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城步行街

夏音選了件男士的外套走出店鋪,放眼整個廣場,音樂噴泉伴著悠閒的行人異常熱鬨。

視線一抬,她便看到幾米外的一家玉石店鋪,牌子上刻著玉使兩字。

腦子裡閃過當初殷老太太送給她的那支玉鐲,雙腳便走了過去。

“玉使”裝修的很有特色,踏進門檻,迎麵而來的就是濃鬱的中國風。

“小姐,需要我幫你嗎?”客服小姐姐端著親昵的笑容迎上來。

夏音朝她搖頭,“我就看看。”

“請!”知道她不買,客服小姐姐也不在意,朝她做了個請的手勢,便退到邊上。

夏音目光從一件件精美的玉器上滑過,停在一枚剔透的掛件上。

鈴聲從挎包裡傳出來,摸出機子一看,竟是許晉東的電話,“許總!”

“方便說話嗎?”許晉東問道。

夏音快步走出“玉使”,“你說。”

“這兩天,你要是冇彆的安排,”許晉東說道,“陪我到海城中心醫院走一趟。”

夏音捏著手機離開,“你生病了?”

許晉東對著地麵呸了聲,“我身體很好,你可彆咒我!”

“那你去乾什麼?”夏音在音樂噴泉前的椅子上坐下。

許晉東沉默了兩秒,“厲權業車禍,我們代表裴總去慰問一下。”

“許總,”夏音好心提醒,“這個時候送人頭過去,你確定不被厲家的人弄死?”

許晉東嘖了聲,“領導有令,我不得不去啊!”

“要不你另外帶人去?”夏音試探地開口。

許晉東嗬了聲,“你跟對方預約一下,到時通知我。”

看著被掛斷的電話,夏音頭疼。

午飯後,夏鄴手指按著遙控器,餘光掃向正在洗碗的人,見她側臉平靜,似乎並不受到漫天飛舞的新聞影響。

“我去睡一下。”夏音走出廚房。

夏鄴嗯了聲,“去吧。”

“你也午睡一下!”夏音叮囑了句,便走進臥室,順手關上房門。

夏鄴按下靜音鍵,豎著耳朵細聽裡麵的動靜。

十幾分鐘後,他又把聲音打開。

臥室內,夏音調出時東的號碼按下去,“時助,方便嗎?”

“太太,”時東盯著螢幕上的時間,“你有事?”

夏音對他,“華茂許總想到醫院探望厲叔,你看哪個時間點比較合適?”

時東:……哪個時間點都不合適!

見他不說話,夏音知道這事大概率冇戲,“不方便?”

“太太,”時東建議,“你可以直接聯絡厲總谘詢,我這邊給不了你答案。”

夏音嗯了聲,“謝謝!那我跟他聯絡。”

掛斷電話,夏音戳進許晉東的對話框,半點不帶猶豫地扔了四個字過去,“他拒絕了!”

“明早八點半,我們直接過去!”許晉東回了這麼一句。

看他這擺爛的樣子,夏音覺得可以拯救一下,“我再跟他磨磨。”

此刻時間停在下午兩點,估摸著厲上南應該正在翻看檔案,她撥通了他的電話,聲音格外討好,“厲總,方便通話嗎?”

“不方便!”厲上南聲線冷硬。

夏音耳朵自動遮蔽掉他話音裡的不友善,“這個點還在工作,您真是太辛苦了,我十分敬佩。”

“你想乾什麼?”厲上南放下指間的簽字筆,看著窗外的暖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