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啊!”

葉守道雙拳緊握,仰天長嘯。

這一刻,他終於明白過來,自己被耍了。

唐凡趁他人在春河,去他的後院來了個釜底抽薪!

修真聯盟江北分部,兩次慘遭血洗,他葉守道難逃乾係。

他還在江北分部安插了不少葉家人,那可是他的嫡係部隊。

如此一來,他在修真聯盟及家族內的地位將受到嚴重衝擊!

葉守道一想到此事造成的嚴重後果,氣血翻湧,一身修為爆發,雙眼也變成了血紅色。

他現在所能彌補的,便是殺死眼前之人,再去滅掉唐凡。

否則,他的前途毀了!

“葉唐,我現在就要挑戰你!”

葉守道殺氣爆棚,其威壓之強,超過了以往太多太多。

葉家麒麟子,自然隱藏極深。

唐凡剛要說話,手機傳出了動靜,打來電話的是劉世興。

“兄弟,大鵬剛傳來訊息,林老親自帶隊到了春河,正在趕往死人穀方向!”

“我明白了!”

唐凡看向葉守道微微一笑,心想難道林老就是葉守道最後的依仗麼?

葉守道不知道唐凡從電話裡聽到了什麼,隻知道他接到電話以後,臉上的信心更濃了。

“葉唐,你敢不敢與我一戰!”

葉守道發出怒吼,體內傳出砰砰的響聲,散發出一股令唐凡極為熟悉的氣息……

“雷霆本源!”

唐凡目光一縮,葉守道這裡的隱藏,超乎了他的想象。

表麵上看,葉守道的修為頂多維持在結丹後期,可是他與唐凡一樣,也可以越級殺人!

難怪被稱為葉家麒麟子,此人留著將是大敵,一定要滅掉他!

葉守道的強悍刺激了唐凡,升起了他戰鬥的**。

不過,唐凡並冇有馬上答應葉守道。

唐凡看向四大宗門的弟子,無比霸氣地問道:“你們,可有強過他的人?”

他們相互看了一眼,冇有人敢說話。

如果步君笑在這裡,或許還有勇氣。

但是他們,自認不是葉守道的對手。

四大宗門內的天驕雖有不少,但來到現場的並不是全部。

“你們,誰還敢挑戰我?”

唐凡的聲音更高,氣勢更盛,全身殺氣如同烏雲一般壓在眾人的心頭。

他們再次沉默,唐凡昨天的殺戮已經深深地震撼到了他們。

“很好,你們都很聰明……”

“那麼,你我將是此地的最後一戰!”

“修真聯盟少主的位子,是我師兄唐凡的!”

唐凡抬手一指葉守道,全身雷霆瀰漫,散發出了比葉守道更為純粹的雷霆本源。

葉守道感應到了唐凡身上的雷霆氣息,問道:“你從哪兒學來的雷屬性功法?”

“你去問閻王吧!”

“不需要了!”

葉守道飛身而起,朝著虛無拍出一掌。

“天雷神掌!”

“轟隆!”

天空中浮現出無數道雷霆,最終彙聚成一枚金光手印,朝著唐凡按了下來。

“如果你隻有這點本事,那就死定了!”

唐凡咆哮著對著那手印打出了一拳。

“九轉神罡拳!”

“轟轟轟……”

一拳出,蒼穹撼動!

金色的拳影瞬間擴大,除了雷霆的氣息,還包含了其它幾種攻擊屬性。

兩人之間已經不需要試探,上來便是決鬥。

“他靠什麼吸收瞭如此純粹的雷霆本源!”

葉守道看著拳影上瀰漫的雷霆,心中充滿了羨慕……

“這神通……”

唐恒目光微縮,扭頭看向了身邊的唐穀。

唐穀明白他的意思,說道:“與我們唐家的重影拳好像!”

唐恒道:“唐凡也施展過類似的神通,看起來葉唐比他還強!”

唐穀搖了搖頭,說道:“你上次與唐凡相鬥,過去多久了?”

唐恒恍然大悟,每個人都在進步,那豈不是現在的唐凡更強?

想到這裡,唐恒內心一陣憋屈。

他曾經一向自傲,可遇到唐凡後,深受打擊。

現在,又出現了一個與唐凡差不多的強者,這讓他很難受。

唐穀也一樣,隻能無奈地搖頭。

“砰!”

一拳一掌凶悍地對撞在一起,金光瀰漫,轟鳴聲傳向八方。

大地震顫,驚得死人穀內傳出了靈獸的咆哮。

“轟轟……”

雷霆炸開,火焰向四周飛射而出。

“好強啊,不愧為此地的終極對抗!”

現場眾人紛紛汗顏,這兩人展現出的實力,已經超出了他們的理解。

“噗!”

爆炸聲中,葉守道悶哼一聲,身體後退數步,嘴角溢位了絲絲血液。

可還不等站穩,他就看到一道銀光衝過火焰,直奔他射來。

“封魂劍!”

唐凡一旦選擇出手,就不會留有餘地。

“啊!”

葉守道有些意外,他想不到唐凡在消耗極大之後,仍然還有後招。

“雷盾!”

葉守道怒吼一聲,右手掐訣,手心散發出無數道雷霆,在他的麵前組成了一麵盾牌。

“砰!”

一方是充滿雷霆的劍道神通,另一方是雷霆之盾。

他們之間已經不是單純的鬥法,而是在比拚誰的雷霆更為純粹!

“哢嚓!”

雷霆再次炸開,衝擊之強,將地麵炸出了一個深坑。

封魂劍碎裂,雷盾也崩潰。

“噗!”

葉守道再次後退,嘴角的鮮血更多了。

唐凡吸收的是十方雷冰內的星空雷霆本源,相比之下,葉守道就差了一些。

“葉守道,你的隱藏隻有這些麼?”

唐凡鬥誌昂揚,不等葉守道喘息,接連發動進攻。

無名短劍劃破蒼穹,變成了一道紅芒,呼嘯而去。

“雲劫!”

“風煞!”

“離陽!”

唐凡瘋狂掐訣,將斬天九式的前三式施展了出來。

天空被火龍一分為二,烈風與驕陽在雷霆的環繞下,同時浮現。

三式劍招,組成了可以滅絕一切的殺陣,讓這一方世界成了真空,熾熱的氣息瘋狂地吞噬著生機。

葉守道表情凝固,他知道對方強悍,可也冇料到他的底蘊如此之深!

麵對生死危機,他來不及細想,連忙從儲物袋中拿出了一把繪有山河水墨的扇子。

葉守道輕輕一扇,掀起了陣陣霧氣。

“轟轟……”

巨響聲中,霧氣內浮現出一幅山河圖,與扇子上的圖案一模一樣。

山川河流在霧氣中擴散,直至在葉守道的頭頂形成了一個完整的世界,煙雨氤氳向無名短劍組成的殺陣撞去。

一方是無解的殺陣,一方是如同真實世界一般的山河圖,天空異相再次震驚了眾人。

“這……纔是強者啊!”

“這一戰,無論誰勝,都將名震江湖!”

“砰!”

兩方世界相撞,殺陣顫抖,山峰崩潰,河流傾瀉,各種光芒、煙霧充斥在一起,向四周擴散!

“轟!”

“哢嚓!”

無名短劍被震飛了,葉守道手中的扇子也炸開,化為了粉末。

葉守道的手掌被炸得血肉模糊,險些摔倒在地。

待硝煙散儘,唐凡出現在葉守道麵前,笑道:“你還有隱藏麼?”

“你想要看我的隱藏,那麼……我給你看!”

葉守道發出咆哮,握拳重擊自己的胸口,每轟擊一下,他的身上就會釋放出一股從未顯現的強悍氣息。

“葉唐,這麼多年了,從來冇有人知道我真實的修為!”

“你把我逼成這樣,足矣自傲了!”

葉守道頭頂散發出紫色的氣息,給人一種妖冶之感。

“元神的氣息,難道他是……”

唐凡瞬間有了猜測,大吃一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