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哈哈哈哈!”曾極聞言,笑聲頓時更加狂妄。

那刺耳的聲音,震得秦玉耳朵生疼……

“鐵蛋,能讓他閉嘴麼?”秦玉蹙眉道。

鐵蛋有幾分陰冷的笑道:“當然,隻要你把身體給我,我馬上讓他閉嘴”

“好。”秦玉答應了一聲,爾後微微閉上了眼睛。

刹那之間,鐵蛋的神識占據了秦玉的軀體。

這一刻,“秦玉”整個人的氣質,都變得有些不一樣了。

他的嘴角掛著一抹陰森而又殘忍地笑容,舌頭時不時的天下嘴角,看上去像極了變態殺人魔。

不遠處的曾極還未搞清楚狀況,依然在瘋狂的大笑。

那刺耳的聲音,讓人難以忍受。

“嘭!”

就在這時,秦玉的身形陡然消失!

僅僅一息之間便來到了曾極的身前!

“恩?”曾極臉色一變,瞳孔中閃過了一絲惶恐!

“嘭!”

還不等曾極做出反應,鐵蛋的拳頭已經砸在了曾極的嘴巴上!

曾極的身體,頓時騰空而起!

他的下巴骨,更是直接被打了個粉碎!

看著他那飛入高空的身體,鐵蛋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哈哈哈哈!”

隨後,鐵蛋那放肆的大笑傳出。

“這就是活著的感覺爽啊”鐵蛋舔了舔嘴唇。

眾人看的目瞪口呆。

尤其是虞琴。

這還是自己認識的那個秦玉?怎麼就像變了個人一樣?

尤其是他那臉上邪魅的笑容,讓人感覺有幾分怪異與驚悚

“嘭!”

很快,曾極的身體掉在了地上。

他急忙從地上爬了起來,死死地瞪著麵前的鐵蛋。

“秦玉,你居然敢偷襲我!”曾極憤怒的大吼道。

鐵蛋咧開嘴,冷笑道:“偷襲你?你不過是個蛆蟲,我需要偷襲你?”

“蛆蟲?我是蛆蟲?!”曾極頓時大怒。

“秦玉,我看你是瘋了吧!上一次交手給你打出自信了是麼?”曾極冷著臉說道。

鐵蛋冇有理會曾極這句話,而是掃向了剩餘的幾位武聖。

“你們一起上吧”鐵蛋陰森森的說道。

曾極大喝道:“一起上,彆給他任何逃生的機會!”

三位武聖齊齊踏步而出!恐怖的威壓瞬間瀰漫!

“小子,你今天”

“嘭!”

還不等那武聖放完狠話,鐵蛋已經貼身而至,一記直拳徑直砸在了他的臉上。

他那本就醜陋的臉,瞬間爆開!

“你以為我會聽你廢話?”鐵蛋舔了舔嘴唇。

還不等眾人震驚,鐵蛋又做出了一個瘋狂的舉動。

他直接掏出了對方的元神,一口吞入了腹中。

所有人的臉色都極為難看!

尤其是曾極!他額頭的汗水不停地往下流!

“這小子怎麼就像變了個人?”曾極在心底狂吼!

連狠話都不讓說完便直接動手?!

“到你了。”鐵蛋看向了另外一位武聖。

那武聖倒退了兩步,緊張的看著麵前的鐵蛋,硬著頭皮說道:“我告訴你,我”

“嗖!”

又是一拳,直接穿透了他的胸膛!

“看來你不太瞭解我啊。”鐵蛋抬頭看著麵前的武聖,咧開嘴笑道。

“我這人做事就是這樣,乾淨利落,快準狠!所以才被成為第一殺神!明白了嗎?”鐵蛋細聲細語的說道。

而這看似“溫柔”的聲音,此刻在眾人的耳朵裡聽起來,卻像是催命符一般恐怖!

又是同樣的手段,眨眼便宰了兩位武聖!

鐵蛋不僅實力高超,做事更是乾淨利落,絲毫不拖泥帶水!

就連秦玉都對鐵蛋的印象有所改觀!

曾極臉色冰冷至極,他倒退了兩步,冷聲說道:“秦玉,我想我們可以談談。”

“談你爹!”

鐵蛋欺身而至,一腳便踹在了曾極的小腹上!

儘管曾極施展了護體術法,但還是被鐵蛋一腳踹飛了出去!

不等曾極起身,鐵蛋再次靠近。

他抓著曾極的頭髮,膝蓋彎起,狠狠地頂在了曾極的小腹上!

緊接著,鐵蛋雙手抓在一起,化作錘狀,狠狠地敲在了曾極的脊椎上!

“哢嚓!”

曾極的脊椎瞬間被打碎!身體狠狠地砸入了地麵!

鐵蛋蹲下了身子,他單手抓著曾極的頭髮,被他提了起來。

“你很牛啊。”鐵蛋伸手,一邊拍打著曾極的臉,一邊說道。

曾極張了張嘴,隻感覺有困難言。

這他媽怎麼像個小混混打架一樣?!

“給你個機會,交代遺言吧。”鐵蛋抓著曾極的頭髮說道。

“你可得珍惜這次機會,一般人冇有這個待遇。”

曾極張了張嘴,剛要說話。

這時鐵蛋卻擺手道:“你說話太慢了,還是趕緊去死吧。”

言罷,鐵蛋一腳便踩碎了曾極的腦袋。

一口氣斬了三位武聖,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剩下的那兩位武侯還妄圖逃跑,鐵蛋自然不會給他們機會。

隻見他踢起了腳下的一塊石頭,向著那兩人飛奔而去。

石頭彷彿蘊含著萬鈞之力,頃刻間取了二人的性命。

殺了這幾個人後,鐵蛋一臉舒爽的說道:“好久冇殺人了就是這種感覺!這種讓我迷戀的感覺!”

隨後,鐵蛋看向了不遠處的虞琴。

“秦玉,跟你商量個事兒唄?”鐵蛋笑嘻嘻的說道。

“啥事兒?”秦玉問道。

鐵蛋舔了舔嘴唇,說道:“我看這個虞琴對你挺有意思啊,反正你也不喜歡她,不如我幫幫你吧?”

“幫幫我?什麼意思?”秦玉有些不解的說道。

鐵蛋笑眯眯的說道:“當然是睡了她!你恐怕不知道吧,除了第一殺手之外,我還有個身份,為第一色魔!”

“嘿嘿我相信藉著你這幅身體,她是不會拒絕我的”

說完,鐵蛋便用秦玉的軀體,一臉色笑的向著虞琴走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