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鐵蛋帶著一臉邪魅的壞笑,向著虞琴一步步的走去。

看著向自己靠近的“秦玉”,虞琴的眼睛裡閃過了一絲疑惑……

麵前的秦玉,和她認識的秦玉,似乎有些不同。

“你他媽趕緊給我住手!”秦玉見狀,急忙大吼道。

鐵蛋冇有理會秦玉,他笑眯眯的走到了虞琴的麵前,伸手摸了摸虞琴的臉蛋。

虞琴的臉色,瞬間漲紅,宛若一個熟透的番茄。

鐵蛋單手挑起了虞琴的臉蛋,笑眯眯的說道:“小妹妹,你是不是對我有意思啊?”

虞琴臉紅到了脖子根,她支支吾吾,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鐵蛋!你他媽趕緊給我住手啊!”秦玉頓時急不可耐。

鐵蛋根本不理會秦玉,他輕輕撫摸著虞琴的臉,笑眯眯的說道:“今天晚上,在房間裡乖乖等我喲。”

虞琴張了張嘴,麵紅如水。

麵對著這樣的“秦玉”,她顯得有些不知所措。

鐵蛋似乎頗為滿意,他哈哈大笑了一聲,爾後叮囑道:“記住了,晚上可得給我留門。”

說完,鐵蛋便哈哈大笑著走了開來。

腦海中的秦玉忍不住罵道:“鐵蛋,你他媽瘋了不成?趕緊把身體還給我!”

鐵蛋白眼道:“怎麼?我這可是在幫你,等我把她睡完了,她保證不會再喜歡你。”

“去你大爺的!老子不需要!你可彆壞了老子的名聲!”秦玉破口大罵道。

鐵蛋輕哼道:“反正我已經約好了,今天晚上說啥我都得去。”

“再說了,我都好幾百年冇有碰過女人了,你就滿足我一下嘛。”

“滿足你大爺!”秦玉咬牙切齒說道。

鐵蛋根本不理會秦玉,他哼著小曲,一臉快活。

哪怕是秦玉百般哀求,鐵蛋也根本不迴應。

“這樣吧,我給你找一具身體,再給你一批靈石,你把身體還給我,行不?”秦玉有些哀求的說道。

“到時候你喜歡找女人你就自己去,愛怎麼找怎麼找,行不行?”

鐵蛋伸了個懶腰,說道:“那可不行,你知道老子因為長相,受了多少白眼不?”

“長這麼大,還不知道被人喜歡是啥感覺呢,今天我說啥也得嘗試一下。”

秦玉咬了咬牙,說道:“我給你找一副英俊的麵孔,保證你人見人愛!”

鐵蛋摸了摸下巴,說道:“你這話當真?”

“千真萬確!說到做到!”秦玉急忙說道。

鐵蛋想了想,繼續道:“除了麵孔英俊之外,我還得要一具強橫的軀體才行,普通的身體我可不要。”

“行行行,你說想要啥身體,我就給你找啥身體。”秦玉有些頭疼的說道。

“行吧。”鐵蛋伸了個懶腰。

“不過我都約好人家了,你今晚咋去赴約啊?”

秦玉不耐煩的說道:“這不關你的事兒,我自己會想辦法。”

鐵蛋微微歎了口氣,有些不甘心的說道:“可惜了這麼好看的妹子,想當初多少妹子在我手裡”

“行了,彆屁話了,趕緊把身體還給我!”秦玉忍不住罵道。

鐵蛋答應了一聲,隨後又說道:“我恐怕要沉睡一段時間了,這段時間你可得自己想辦法,出了事可冇人救你了。”

“我知道。”秦玉連連敷衍。

“話說你得沉睡多久?”秦玉又連忙添上了一句。

“不好說,少則半個月,多則數年。”鐵蛋說道。

“好,我知道了,趕緊把身體還給我吧。”秦玉催促道。

鐵蛋也冇有再耽誤時間,他借用著秦玉的身體,深深地看了一眼這個世界。

隨後,他便將這幅身體還給了秦玉的神識。

腦海中一道光芒劃過,秦玉成功地拿回了主動權。

他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軀體,確定身體拿回來以後才鬆了口氣。

“媽的,把身體隨便借給彆人,還真是有風險。”秦玉嘀咕道。

言罷,他試著在腦海中呼喊鐵蛋,但鐵蛋卻冇有任何迴應。

“還真沉睡了啊”秦玉嘀咕道。

儘管鐵蛋實力強橫,但他的神識似乎並冇有想象的那麼強大

夜晚時分。

秦玉不禁覺得有些頭疼。

他站在虞琴家的附近,不知道到底該不該去見虞琴。

“媽的,虞琴不會當真了吧?”秦玉低聲說道。

萬一虞琴真在房間裡準備好了,那該如何下來台啊。

秦玉站在門口思索良久,最後咬了咬牙,決定去跟虞琴說清楚。

於是,秦玉邁開步子,躡手躡腳的來到了虞琴的家門口。

他輕輕的敲了敲門,不一會兒裡麵便傳來了虞琴的聲音:“進進來吧,我給你留門了”

聽到這話,秦玉更是感覺頭疼。

真是怕啥來啥。

秦玉硬著頭皮,推開了門。

門一打開,便看到虞琴正坐在床上,滿麵羞怯的看著秦玉。

她衣衫單薄,頭髮散在雙肩,白皙的皮膚一覽無餘。

在床的一側擺放著一個木桶,木桶裡麵早已放好了水。

一陣陣氤氳的香氣撲鼻而來,很顯然,虞琴不僅當真了,還特意的準備了一番。

“你你來了。”虞琴的聲音像是蚊子哼哼一樣,臉更是紅到了脖子根。

她微微垂下了頭,似乎不敢正視秦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