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天天剛亮,陳大計已經帶著張九手五人,走在回家的小路上。

這可不是陳大計社交牛逼症發作,非要把人請家裡來。

而是乞百家算出跟著眼前的“半彪子”,會有機緣。

因此主動請求登門道謝。

一路上,乞百家最擔心的就是張尚燈。

這小子本事不大,卻是狂的冇邊。

生怕他說錯話,激怒了此地主人,到時候機緣變殺機。

因此一直在暗暗叮囑。

張尚燈始終麵色陰沉、不言不語,也不知道聽進去冇有。

還時不時的暗暗怒視常八爺,眼中滿是恨意。

咱八爺向來對危險十分警覺,早就察覺到張尚燈對自己有不好的想法。

但奈何實在理虧,畢竟剛把人家胯骨軸子撞稀碎,現在還冇賠錢呢,隻能暫時默默忍著。

哎,回頭得問問小癟犢子,他總說的保險究竟是啥玩意兒,也不知道給不給大長蟲上......

就在常八爺吃一塹長一智,準備未雨綢繆的時候,一大群人已經到了小院門口。

正好遇到同樣趕來的張超。

看著五具銅屍和張超母子,可把陳大計高興壞了。

“超兒啊,你咋來啦?”Μ.5八160.cǒm

“這一大票人都是你家親戚啊?!”

陳大計不識貨,不認得大名鼎鼎的銅屍,但是張九手熟啊。

畢竟他可是搬山道人!

眼見對麵彷彿神經病一般的少年......精神小夥,居然一次駕馭五個,心中不禁對聾婆婆一家更加敬畏。

要知道以張九手的道行,在墓裡遇到一隻銅屍都死定了!

他把自己知道的偷偷告訴其他人後,果然每個人臉上立即凝重三分。

唯有苗家姐弟望向小院大門一愣,似乎感應到了什麼。

隨後麵露疑惑、驚訝、惶恐不安。

姐弟倆對望一眼,悄悄的深深點頭,極力壓製自己內心情緒。

張超見到陳大計,就像被欺負的小弟遇到自己大哥,滿臉的委屈、大聲嚷道。

“陳老大,我讓大胖和尚給揍啦!”

“你得給我做主啊!”

陳大計聞言一愣,隨後滿臉不解的問道。

“大胖和尚?咱這片兒還有比空禪大爺還胖的和尚麼?”

眾人:“......”

黑羽淡淡睜眼,望向自己窩的目光滿是憐憫。

就在這時,小院的門緩緩打開,胡菲兒宛若仙子,俏然而立。

“諸位客人裡麵請,我家奶奶已經等你們好一會兒了。”

“哎呀,奶奶咋知道我帶且回來的。”

陳大計帶頭走進院子,果然見到聾婆婆坐在石桌前,笑嗬嗬的看著所有人。

但是看到苗家姐弟時,衣袖忽然顫動、眼神明顯一變,不過立即恢複正常。

華九難則是站在聾婆婆身後,常懷遠、灰老六分列兩側。

“奶奶我回來啦!”

陳大計三蹦兩跳跑到聾婆婆身後,伸出臟兮兮的雙手給老人家按摩肩膀。

“奶奶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些人......”

不等陳大計說完,華九難開口輕聲打斷。

“大計不用介紹。”

“昨晚八爺你們出門的時候,灰家子侄就已經通知六哥。”

“六哥他暗中保護你們一夜,直到黃巢退走他纔回來。”

華九難邊說,邊請所有人坐下。

尤其是對張超娘尤為客氣,直接扶著她走進後屋,由大計娘她們陪著。

陳大計雖然心大,但當得知灰老六暗中保護自己一晚上,還是有些感動。

連忙給張九手等人介紹。

“這個是我六哥!”

“咱跟你們說,他可厲害了,那真是被窩裡放屁——能聞(文)能捂(武)......”

不等陳大計說完,忽然一捧腥臭的黑土直接灌進他嘴裡。

剛想往外吐,灰老六又輕輕在他背上一拍。

結果一點冇浪費,全都給嚥進去了。

“嘔......六哥......嘔......”

“六哥咱不是說好了少灌點麼,你咋又給我塞進去這麼一大把!”

“完犢子了,還得拉稀好幾天......”

隨著道行的越發高深,灰老六的性格也逐漸返璞歸真。

他一臉笑意的對乞百家等人說道。

“諸位隨意就好,我和小癟犢子鬨習慣了。”

向來沉穩的華九難,見此情景無奈搖頭一笑,開口介紹。

“這位是常懷遠常大哥,也是當代常家家主。”

常懷遠笑著朝眾人點頭,雖不言語,但也儘顯風流氣度。

張九手等人聽聞灰老六、常懷遠是北國出馬仙兩大家主,可是一點不敢怠慢,紛紛躬身行禮。

這樣一來,還是原地站著、一臉傲氣的張尚燈就顯的格外突兀。

幸虧常懷遠二人大度,隻是微笑也不生氣。

就在這時,聾婆婆在胡菲兒和蟾如玉的攙扶下緩緩起身。

“老婆子年紀大了,就少陪各位一會兒。”

“你們喝喝茶、嘮會兒嗑,一會兒就吃早飯了。”

說到這裡,聾婆婆稍稍停頓,笑嗬嗬的對苗家姐弟說道。

“不知道為啥,咱們雖然是第一次見,但老婆子看著你們感覺就親。”

“來屋裡咱們嘮嘮。”

本就心中有事的姐弟二人,頓時臉色大變。

但此時“人為刀俎我為魚肉”,也不敢開口拒絕。

仡徠阿花強裝笑顏:“您老人家喜歡我和弟弟,是我們的榮幸。”

“我這就扶著您老進屋。”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為你提供最快的屍生子,鬼抬棺更新,第397章

能文能武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