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可冇有那樣說,我也是男人,也是當爸的人,知道兒子的重要性,誌平,放心吧,我不會讓你斷子絕孫的,就是讓你做得隱蔽點,彆讓人起疑心,懷疑到你和我們黑家的頭上。”

黑家主心裡是想藍誌平把兒女都乾掉的,但不會明著說出來。

藍誌平鬆口氣,問他:“我能上樓去看看如月嗎?”

“如月不想見任何人,連她哥回來了,她都不想見,何況是你。你還是趕緊回去吧,有什麼重要的訊息再過來。”

黑家主下了逐客令。

現在藍誌平不能生了,女兒又不是真的想嫁他,黑家主便想一點一點地分開兩個人。

他罵兒子不阻止女兒和是藍誌平鬼混的時候,兒子反問他這個當爸的是做什麼的?如月會落得今天的下場,不都是他這個當爸的一手造成的嗎?

反讓他無話可說。

藍誌平無奈,隻得先離開了黑家。

從黑家出來後,他在半路上被好幾輛車前後夾攻,堵住了去路。

頓時,藍誌平緊張起來。

該不會是遇到了殺手吧。

他也帶著保鏢,不過他的保鏢隻有四名。

人家卻是前後四輛車,一共八輛,一輛車隻坐四個人的話,都有三十二個人,他和四名保鏢根本不是對手。

被逼著,藍誌平停了車,他的保鏢車自然也被逼停。

藍誌平冇有下車,他的保鏢也不下車,大家都等著對方先動。

在前麵堵住他們去路的那四輛車,有一輛車的車門開了,從車上下來的人,藍誌平一眼就認出來了,是他大哥的貼身保鏢之一。

原來是大哥的人。

藍誌平鬆口氣,他的保鏢在這個時候敢下車了。

藍瑞的貼身保鏢走過來,敲著藍誌車的車窗,藍誌平按下了車窗,冇好氣地問道:“你們做什麼?誰讓你們這樣做的?不知道我是你們的三爺嗎?”

“三爺,家主有請,請你隨我們走一趟吧。”

藍誌平蹙眉,“我大哥找我,打電話給我便是,還這般勞師動眾的派你們來截我的車,把我嚇壞了,你們負得起責任嗎?”

他掏出手機來,說道:“等我問過大哥再跟你們走。”

誰知道是不是大哥身邊的人想造反。

其實這是藍誌平的藉口,他心裡有點虛,也有點慌。

大哥的貼身保鏢深得大哥的信任,一般也不會離開大哥的身邊,貼身保鏢帶著那麼多人過來,必定是大哥找他。

大哥要找他,一通電話,或者等他回家便行,何必如此的勞師動眾,是不是出了什麼事?

鑒於自己以前乾過的事,藍誌平不就心虛了。

藍瑞很快便接聽了他的電話。

“大哥,你找我有事?”

“跟他們來便是。”

藍瑞在電話裡冷冷地說了句,也不等藍誌平再說第二句話,就掛了電話。

藍誌平:“……”

“三爺,走吧。”

藍誌平把手機塞回褲兜裡,走就走。

他倒要看看大哥派人來攔截他,想做什麼。

前後幾輛車,簇擁著藍誌平的車子繼續往前走。

藍誌平看著四輛保鏢車在前麵替自己開路,這是他大哥在正式場合的出場方式,每次看到那樣的畫麵,他都心生嚮往,也心生嫉妒,羨慕大哥的排場。

此刻,讓他享受了一回,嗯,那滋味真不錯。

不知道開了多長時間,藍誌平不耐煩了,便刹車,停下來。

他一停車,前後夾攻著他的車輛也跟著停下來。

這次不用藍瑞的貼身保鏢下車,他就先下了車,走過去敲保鏢的車窗,保鏢神色冰冷地按上了車窗,冷冷地看著他。

“你們要帶我去哪裡?”

被他們夾攻著走,已經遠離瞭望城的市區,這是前往郊外的。

“家主在郊區的彆園裡等著三爺,三爺就冇有認出這條路是通往郊區彆園的嗎?”

藍家在郊外是有度假用的彆園,當初老太太他們就老是想把瘋了沈依墨送到郊區的彆園裡,讓沈依墨自生自滅的。

藍誌平:“……”

他是認出來了,就是心裡冇底,纔會問一句。

嘀嘀咕咕了幾句,藍誌平回到車上,重新把車開動。

又花了一個小時,纔到達藍家位於郊外的彆園,那是夏天度假用的,還不止一次彆園,故而彆園很安靜,修建得也無法和藍家莊園比。

不過相較於其他人家來說,藍家的彆園還是很豪華的,就是位置較偏僻,自然環境很美,是很適合夏天過來度假的。

車子一駛進了藍家彆園,藍誌平的車就被攔停了。

他氣得按下車窗就衝著膽敢攔他路的幾名黑衣人罵道:“你們想死是吧?想死也彆往我車輪底下鑽,冇得弄臟我的車輪。”

“三爺,請你下車,步行進去,家主交代的。”

藍誌平蹙眉,“這是我家的度假莊園,我來去自由,哪一次我不是開著車進進出出,憑什麼這一次讓我下車步行進去?”

“三爺,這是家主吩咐的,我們也是執行家主的命令。”

藍誌平氣得要命,當即又掏出手機來打電話給大哥,等大哥接電話後,他氣呼呼地問著:“大哥,你搞什麼鬼,叫我來這裡,還不讓我開車進去,莊園那麼大,讓我走路進去得累死我。”

藍瑞聽完他的抱怨後,一聲不吭,直接掛電話。

藍誌平:“……”

這不對勁!

大哥想做什麼?

車門忽然開了。

是站在車窗前的那名黑衣保鏢趁他打電話之機,探手入內,熟練地開了車鎖,車門就這樣被打開了。

他都還冇有把手機塞回褲兜裡,那人就忽然奪走了他的手機。

“你想做什麼?放肆!不認得我是誰了?”

藍誌平更是大怒。

心下卻慌了,想重新把車開動,可惜是車門開了後,有兩個人強行把他拉下了車。

然後那保鏢車上的人都下了車,有人上前幫忙控製住他,然後搜他的身,把他身上的另一台手機,以及錢包,證件等東西全都搜颳走。

而他的四名保鏢想下車救他,一下車就被他大哥的人打暈在地上,他親眼看到他的四名保鏢被大哥的人抬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