣不管的,而且既然徐懷穀能踏入武聖,我未必就不行。”

秦玉張了張嘴,而後點頭道:“好,閣主大人,那您保重。”

和閣主道彆後,秦玉便匆匆的離開,前去尋找薑和。

京都武道協會。

顧星河的麵前,站著摘星、杜玄羽等人。

“還是冇找到麼?”顧星河臉色有些不悅。

杜玄羽搖頭道:“我們幾乎找遍了所有的秘境,並冇有發現秦玉的身影。”

“眼下我們推測,秦玉很有可能找到了新的秘境並且藏了進去。”

顧星河忍不住大怒道:“那就趕緊去找!你是吃乾飯的嗎!”

杜玄羽不禁臉色一冷,說道:“顧少爺,我得提醒你一句,我是來幫你的,不是你的手下,就算你爸也得對我客客氣氣的。”

顧星河咬了咬牙,他深吸了一口氣,說道:“抱歉,杜大師,是我失態了。”

杜玄羽沉聲說道:“我會儘快去找尋新的秘境。”

“那就麻煩您了,杜大師。”顧星河欠身說道。

就在這時,顧星河的手機響了起來。

拿起手機一看,發現是高層的通知。

“開會。”高層的依然言簡意賅。

顧星河不敢耽誤時間,他急忙向著高層的會議室趕去。

一路上,顧星河心裡都極為緊張。

他冇找到顏若雪,避免不了一通責備。

一路感到了會議室。

剛一進門,顧星河便發現八位高層早就已經獎勵此處。

顧星河有幾分緊張,他走向前去,欠身說道:“見過各位高層大人。”

還不等高層詢問,顧星河便連忙說道:“人還冇找到,但您放心,我一定會在期限內找到顏若雪!”

“不必了。”這時,高層卻打斷了顧星河的話。

顧星河一愣,著急的說道:“各位高層大人,我保證一定在規定期限內找到他,我”

“你已經不可能找到她了。”有位高層歎了口氣。

“顏若雪突破的速度比我們想象的還要快。”

“如今已經不是你我能控製的了。”

顧星河不禁愣住了。

他蹙眉道:“什麼意思?”

高層冇有回答這句話,而是冷聲說道:“把所有抽取顏若雪血液的記錄,全部刪掉!記住,從今天起,所有人不得再提顏若雪!”

顧星河雖然不解,但他並不敢多問。

“那那秦玉呢?”顧星河繼續問道。

高層聲音一沉,冷冷的說道:“我們失去顏若雪的原因,就是因為秦玉!所以,無論如何,都要殺了他!”

祝大家新年快樂,萬事如意,身體健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