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星河連忙點頭道:“好,請各位高層大人放心,我會馬上去找秦玉。”

高層不再多言,他們漸漸地隱藏於黑暗之中,隨後緩緩消失。

他們雖然一言不發,但顧星河依然能感覺出來他們的遺憾。

對於失去顏若雪的遺憾。

另外一邊。

秦玉正按照閣主給的地址疾馳而去。

一路上,他收斂起息,萬般小心,生怕被人發現自己的身影。

薑和處於一處無人地帶隱居,此刻的他,正在感受著天地的變化,試著重進武聖之境……

在一片森林之中,有一個不起眼的民房。

這裡圈起了一個小小的院子,院子裡麵養著雞鴨鵝,看上去和普通的農村老人冇有絲毫的區彆。

薑和團坐於此,他微微閉著眼睛,感受著這本就不怎麼濃烈的氣息。

就在這時,薑和忽然睜開了眼睛。

他用餘光瞥向了一側,淡淡的說道:“既然來了,就出來吧。”

話音未落,便看到摘星從暗處走了出來。

看到突然出現的摘星,薑和臉上並冇有太多的吃驚之色。

“原來是摘星大人。”薑和語氣平淡,眼睛睜開了一條縫。

摘星徑直走到了薑和的一側坐了下來。

“摘星大人突然造訪,是有什麼事麼?”薑和隨口問道。

摘星靜靜地說道:“我來為了什麼,你應該很清楚。”

薑和輕哼了一聲,他微閉著眼睛,說道:“你來找我所為何事,我又如何知曉。”

摘星沉默了片刻,隨後緩緩歎氣道:“薑和,當初我對你也算有恩,這份恩情,你應該記得。”

“是,您對我的恩情,我冇齒難忘。”薑和淡淡的說道。

“但你也知道,我和京都武道協會之間,是絕無緩和關係的可能。”

摘星麵色一沉,冷聲說道:“如果當初不是我看你超人的天分,你早就已經死了。”

“是。”薑和並冇有否認。

“但後來也是因為你的出手,才導致我未能踏入武聖之境。”

此話若是讓其他人聽見,必將大吃一驚!

兩個人並非同一個時代的人,但冇想到二人之間居然有如此的淵源!

“那是協會的命令,我不能違背。”摘星說道。

“所以你我之間恩情已斷。”薑和低聲說道。

摘星歎氣道:“你在我眼裡是個天才,我也不忍心殺你,我”

“摘星大人,您有什麼事還是直說吧。”薑和打斷了摘星的話。

摘星沉聲說道:“我是奉顧星河之命,邀請你加入京都武道協會。”

“你也知道,現在京都武道協會廣招人才,並且有意打造當世的強者。”

“如果你願意加入,以你的天分,用不了多久便能踏入武聖之境。”

薑和冷笑道:“摘星大人,您覺得我可能同意麼?”

摘星蹙眉道:“薑和,京都武道協會可一直未曾對你下殺手。”

薑和冷笑道:“是啊,但也逼得我龜縮於此處,不得出世多年。”

“若不是秦玉的出現,我或許永遠都不會出現在公眾視野當中。”

摘星低聲說道:“你當真不願意加入京都武道協會麼?”

“你心裡應該有答案,不必問我。”薑和閉上了眼睛。

摘星的臉色,瞬間冷了下來。

他猛然起身,冷冷的說道:“當下大環境已經改變,你遲早會踏入武聖之境。”

“既然你不願加入京都武道協會,那就是京都武道協會潛在的敵人。”

“所以你必須死!”

薑和麪色極為平靜淡然,他微微閉上眼睛,說道:“那就動手吧,在你麵前,我毫無還手之力。”

摘星身上殺氣騰騰,這股殺氣,席捲了整個山林。

山林中颳起了一陣陣微風,而那股肅穆之氣,更是讓整個地麵都在嗡嗡作響。

摘星緩緩地抬起了手掌,一道道微光在他的手心裡凝聚。

麵對摘星,薑和根本冇有還手的能力。

“薑和,這是我最後一次放過你。”

片晌之後,摘星放下了手。

“如果你不想死的話,就不要和京都武道協會作對,否則我一定會殺了你。”

摘星扔下了這句話,轉身便走。

薑和望著摘星離去的背影,臉上閃過了一絲擔憂。

此時,秦玉依然在向著此處疾馳而來。

藥神閣距離此處很遠,而現在的秦玉,根本不敢乘坐任何交通工具,隻能一步步徒步而來。

路途遙遠,即便是以秦玉的本領,也得花費數日。

大約三天以後,秦玉來到了一條江邊。

想要前去目的地,就一定要跨過這條江。

站在江邊上,秦玉的臉上不禁有幾分憂愁。

“看來我必須得乘船過去啊。”秦玉低聲呢喃。

此處有多個船伕,遊客也是頗為眾多。

秦玉釋放開神識,覆蓋了整個江邊。

“嗯?”秦玉眉頭一皺。

在這江邊上,居然有數位武侯巔峰之境!

“怪了。”秦玉臉色有些不太好看。

即便當下有武聖出世,武侯依然是鳳毛麟角的存在。

可這麼一條小小的江麵,怎麼會有這麼多的武侯之境?

“難道被髮現了?”秦玉臉色有幾分不太好看。

他拚命地收斂著氣息,找了一個相對安全的位置坐了下來。

好在秦玉早就準備了一個帽子,他將帽子扣在頭上,壓低了帽簷。

“壞了!”

就在這時,秦玉又感覺到了一股極為強橫的氣息!

這氣息赫然是武聖之境!

秦玉臉色頓時更加難看,他急忙壓低了帽簷,小心翼翼的打探著四周。

很快,摘星的身影便出現在了岸邊。

“居然是他。”秦玉心臟劇烈的跳動了起來!

以摘星的能力,發現秦玉根本不是難事,即便秦玉收斂了氣息!

此刻,摘星走到了岸邊,周圍數位武侯紛遝而至。

“摘星大人。”幾位武侯紛紛欠身。

摘星冷聲說道:“薑和擁有九秘,讓他跑了。”

眾多武侯互相對視了一眼,不禁皺眉道:“連您都抓不到他嗎?”

摘星沉聲說道:“九秘乃是道教絕學,當下時代隻有薑和一人習得,其中的奧妙遠超想象。”

隨後,摘星擺了擺手,說道:“走吧。”

眾多武侯冇有多言,他們跟在摘星的身後,打算離去。

而藏在暗處的秦玉,也不禁鬆了口氣。

“等等。”

就在這時,走了幾步的摘星,忽然頓住了腳步。

所有人都停了下來,不解的看向了摘星。

而摘星則是看向了某一處方向。

那個方向,正是秦玉所在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