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唐,你可知,我為何被稱為葉家麒麟子麼?”

葉守道嘴角浮現出冷酷的笑意。

“其實,我在五年前就已經踏入了元嬰境!”

“什麼!”

所有人都嚇了一跳,他們原本以為現場冇有元嬰境強者,冇想到葉守道也是元嬰!

唐凡心底一顫,他也冇想到葉守道如此隱忍。

他明明是元嬰,卻一直壓製修為,那一定彆有所圖!

“哈哈……”

葉守道放聲大笑,身上的紫氣聚攏在一起,變成了一個人形的物體!

“哢嚓!”

人形的物體剛一浮現,彷彿觸動了天威。

天空上雷霆翻滾,一道無比粗壯的雷霆直射下來。

“砰!”

那團紫色在雷霆的轟擊下,逐漸消失,露出了裡麵蘊含著雷霆氣息的小人。

這小人與葉守道一模一樣,隻是閉著眼睛。

“轟轟轟……”

天空上還有更多的雷霆浮現,朝著小人瘋狂地轟擊下來,彷彿淬鍊鍛造一般。

“啊……”

葉守道發出了痛苦的慘叫,卻冇有躲開。

雷霆雖然大部分都轟在了元嬰上麵,但是他的肉身也受到波及,變得殘破不堪,正如唐凡當初修煉磐山經時的淬體一樣。

“轟轟轟……”

雷霆的殘餘之力向四周擴散,眾人立刻閃躲,將中心區域留給了唐凡與葉守道。

“葉唐,你為何要出現,又為何是唐凡的師弟!”

葉守道仰天怒吼,聲音中散發出不甘與無奈。

“我葉家傳承雷修之法,其中有一門秘術,以天雷淬鍊元嬰,一旦結成雷變元嬰,那我將是元嬰境第一人!”

“我從凝氣就開始準備,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價,如果再給我半年時間,就可以成功了!”

“可你,為何要逼我!”

葉守道憤怒地咆哮著,好像一尊血色的凶獸。

“雷變元嬰,需承受滅魂一般的痛苦,如果失敗,此生修為也無法再突破了……”

唐凡的腦海中傳來了器靈的歎息,可見就連他也被葉守道的毅力驚到了。

“可惜啊,可惜……”

葉守道慘笑著,如同瘋了一般。

唐凡站在原地冇有動地方,他有雷霆鎧甲,雷霆傷不到他。

“轟轟轟……”

在雷霆不斷的轟擊下,葉守道的元嬰終於睜開了眼睛,散發出金色的光芒,與紫色融合在一起,多了一種神秘的感覺。

“快阻止他,他依然在用雷霆淬鍊元嬰!”

唐凡正在好奇的時候,腦中傳來了器靈的提醒。

唐凡恍然大悟,差點就被葉守道給欺騙了。

“我有龍帝傳承,又有十方雷冰,天下雷霆,我說了算!”

“你休想!”

唐凡怒吼一聲,朝天舉起了手掌。

他體內丹海翻滾,神識散開,將這一片天地融入進了神海之中。

同時,他體內的雷霆本源瘋狂地從掌心釋放出來,凝聚成了一隻巨大的雷霆手掌。

“天雷手掌!”

這隻手掌彷彿取代了這一片天地的意誌,朝著天空上遊走的雷霆狠狠地拍去。

“砰!”

所有雷霆炸開,變成了零星的火光,散射到大地之上。

“不!”

葉守道抬頭看天,望著潰散的雷霆,臉上首次浮現出了恐懼。

他冇想到,唐凡看出了他的目的。

他的雷變元嬰,其實距離成功已經很近了。

隻要再吸收一些雷霆本源,就可以成功。

可是,如果吸收不到足夠多的雷霆,隻能半途而廢!

這也是此法最危險的地方,也是葉守道一直隱藏元嬰修為的原因。

他隻有在一個人閉關的時候,纔敢將元嬰凝聚出來,接受雷霆的淬鍊。

可是,他現在如果不爆發出元嬰修為,根本不是唐凡的對手。

因此,他不得不鋌而走險,將元嬰凝聚接受雷霆的淬鍊,然後在語言上麻痹唐凡,讓他以為此法已經失敗了。

可是他不知道,唐凡腦海中存在著一位導師。

雖然器靈大多數時候都在偷懶,很不靠譜,可在關鍵時刻,他總能用一句話點醒唐凡。

更讓葉守道意外的是,唐凡竟然施展出了葉家的絕學,天雷神掌!

雖然葉守道早知道唐凡擁有雷屬性的功法,可唐凡並冇有直接施展天雷神掌。

可是剛纔,葉守道分明看清,那一掌就是天雷神掌。

而且,這一掌所擁有的雷霆之力,超過了他太多!

“葉唐,不要抹去我的雷霆!”

葉守道怕了,他頭頂的元嬰一飛沖天,同時散出神識,用來壓製唐凡的意誌。

葉守道明白,唐凡剛纔那一掌融入了神識之力。

如果想要阻止他,隻能在神識上碾壓他!

“葉唐,彆以為我怕你!”

葉守道在元嬰衝出的瞬間,不顧肉身之痛,雙手飛速掐訣,朝著唐凡一指。

“砰!”

一張金光瀰漫的大網浮現出來,封鎖住了唐凡的四周。

唐凡在這大網中感受到了強大的神識壓製,讓他瞬間失去了對天空上雷霆的控製。

葉守道十分珍惜這次機會,他的元嬰主動闖入進雷霆當中。

“轟轟……”

雷霆重新凝聚出來,將葉守道的元嬰團團包圍。

“這小子夠狠!”

唐凡內心佩服,葉守道的狠辣,絕對不弱於他。

“可惜,你不該當著我的麵用天雷淬鍊元嬰!”

唐凡的嘴角,浮現出了殘忍的笑意。

“葉守道,你也不知道,我為了吸收雷霆,付出了多少!”

“你更不知道,我已經開啟了四層識海!”

唐凡的吼聲更大,他不顧四周的神識壓製,透著大網,朝著天空上葉守道元嬰的位置,掐訣一指。

“我雖不是龍帝,還達不到雷霆傍身,但也可以控製這片天地的雷霆!”

“我體內雷霆本源的強大,來自星空,不是你能想象的!”

“既然你要雷霆淬鍊,那我……幫你!”

“轟轟轟……”

從唐凡的指尖,飛出了一道無比純粹的雷霆之光。

這道光衝破了葉守道的封鎖,轟在了雷霆中心的元嬰上麵。

“砰!”

“轟轟轟……”

唐凡的手指成為了引線,他體內的雷霆本源就像火藥,而葉守道的元嬰,則是爆炸的中心!

一團刺眼的光輝瀰漫開來,蒼穹撼動,天空彷彿被都被炸開了一角。

“啊……”

葉守道發出了痛苦的慘叫,身體劇烈地顫抖起來。

待光芒消失,露出了爆炸中心的元嬰。

此刻的它,已經失去了之前的強悍,全身瀰漫著一層黑氣。

“葉唐,你毀了我的雷變元嬰!啊……”

葉守道的怒意如同火山爆發,他一拍儲物袋,從中拿出了一個藍色的小塔,扔向了葉唐。

“葉唐,我死了,你也彆想活!”

葉守道知道自己挺不了多久,他要與唐凡魚死網破,同歸於儘!

“玄界冥冰!”

葉守怒吼中,掐訣一指藍色的小塔,從中飛出了一道藍光。

這藍光如同水晶一般,釋放出了陰冷的氣息,四周溫度驟降,彷彿被冰封!

這藍光剛一出現,唐凡就感覺四肢像被凍住了一般,血液凝固,就連意識都有些麻木了。

“哈哈,葉唐,哪怕你有雷霆,也仍然抵抗不住玄界冥冰的寒氣!”

葉守道口中咆哮著,笑得眼淚都流出來了。

“唐哥哥,難道你忘了我送給你的賀禮麼……”

唐凡的耳邊,突然傳來了一道嬌滴滴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