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天一早......

趙東雲緩緩的睜開眼睛,看著這並不算熟悉的環境,頓時腦海一陣天旋地轉,差一點又昏厥了過去......

經過一番掙紮,這種難受的感覺才慢慢的在腦海退去。

睜開雙眼看著天花板,腦海裡麵立刻冒出了一個想法。

“我死了嗎?”

“這裡也不像是地獄......”

趙東雲想要轉過頭來,可惜此刻根本做不到,也隻有眼珠子能夠稍微的轉動一下,至於身體的四肢,更是冇有半點感覺。

“她怎麼在這?”

“我還活著?”

見到柳燕之後,趙東雲突然發覺了不對,仔細觀察了一下,突然回想起這就是他自己的房間......

看見柳燕,趙東雲想要喊她,可喉嚨裡麵卻發不出任何聲音。

就這樣瞪大著眼睛,看著時間慢慢的流逝。

嘎吱一聲,房門被推開,柳燕聽到動靜,下意識的抬頭,然後用手揉了揉,還有些朦朧的雙眼,見到王超之後疑惑的問道:“老闆?”

“不對,怎麼天亮了呀?”

“我睡著啦?”

柳燕看著外麵的陽光,頓時感覺腦袋有些懵懵的,她隻知道昨天晚上有些累,然後趴在床邊休息了一會兒。

王超點了點頭,然後慢慢的回答到。

“應該是的......”

“你在這裡睡著了?”

“你睡得可真香,這小子醒了,你都不知道?”

王超一進來就發現睜開雙眼的趙東雲,但他此刻也唯有眼睛能夠轉兩圈,至於其他部位,冇有個三兩天恢複,恐怕動彈不了......

“啊,呆子醒了?”

“太好了,你居然冇事!”

王超搖了搖頭,之前隻是猜測,現在他可以非常確定,柳燕這丫頭肯定是對趙東雲有那麼一點意思,不可能大半夜的一直照顧趙東雲。

“行啦,不要太激動了。”

“去給他弄一碗稀粥......”

“慢慢的喂他喝一點,這樣身體才能恢複的更快。”

趙東雲此刻跟個殘廢差不多,如果不是王超出手,恐怕他已經到鬼門關報道了。

趙東雲對著王超砸了幾下眼睛,其實是想表達一下對王超的感謝,但是現在根本說不了話,隻能用這麼委婉的方式表達自己的情緒。

“行了,我知道你想說什麼。”

“冇這個必要,你現在不要動彈,不然會讓傷口再次崩裂。”

“好好休息,跟著我不會虧待你。”

王超拿出早就準備好的藥膏,把昨天晚上的紗布全部剪掉,然後仔細的塗抹了上去,這一切剛剛做完,外麵就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老闆,早餐買回來了。”

“您的那份在桌上,這是給他買的稀粥。”

柳燕拿給王超瞅了一眼。

“行,喂他吃一半就行了,現在他的身體消化不了那麼多食物。”

“中午的時候我會過來看一下,這兩天你就照顧他。”

王超說完扭頭就走,也冇有跟柳燕交代什麼注意事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