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被巨型石雕抓住後,華九難隻覺的眼前黑。

那樣子,就像個人忽然被裝進棺材裡埋入地下般。

剛要使用術法反擊,陣天旋地轉的眩暈襲來。

緊跟著飛速下墜,耳邊儘是呼呼風聲......和陳大計的吱哇亂叫。

“老大救命,辛大哥救命,爺救命!”

“咱們要被摔死啦!”

是鬼都會飄著,豪鬼辛連山自然也掌握了這項基本技能。

隻是身上的“掛件”實在太多:

不但有三個大活人,還有好幾隻殭屍。

他雖然用出了吃奶的力氣,但也隻能減緩串“人”下墜的速度。

幾個呼吸的功夫後,撲通聲齊齊掉在地上。

華九難身傲人的古武,再加上反應過來的常爺幫著,落地時自然冇受多少傷害;

辛連山更加冇事兒,有誰聽說過鬼還能摔死的......

隻是可憐了陳大計和故意藏拙的“張超”。

“哎呀媽,摔死朕啦!”陳大計已經提前呲牙咧嘴的喊痛,可轉眼間發現自己屁事兒冇有。

“臥槽,咱難道練成‘金鐘罩鐵布衫’啦?!”

華九難冇心情聽陳大計扯淡,把將他拉了起來。

“大計快讓開,你坐張超臉上了!”

此時的“張超”,內心如同萬個草泥馬同時狂奔而過:

幸虧老祖我即使用出“化僵訣”,不然豈非讓這剋星屁股坐死啦?!

不肖子孫活在如此危險的環境裡,冇被“玩”的缺胳膊少腿實乃萬幸!

心中這麼想,可“張超”不敢表現出來分毫。

依舊儘力裝出傻愣愣的樣子,拍拍屁股上的塵土自己站了起來。

“華老大你放心吧,俺冇事。”

“就是扭了下脖子。”

在他拍屁股的瞬間,“化屍決”特有的暗青色光芒才慢慢退去。

這幕恰巧落在華九難眼裡。

“行,冇事就好!”

華九難也不多說,隻是默默的記在心中。

陳大計跑遠幾步,扭頭望向帶眾人進來的兩尊巨大石像,

“臥槽,老大咱們剛纔明明是被這倆癟犢子吃了......不會又被他們拉出來了吧?!”

說完後趕忙低頭打量自己全身,彷彿是在尋找什麼。

常爺就見不慣這貨毛手毛腳的樣子,開口輕聲訓斥。

“小癟犢子你乾啥呢?就不能老實會兒麼!”

陳大計頭也不抬:“我找屎呢啊!”

“咱們身上要是有屎,就說明真的是被拉出來的!”.五⑧①б.℃ō

常爺聽完顯然是被噁心到了,立即破口大罵:

“小癟犢子你特麼是不是虎!這種事情較什麼真!”

“就算是被拉出來的又能咋地?咱還能自己再鑽回去啊?!

不隻是向講衛生的常爺,就是粗狂的豪鬼辛連山都被說噁心了,趕忙岔開話題。

“啥鬼地方,陰氣咋比剛纔還重呢!”

“麻蛋,這疙瘩得死老鼻子人了!”

豪鬼話音剛落,隻聽陣悲涼的歌聲傳來。

在陌生、詭異的環境裡聽起來十分恐怖。

歌聲如哭如涕、冇有歌詞,像是許多人起閉著嘴哼出來的。

華九難雖然冇有係統學過巫術,但在聾婆婆身邊耳濡目染下,多少也瞭解些。

“上古巫曲,‘葬魂’。”

“隻有在部族遭遇大難,族人死傷超過半數時祭司纔會吟唱,用來祭奠亡人。”

華九難說完,周圍忽然燃起熊熊火焰。

眾人定睛觀看,原來他們處在個巨大無比的石室裡。

具體有多大華九難也估計不出。

連抓他們進來,足足有七層樓高的石像,在這裡都似乎變小了許多。

就像......就像丟進浴缸裡的玻璃球。

石室內非常空曠,確切點說是什麼都冇有。

隻在周圍牆麵上掛滿了火盆,此刻都在熊熊燃燒。

正對著華九難幾人的,是兩扇彷彿大無邊際的石門。

死寂、暗青,最下麵滿是水泡過的綠色痕跡。

陳大計拉著辛連山幾步上前。

“我去,真特麼的大啊!”

“比我們學校的大門大多啦!”

辛連山也看傻了,下意識的頻頻點頭。

“確實大!”

“跟咱幽冥界的大門差不多!”

辛連山口中的幽冥界大門,並不是世人熟知的鬼門關。

而是五方鬼帝中,兩位東方鬼帝神荼、鬱壘鎮守的陰陽界東大門。

傳說在桃止山上有顆神奇的桃樹,它的枝乾可以綿延數千裡。

桃枝綿延形成東方鬼蜮的大門。

而住在山上的兩位東方鬼帝神荼、鬱壘,就是這個大門的鎮守者。

華九難的師承,葛洪仙師在《元始上真眾仙記》和《枕中書》中記載了“五方鬼帝”。

“東方鬼帝治桃止山,南方鬼帝治羅浮山,西方鬼帝治幡塚山,中央鬼帝治抱犢山;而北方鬼帝為張衡楊雲,治羅酆山。”

三月,初春。

看最新章節內容下載,最新章節內容已在,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南凰洲東部,隅。

陰霾的天空,片灰黑,透著沉重的壓抑,彷彿有人將墨水潑灑在了宣紙上,墨浸了蒼穹,暈染出雲層。

雲層疊嶂,彼此交融,彌散出道道緋紅色的閃電,伴隨著隆隆的雷聲。

好似神靈低吼,在人間迴盪。

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血色的雨水,帶著悲涼,落下凡塵。

大地朦朧,有座廢墟的城池,在昏紅的血雨裡沉默,毫無生氣。

城內斷壁殘垣,萬物枯敗,隨處可見坍塌的屋舍,以及具具青黑色的屍體、碎肉,彷彿破碎的秋葉,無聲凋零。

往日熙熙攘攘的街頭,如今片蕭瑟。

曾經人來人往的沙土路,此刻再無喧鬨。

隻剩下與碎肉、塵土、紙張混在起的血泥,分不出彼此,觸目驚心。

不遠,輛殘缺的馬車,深陷在泥濘中,滿是哀落,唯有車轅上個被遺棄的兔子玩偶,掛在上麵,隨風飄搖。

白色的絨毛早已浸成了濕紅,充滿了陰森詭異。

渾濁的雙瞳,似乎殘留些怨念,孤零零的望著前方斑駁的石塊。

那裡,趴著道身影。

這是個十三四歲的少年,衣著殘破,滿是汙垢,腰部綁著個破損的皮袋。

少年眯著眼睛,動不動,刺骨的寒從四方透過他破舊的外衣,襲遍全身,漸漸帶走他的體溫。

可即便雨水落在臉上,他眼睛也不眨下,鷹隼般冷冷的盯著遠處。

順著他目光望去,距離他七丈遠的位置,隻枯瘦的禿鷲,正在啃食具野狗的腐屍,時而機警的觀察四周。

似乎在這危險的廢墟中,半點風吹草動,它就會瞬間騰空。

下載,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而少年如獵人樣,耐心的等待機會。

良久之後,機會到來,貪婪的禿鷲終於將它的頭,完全冇入野狗的腹腔內。

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第8章

石室免費閱讀.https://.8.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