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就因為憋屈而內傷複發的常懷遠聞言,頓時再也控製不住,哇的一聲吐出大口鮮血!

“妖道,你欺我太甚!!!”

灰老六更是二話不說,咆哮一聲化作一道灰光徑直朝著無名道觀狂奔而去。

“來來來,不就是玩兒命麼誰怕誰?!”

“今天灰老六我必須弄死你個癟犢子!!!”

灰老六的舉動,也激起了黃佐心中久違的豪情。

稍一猶豫立即緊隨其後。

“去他大爺的!老頭子我也跟你拚了!”

常家二爺、五爺見此,本就怒火中燒的他們終於再也壓抑不住,同時雙目赤紅的看向常懷遠。

“大哥,我們!!!”

常懷遠久經戰陣,曾陪著武穆大將軍征戰大小百餘仗從未缺席,自然要比彆人冷靜。

怎能不知道這是仇敵擔心自己等人不戰而退,而用出的激將法。

強忍內心肝膽俱裂的痛苦,剛想阻止情緒激動的眾人,卻被空中一聲驚叫打斷。

安卓、ios版本請訪問官網https://www.biqugeapp.co下載最新版本。如瀏覽器禁止訪問,請換其他瀏覽器試試;如有異常請郵件反饋。

“哎呀臥槽,下麵的人快讓讓,計爺我特麼打不開降落傘啦!”

常八爺驚恐的聲音緊隨其後。

“小小癟犢子八爺我又被你坑慘啦!”

“你想跳就自己跳唄,非抓著我不放乾啥!”

“這地方是咋地了,為啥咱想變大體格子都做不到!”

陳大計抓著常八爺落下來的方位,正是砸向狂奔而出的黃佐。

這位老仙家怎麼也冇想到:北國寒冷的夜裡,居然會天降“大活人”。

而且還是直奔自己腦門來的。

稍一愣神後才終於反應過來,這不是自家熏天丸最大的客戶麼!?

“龜丞相少將軍?!”

本著顧客就是上帝的原則,黃佐立即伸手去接。

“少將軍你彆急,老頭子我來啦!”

他也不想想重力加上衝擊力,自己倉促之間又冇用出法力,怎麼能承受得住。

這真是耗子給貓當三陪——隻顧著賺錢,命都不要了!

其實要隻有一身龜殼的陳大計和筷子長短的常八爺,以黃佐千年的修為,還不至於太慘。

可悲劇的是,他倆上麵還有一個急速下墜,拚命拉著自己齊屁小短裙防止走光的話癆繭。

於是悲劇發生了

黃佐、陳大計同時慘撥出聲:“啊!”

常八爺叫的最大聲:“哎呀媽,小癟犢子你又乾我七寸上啦!”

話癆繭:“啊咋不疼呢”

陳大計氣的對自己新收的小弟破口大罵。

“小繭你疼個屁啊!”

“快點挪挪屁股,你砸黃老神仙臉上啦!”

眾人這才反應過來,七手八腳的上前救人。

其實主要是就被壓在最下麵的黃佐,還有被砸到七寸的常八爺。

陳大計跟巨人繭壓根就屁事冇有!

一個龜殼護體,一個無教之體再加上下麵有人肉墊子

一陣手忙腳亂後,才見華九難帶著趙飛、“張超”從空中一步一步走了下來。

那樣子就像我們正常人下樓梯時的樣子。

安卓、ios版本請訪問官網https://www.biqugeapp.co下載最新版本。如瀏覽器禁止訪問,請換其他瀏覽器試試;如有異常請郵件反饋。

正是至人君王一脈獨有的秘術:踏天!

華九難的出現,瞬間就讓所有人心裡有了主心骨。

以小先生的身份和智慧,任何困難在他麵前都能迎刃而解!

先確認跳傘失誤的陳大計二人一長蟲都冇事兒後,眾人才相互見禮。

看著嘴角依舊掛著點點血跡的常懷遠,華九難沉聲說道。

“常大哥,我們回來的稍晚,您受委屈了!”

常懷遠內心激動:這就好像我們在最絕望的時候,有朋友不畏生死不遠萬裡趕來幫助。

心情激動之下,再次一陣劇烈的咳嗽。

華九難見狀趕忙取出兩顆丹藥給常懷遠吃了下去。

“常大哥您先調理龍虎,一切事情咱們稍後再說!”

常懷遠聞言深吸口氣,輕輕點頭後放心的閉目打坐調息。

灰老六見此,一邊給黃佐拍背順氣,一邊把這裡剛剛發生的事情儘數講了出來。

最後雙目赤紅著說道。

“一切還請小先生做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