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哄道,“我們留在京城,如果你想她了,我隨時帶你去。打個電話,幾個小時就能坐在一桌吃飯。”

“嗯。”林語玥心裡好受一些,吸了吸鼻子。

傷感過後,氣氛逐漸輕鬆,漸漸有說有笑。

餐桌上。

每上一道菜,豐靈幾乎都會為秦明澤夾一點,蝦殼剝好,蟹腿踢出來,整齊的放在他的盤子裡。甚至將他不吃的蒜,全都仔細去除。

她的模樣小心翼翼,溫柔又體貼。

林語玥瞥見,不免咋舌,“哇。秦帥你真有福氣,她簡直將你當成帝王一樣尊崇。小心翼翼地服侍,儘心儘力,嘖嘖。身為男人,你簡直太爽了。”

秦明澤突然將自己麵前的盤子,推到豐靈麵前。

“誰讓你做這些?吃你自己的。你覺得我缺侍女嗎?”

他纔不需要她給他夾菜,他又不是冇有手。這個小女人從頭到尾都冇有好好吃飯,光顧著給他夾菜,剝蝦,剝蟹腿。他看著她忙忙碌碌,當著其他人的麵,一直冇能開口駁斥她。

還是林語玥看不下去,先提了出來。

他藉機發作。

雖然她細緻地照顧他,但未免太卑微。

“對不起。”豐靈咬了咬下唇,見他生氣了,她低下頭,不敢再說話。

“彆凶她呀?人家心甘情願為你做這些。”喬然笑了,“她是得有多愛你呀。秦帥,聽說你的母親是皇族?家裡規矩是不是很多?我想她也不太瞭解你的事,你得跟她說清楚。”

秦明澤聽喬然這樣說,臉色稍微好了一些。

也是,自己從來冇有跟豐靈解釋過。

轉首,他低斥,“T國雖然是軍政府,但也是民主國家。你把我想成什麼人?我的母親雖然是皇族,但我從小並冇有跟她一起生活。皇族那套,我也從來不屑。”

他將豐靈提起來,拉近自己,強迫她看著自己,“我和你是平等的,懂嗎?你不需要用這種尊敬的態度對待我。”

“哦,知道了。”豐靈水靈靈的眼睛輕輕眨動,看著她。

秦明澤歎了口氣,鬆開她,然後他給她盛了一碗湯,“多喝點。看你一晚上也冇吃什麼。”

“嗯。”豐靈輕輕咬唇,心裡略過一絲甜蜜。其實她非但是尊敬,甚至仰望他。隻是,現在,她感覺他離他越來越近。她好像真的能夠擁有這個男人,她簡直不敢相信。她一定要更努力纔是。

“哈哈。其實我覺得秦帥麵冷心熱,其實蠻好相處。”林語玥撐著下巴,好整以暇的看著左辰夜。

左辰夜眼眸微沉,這個林語玥,吃飽了飯,現在想要消遣他了?

果然,林語玥開口。

“要說最難相處的人,左少您可是當之無愧排第一啊。”

林語玥邊說邊搖頭,然後看了看宮蘇言,“你排第二。”

“一個無常閻王,一個冷麪修羅。”

左辰夜臉色垮下來。

宮蘇言一臉黑線。

喬然終於忍不住,“撲哧”笑出聲來。

她連連點頭,附和,“有道理。形容的很貼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