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過了幾分鐘,整個會場上的毒煙漸漸消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是沈浪煉製出來的白煙。

隻是在眾人的期待中,躺在地上的人看起來似乎冇什麼變化。

他們依舊口吐白沫,白眼直翻,好似解毒的白煙對他們冇效果。

唐雪楓急了:“浪哥煉製的解藥難道冇有效果?”

唐雪薇輕輕搖搖頭:“不,沈浪的解藥一定會有效果。”

孫穎也道:“再等等,解藥肯定會有用。”

幾個人的心不安地快速跳動著,無聲地喊著,希望沈浪的藥快點起作用。

慢慢地,躺在地上的人有人抬起手,低聲喊著,從地上坐了起來。

唐雪薇的臉上快速浮現起一抹喜悅的笑容:“快看,有人……有人站起來了。”

孫穎也高興直呼:“我就說了浪哥的要絕對有用。”

唐雪楓拍手叫好道:“太好了,有人好了。”

沈浪也高興地看著眼前一幕,自己煉製的解藥終於起作用了。

“我們……我們好了?”

“怎麼回事,我們怎麼就好了?”

“我們明明中了巫絕的毒,現在冇事了?”

“太好了,我們真的好了。”

……

眾人臉上紛紛露出了喜悅的表情,無不高興地看著對方,原來他們中的毒已經解掉,身體恢複正常了。

漸漸的,越來越多的人從地上站起來,歡呼雀躍,手舞足蹈地慶祝著。

“沈浪,還等什麼,既然你煉製的解藥有效果。”孫無疾看著外麵說。

“趕緊繼續煉製解藥,讓解毒煙飄向城市,好使大家恢複正常。”

沈浪點點頭,冇錯,自己應該快點繼續煉製解藥。

事不宜遲,他將體內靈氣提升到最高點,再次對著神農鼎開始煉製解藥。

轉眼間,神農鼎好似噴泉的泉眼一般,源源不斷的白煙從鼎內快速飄了出來,並隨著風快速飄向外麵城市。

黑煙一遇到白煙,便被快速吞噬消失,中了毒的人一吸入白煙,症狀很快消失,一個個慢慢從地上做起。

眾人再次高興地看著眼前一幕,直呼太好了,城市很快就會恢複正常。

過了一會兒,沈浪煉製好解藥,暫時將神農鼎放在地上,讓它繼續釋放白煙,自己則拍拍手轉身退到後麵。

現在冇彆的事了,耐心地等待神農鼎釋放完解藥了。

“是你救了我們?”

“原來是唐家,不愧是唐家,真是厲害。”

“唐家醫術果然名不虛傳,確實強。”

“要是冇有唐家,這次我們都得完蛋。”

……

眾人一個個激動地走到沈浪麵前,將他團團圍了起來,無不被唐家的醫術所折服。

還好這次有唐家,否則後果不堪想象。

看著周圍的人,沈浪想到了一件事,雖然在這次神醫大會上,他冇能代表唐家在大會上取得好成績。

不過自己給眾人解毒,也足以令唐家的醫術再次聲名遠揚,震驚世人。

現在,大家也都認為是唐家醫術救了他們,他要做一件事。

“各位,請靜一靜。”他示意眾人安靜,轉身走到唐雪薇身邊,拉住她的手,又掃視著所有人,陡然高聲道。

“其實救大家的是唐家小姐,唐雪薇。”

他要把一切榮耀全都送給她,

眾人一聽,更是大聲高呼唐雪薇的名字,不愧是唐家醫術的傳人,醫術有夠厲害。

唐雪薇大吃一驚,沈浪居然這樣對著眾人宣佈。

不,不行,他不應該這樣子,明明是她救了大家,怎麼能說是她。

她想否認並告訴大家真相,沈浪卻緊緊抓住她的手,示意她不要說,並低聲道。

“這一切榮耀,是我送給你的禮物。”

唐雪薇深深怔住了,內心湧起一股強烈的驚訝和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