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柳少爺轉過身來,冷冷的看了秦玉一眼。

而此時,秦玉也正看著他。

四目相對,秦玉的眉頭緊皺了起來。

“這小子果然識貨。”秦玉深吸了一口氣。

看來今天想要撿漏,幾乎不可能了。

秦玉冇有再想下去,他舉起手喊道:“兩個億。”

此話一出,現場眾人頓時倒吸了一口涼氣!

“花兩個億買一株野草?”

“這小子是瘋了吧,哪裡來的公子哥,怎麼這麼麵生。”

這些人的家底雖然都很厚,但是兩個億對他們來說也不是一筆小錢。

更何況,對於有錢人來說,他們更對錢更加敏感,花錢也要花在有用的地方。

“兩億五千萬。”這時候,前排的柳少爺舉起了手裡的號牌。

這下眾人更加吃驚了!

居然又來了一個加價的?

“三個億。”秦玉冷著臉說道。

這株何首烏,秦玉勢在必得。

前排的柳少爺臉色有幾分不悅,他回過頭來看了一眼,隨後大喊道:“五個億!”

此話一出,滿座皆驚!

就連秦玉的臉色都有幾分難看!

張口便是五個億,這等手筆的確有些難以想象!

秦玉手裡隻有二十個億,而且還是借的,一株何首烏便花掉五個億,的確有些不合適。

一時間,秦玉陷入了沉思。

“六個億!”顏若雪大喊道。

秦玉一愣,他急忙看向了顏若雪,搖頭道:“顏小姐,這次絕對不能讓你花錢,太貴重了!”

顏若雪眨了眨眼,笑道:“冇事啦,花誰的錢都一樣。”

秦玉頓時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就算顏家有錢,秦玉也覺得受之有愧。

“八個億!”前排的柳少爺怒吼道!

顏若雪輕哼了一聲,說道:“十個億!”

“嘶”

整個現場,所有人都看向了這兩位!

一株何首烏拍到了十個億,這恐怕已經打破南城拍賣會的記錄了!

顏若雪望著秦玉的麵龐,臉上浮現起一抹笑容。

“馬上就要走了,就當做是最後送你的禮物吧。”顏若雪在心裡暗暗地想道。

價格抬到十個億的時候,前排的柳少爺總算是不說話了。

“總算收手了。”秦玉皺眉道。

就在秦玉以為勢在必得的時候,柳少爺身旁的老人忽然站了起來。

他轉過身來,看向了秦玉的方向,拱手道:“朋友,這位是南城柳家的少爺,柳世輝,如果閣下願意把這株何首烏讓給我們,我們南城柳家會記你一個人情。”

“南城柳家?”

“他們居然是南城柳家的人,怪不得有如此大的手筆!”

“柳家在南城可是真正的頂流,據說他們家族門客眾多!”

“不錯,和普通富豪不同,柳家算是南城最為神秘的家族了。”

聽到眾人的言論,柳世輝不禁微微笑了起來。

很顯然,對於眾人的態度柳世輝頗為滿意。

而他的老仆也得意的掃向了四周。

“南城柳家”顏若雪低聲呢喃,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秦玉望向了老仆的方向,客氣的拱手道:“這位老先生,這株何首烏對我來說也很重要,所以抱歉。”

聽到此話,柳世輝的臉色極為不悅。

而老仆則是皺眉道:“年輕人,你可能不知道我們柳家在南城意味著什麼,我建議你多去瞭解瞭解。”

“而且柳家的麵子,不比這一株何首烏差。”老仆有幾分自豪的說道。

秦玉聞言,依然搖頭道:“抱歉,我對麵子不是很感興趣,所以我們還是公平競爭吧。”

聽到秦玉的話,柳世輝的臉色總算是冷了下來。

他緩緩地起身,轉頭望向了秦玉,冷聲說道:“小子,說話做事,最好考慮一下後果,在南城得罪柳家,可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

“多謝柳先生的提醒,我會注意的。”秦玉不卑不亢的說道。

隨後,他便坐了下來,不再理會柳世輝。

柳世輝握緊了拳頭,他深吸了一口氣,隱隱有幾分威脅的說道:“小子,希望你能安全的帶走這株何首烏。”

秦玉冇有再說話,但心裡卻隱隱有幾分擔憂。

他雖然冇聽說過柳家,但是從柳世輝身邊的老仆來看,柳家的能量絕對很強。

連一位隨從都是秦玉看不透的高手,足以見證柳家的實力。

“不用擔心。”顏若雪安慰道。

秦玉歎了口氣,他望向了顏若雪,問道:“你聽說過這個柳家嗎?”

顏若雪點了點頭,說道:“恩,在南城一帶頗有名氣,門客眾多,不容小覷。”

“年輕人,你還是把這株何首烏讓給柳世輝吧,否則的話後果不堪設想啊。”這時,秦玉旁邊一箇中年人提醒道。

“冇錯,就算你拍下來,也未必能帶走,還不如順水推舟,博個人情。”另外一人也提醒道。

秦玉點了點頭,客氣的說道:“多謝兩位的好意,但這何首烏對我來說很重要,所以我還是想試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