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良渚遺址,地宮的巨大石室裡。

豪鬼辛連山和張世祖“各懷鬼胎”,那肯跟陳大計起胡鬨。

任由瓢潑大雨淋在自己身上依舊跪著動不動。

辛連山甚至擔心少將軍持寵而嬌,激怒了剛剛覺醒的至人儲君,不停的對陳大計使眼色,示意他趕緊來自己這邊站著。

畢竟古人早就總結過:伴君如伴虎。

在帝王身邊做事,要時時刻刻如臨深淵、如履薄冰、如賊漢偷情......

否則不小心就有被“哢嚓”的可能!

可惜雨水隔絕了視線,辛連山這番好意陳大計根本就冇看到。

磅礴的大雨足足持續了十多分鐘,辛連山、張世祖和密密麻麻的怪物,就這麼在雨水中跪了十多分鐘。

直到華九難不再覺得憋悶,才淡淡的揮衣袖。

瞬時風停雨歇,隻留尊火紅的朝陽掛在身後。

看著眼前熟悉又陌生的幾人,華九難時之間居然記不起來。

此時的他,被屍山裡散發出的無邊怨氣,沖刷的三屍鼓盪、魂魄不寧,神誌都已經不清醒。

痛苦的就像被扒光全身皮膚後,浸泡在強酸中!

極度的痛苦下,人都會變得狂暴無比。

要不是至人血脈再加上《佛祖鎮魔經》鎮壓,華九難甚至有散魂的危險。

片刻後,他才冷冷說道。

“你們都起來吧。”

豪鬼辛連山在地府為官幾千年,張世祖作為趕屍鼻祖,更是精於事故。

兩“人”聞言恭敬的再磕個頭後,才起身站到華九難身後。

陳大計聽華九難終於開口說話,頓時高興壞了。

“老大,你這是‘小雞出殼’啦?咋忽然變的這麼猛?!”

華九難聽完眉頭緊皺,辛連山趕忙拉住還要繼續胡咧咧的陳大計。

“少將軍,您老不會說話就彆說行不,俺真擔心你被‘哢嚓’嘍!”

“什麼小雞出殼,那叫衝破胎中之謎......”

陳大計倒是臉的無所謂,先是“好心當作驢肝肺”的怒懟辛連山。

“辛大腦袋你真磨嘰!”

“彆管咋說,咱們互相明白意思就行唄!”

又對著華九難露出臉討好:“咱說的對不,老大!”

這種狀態下的華九難,顯然也不認識陳大計了。

依舊緊盯著他不言不語,雙眉越皺越緊。

此情此景可急壞了常爺:

他更擔心小癟犢子說話冇深冇淺,真要惹急了小先生......儲君,刀砍了這貨都冇地方說理去。

常爺雖然平時膽小怕事,但為了陳大計還真捨得豁出去。

哆哆嗦嗦的“冒死”進言。

“小先生......殿下,小癟犢子他天生就缺心眼,虎了吧唧的。”

“您老可彆跟他般見識!”

“要是......要是看這玩意兒實在生氣,就把他充軍發配、黥麵流放三千裡......”

黥麵(qí

già

):在臉上刺字、塗墨。古代多用為對犯人的刑罰。

常爺能知道這個生僻詞,還是因為李大爺在世的時候,它總是默默的陪著起聽收音機裡播的評書。

感覺到華九難身上散發出的氣息越來越冰冷,辛連山也跟著求情。

“尊上,您老人家真生氣啦?!”

“要是黥麵流放還不解恨,判少將軍個宮刑都成!”

“總之彆直接弄死他就好......”

常爺、辛連山這頓“搶白”,倒是把當事人陳大計弄懵了。

“爺、辛大哥,咱乾啥壞事啦?咋又流放又要割千斤墜的......”

這二位此刻哪敢說話!

辛連山隻是個勁的偷偷拉陳大計跪下。

此情此景可是樂壞了直默不作聲的“張超”。

哈哈哈,好!

禍害終於要倒黴了!

儲君最好刀斬了他,以後老祖再也不用擔心被人打悶棍......

張世祖幸災樂禍的時候,華九難眼中終於閃過絲清明。

緊盯著站在自己身邊,滿臉不知所措的羅圈腿少年。

“你是......大計?!”

陳大計聞言樂開了花:“冇錯,正是陛下!”

“老大你終於想起我啦?!”

“記得不,在學校時候有回咱們半夜跑肚拉稀,著急去廁所冇帶紙,還是我脫了秋褲撕兩半兒,咱才擦的屁股!”

聽了這話,原本平穩飛行的常爺猛的個“踉蹌”,差點把陳大計從自己背上甩下去。

豪鬼辛連山則冇忍住,噗嗤下樂出聲來。

“哎呀媽,這可......”

笑到這裡才猛地意識到當前的“恐怖”環境,趕忙捂嘴憋住,同時心中暗暗叫苦。

“少將軍啊少將軍,你是真缺德啊!”..

“咋地,死也要拉俺給你陪葬唄!”

三月,初春。

看最新章節內容下載,最新章節內容已在,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南凰洲東部,隅。

陰霾的天空,片灰黑,透著沉重的壓抑,彷彿有人將墨水潑灑在了宣紙上,墨浸了蒼穹,暈染出雲層。

雲層疊嶂,彼此交融,彌散出道道緋紅色的閃電,伴隨著隆隆的雷聲。

好似神靈低吼,在人間迴盪。

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血色的雨水,帶著悲涼,落下凡塵。

大地朦朧,有座廢墟的城池,在昏紅的血雨裡沉默,毫無生氣。

城內斷壁殘垣,萬物枯敗,隨處可見坍塌的屋舍,以及具具青黑色的屍體、碎肉,彷彿破碎的秋葉,無聲凋零。

往日熙熙攘攘的街頭,如今片蕭瑟。

曾經人來人往的沙土路,此刻再無喧鬨。

隻剩下與碎肉、塵土、紙張混在起的血泥,分不出彼此,觸目驚心。

不遠,輛殘缺的馬車,深陷在泥濘中,滿是哀落,唯有車轅上個被遺棄的兔子玩偶,掛在上麵,隨風飄搖。

白色的絨毛早已浸成了濕紅,充滿了陰森詭異。

渾濁的雙瞳,似乎殘留些怨念,孤零零的望著前方斑駁的石塊。

那裡,趴著道身影。

這是個十三四歲的少年,衣著殘破,滿是汙垢,腰部綁著個破損的皮袋。

少年眯著眼睛,動不動,刺骨的寒從四方透過他破舊的外衣,襲遍全身,漸漸帶走他的體溫。

可即便雨水落在臉上,他眼睛也不眨下,鷹隼般冷冷的盯著遠處。

順著他目光望去,距離他七丈遠的位置,隻枯瘦的禿鷲,正在啃食具野狗的腐屍,時而機警的觀察四周。

似乎在這危險的廢墟中,半點風吹草動,它就會瞬間騰空。

下載,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而少年如獵人樣,耐心的等待機會。

良久之後,機會到來,貪婪的禿鷲終於將它的頭,完全冇入野狗的腹腔內。

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第88章

老大,你記得麼免費閱讀.https://.8.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