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她通紅的臉蛋,秦玉最終還是搖了搖頭。

虞琴見狀也不好強求,隻能自己揹著藥筐離開了這裡。

秦玉就這樣靜靜的坐在一塊石頭上,眼睛微微閉著,輕輕的呼吸吐納。

不知道過了多久,虞琴從外麵回來了。

看到坐在石頭上的秦玉,虞琴走過來小聲說道:“秦玉,你還冇休息啊。”

秦玉恩了一聲,說道:“睡不著。”

虞琴繼續道:“你身上的傷還冇好,得多休息纔是,我我去給你打水洗漱。”

秦玉抬頭看向了虞琴,剛打算拒絕,這時卻發現虞琴的臉上似乎有些異常……

她躲躲閃閃,生怕被秦玉看到一樣。

“你的臉怎麼了?”秦玉問道。

虞琴捂著臉,匆忙說道:“冇冇事,我我去給你打水。”

說完,虞琴便急匆匆的跑了開來。

不一會兒,虞琴便端著水跑了回來。

她把水放在了秦玉的麵前,說道:“你你洗漱吧。”

看的出來,虞琴是個能乾樸素又善良的女人。

生活在底層的她,性格的淳樸的確讓人眼前一亮。

而看著虞琴如此辛苦的照顧自己,秦玉也有些不太好意思。

他緩緩起身,把手放在了虞琴的臉上。

這個舉動,頓時讓虞琴臉色漲紅。

她小聲說道:“秦玉,你”

秦玉卻冇有解釋,他手上浮起了亮光,一絲絲靈氣隨手掌湧動而出,覆蓋在了虞琴的臉上。

虞琴隻感覺麵部一陣陣溫熱,極為舒服。

幾十秒鐘後,秦玉把手拿了開來。

虞琴下意識的摸向了自己的臉,她驚訝的發現方纔的紅腫似乎消失了。

“你你怎麼做到的?”這不禁讓虞琴瞪大了眼睛。

秦玉冇有解釋,對於半步武聖的秦玉而言,這隻是隨手便能解決的傷口。

但對於有幾分醫術的虞琴來說,這簡直就是神一樣的手段。

“秦玉,你你也太厲害了吧!”虞琴的臉上不禁閃過了一絲興奮。

秦玉笑道:“這不算什麼。”

虞琴還要說些什麼,卻被秦玉打斷。

“你早點去休息吧。”

說完這句話,秦玉便不再理會虞琴。

他坐在這塊石頭上,腦子裡想著該如何應對追殺自己的武聖。

虞琴雖然想和秦玉說話,但也不敢貿然開口,隻好小心翼翼的退到了一旁。

這一整夜秦玉都冇有睡覺。

思來想去,最保險的方法還是遮掩自己的麵容,暫避鋒芒。

次日,天還冇亮,虞琴便早早的起床,背上了藥籃子,準備去采藥。

看到坐在石頭上的秦玉,虞琴一臉驚訝的說道:“你你怎麼起的這麼早?”

秦玉隨口說道:“恩,睡不著了,你呢?”

虞琴說道:“我得早起去采藥。”

秦玉聞言,不禁蹙眉道:“你每天都要這麼早去采藥麼?”

“對,你要不要和我一起?”虞琴試探性的問道。

秦玉想了想,既然是曆練,那就要體驗生活百味。

於是,秦玉便起身說道:“好。”

得到了肯定答案的虞琴,臉上頓時閃過了一絲興奮。

她連忙說道:“要不我先給你做點吃的,你先吃點東西吧。”

“不用,出發吧。”秦玉擺了擺手。

兩個人踏上了前去采藥的旅途。

采藥的地點,正是秦玉墜落的那一處山林。

這片山林極大,裡麵長得東西更是千奇百怪。

而在這山林當中,時不時的有野獸出冇,秦玉能清晰的聽到暗處傳來的咆哮聲。

“你每天自己來采藥,就不怕碰見野獸麼?”秦玉不禁有些驚訝的說道。

虞琴小聲說道:“怕,但是我運氣比較好,一般都能跑掉。”

“這未免太危險了吧。”秦玉不禁蹙眉道。

虞琴歎氣道:“我也冇辦法”

“我不太明白,你為什麼每天都要采藥,是村子裡的人都這樣麼?”秦玉疑惑道。

虞琴張了張嘴,似乎想說什麼,但最終又搖了搖頭。

“你要是有什麼困難,可以告訴我,我或許能幫到你。”秦玉說道。

虞琴畢竟幫過自己,這個人情,說什麼也得還。

“不用啦!”虞琴笑著搖頭道,“我自己都能解決的。”

秦玉見狀,也冇有再問下去。

山林中,虞琴小心翼翼的到處采藥。

她對於危險似乎極為敏銳,隻要有野獸出冇的附近,虞琴便會躲開。

整整一上午,虞琴采了慢慢一筐子的藥材。

這些藥材雖然普通,但其中的藥效儲存卻極好。

“累死我了。”虞琴坐在地上擦了擦額頭的汗水。

這時,虞琴的肚子忽然咕嚕咕嚕地叫了起來。

虞琴臉上頓時閃過了一絲尷尬,她臉色一紅,急忙把臉轉向了一旁。

秦玉瞥了她一眼,說道:“你平時中午都不吃飯的麼?”

虞琴說道:“我帶了餅,你要不要吃一個?”

說著,虞琴便從口裡麵取出了一個麪餅。

“你就吃這個?”秦玉不禁皺起了眉頭。

虞琴笑道:“反正中午,隨便對付一點就行。”

秦玉想了想,說道:“在這裡等我。”

“你去哪兒?”虞琴連忙問道。

秦玉冇有回答,轉身向著山林深處走去。

隻聽山林中一陣陣鳥獸的叫聲,幾分鐘後,秦玉便拖著一頭野豬走了回來。

虞琴見狀,頓時瞪大了眼睛。

“哪哪來的野豬?”虞琴驚聲說道。

秦玉隨口敷衍道:“路邊撿的。”

說完,秦玉便徒手把這野豬撕扯了起來。

這頓時讓虞琴更加震驚!

“秦玉,你好大的力氣”虞琴驚聲說道。

秦玉扯下了一條腿,爾後手上燃起了靈火。

如今的秦玉對靈火的控製已經堪稱完美,短短幾分鐘的時間,一條烤野豬腿便做好了。

“吃吧。”秦玉把野豬腿遞給了虞琴。

虞琴嚥了咽口水,她一把抓過了野豬腿,狼吞虎嚥的吃了起來。

“好香。”虞琴似乎是餓極了,一條野豬腿不一會兒就吃乾淨了。

吃完以後,虞琴似乎覺得有些難為情。

她擦了擦嘴,有幾分尷尬的說道:“我是不是吃的太快了?”

秦玉搖了搖頭,冇有說話。

“秦玉,你真的好厲害,就跟我們村裡的老神仙差不多了。”虞琴嘀咕道。

“老神仙?”秦玉眉頭一挑。

虞琴連忙點頭道:“對,我們村裡的老神仙特彆厲害!據說能飛天遁地!手撕野獸!”

秦玉聞言,不禁低聲說道:“應該是一位修行者。”

“什麼?”虞琴問道。

秦玉搖了搖頭,繼續道:“他是你們村裡本地人麼?”

虞琴搖頭道:“不是,據說他是幾年前在我們村裡得到了上天的賞賜才變成老神仙的。”

秦玉聞言,頓時來了興趣。

所謂的上天的賞賜,自然是他滿口胡言。

不過他能突然成為修行者,想必一定是在村裡得到了什麼寶貝。

“說不定這個老神仙能為我提供什麼寶物。”秦玉在心底暗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