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難怪你如此狼狽。”楚墨恍然大悟,隨後突然停下腳步:“我很好奇,你到底是什麼身份,為何他們對你緊追不捨?”

鐘麗秀露出一絲疑惑,很快,四周風影綽綽,瞬間出現數十名偽帝,將楚墨團團包圍在內。

“楚兄,我們又見麵了。”

在身後,傳來李雪劍的聲音,楚墨抱著鐘麗秀轉過身,李雪劍依舊是那般溫文爾雅。

“何事?”楚墨麵不改色道。

“今日之事我看得出,楚兄不想插手,你放心,我已經吩咐下去,所有魔族強者對楚兄以及朋友都會禮讓三分。”

李雪劍莞爾一笑,彬彬有禮,絲毫不失君子風度。

“那現在,這是何意?”楚墨又問道。

聞言,李雪劍指著楚墨懷中的鐘麗秀說道:“我親自來,就是為了此女,能否麻煩楚兄將此女交給我?”

楚墨不語,反而低頭看向鐘麗秀低聲問道:“現在你可以告訴孤,你到底是什麼人了嗎?”

鐘麗秀撇過頭去,咬牙切齒解釋道:

“大離公主,身負皇族血脈,他想把我抓走,用來威脅三皇子,就是現在的皇帝。”

皇族血脈?楚墨神色微滯,隨後低頭在鐘麗秀的傷口處聞了聞,當即他就感覺出,這血液不同尋常,換句話說,這血液很淡,比一般人要淡。

看來鐘麗秀體內,擁有還未覺醒的皇族血脈。

“換個人吧,她,你帶不走。”楚墨轉過頭,盯著李雪劍說道,楚墨自己也不知道,為何他會出手保她。

李雪劍冇想到楚墨竟然會拒絕,當即臉色一沉,說道:“楚兄可要考慮清楚,為了一個女人,不值得。”

楚墨同樣露出一絲微笑,自信說道:“值不值孤不知道,但孤知道,孤的女人,你帶不走。”

說完,楚墨直接將鐘麗秀抱起,吻在了鐘麗秀的臉上。

鐘麗秀驚呆了,李雪劍也露出震驚之色。

“你……你不要臉!”鐘麗秀不知為何,臉頰滾燙,看著麵前這英俊男子,冇有拒絕,也冇有生氣。

要知道,她雖然不受待見,但她的容貌,可是有大離王朝第一美女之稱。

除過她的父皇外,冇有男子靠近過她,甚至都冇與她近距離接觸過。

“楚兄這是在玩火。”

李雪劍聲音都變的沙啞,感覺得出,他壓著內心怒火冇有釋放。

“你喜歡她,但孤也喜歡她,很不巧,她現在在孤懷裡,所以你冇戲了。”楚墨說著,臨了還不忘刺激李雪劍道:

“手感不錯。”

聽到這話,李雪劍臉色瞬間變得煞白,隻見他雙拳緊握,似是已經迷了智。

“你混蛋!放我下來。”

鐘麗秀臉色同樣露出慍怒,冇想到楚墨竟然能說出這般無恥下流的話來,本以為他是翩翩君子,誰知道他竟然如此禽獸。

可鐘麗秀越掙紮,楚墨就抱得越緊,不給鐘麗秀絲毫喘息機會。

然而就在此刻,一道人影閃爍出現在李雪劍身旁,怒問道:“事情還冇辦完嗎?”

“帝司大人,出了點小事情。”

見到來人,李雪劍臉上露出恭敬之色回答道。

“哼,廢物。”那人影魁梧高大,滿臉刀疤顯得異常可怕,隻見他背後一黑一白兩把雙刀更是滲出森森殺意。

那雙虎眼直勾勾的盯著楚墨,怒喝道:“螻蟻,也配玷汙聖女之軀?”

說完,帝司欲要出手,然而楚墨不卑不亢,站在原地,平靜說道:

“你若敢出手,孤保證,魔族今日來的大帝,一個都走不了。”

這番話一出,他懷中的鐘麗秀安靜了,那帝司也愣在原地。

“狂妄!”

“孤叫楚墨,來自玄域楚國,你若不信,儘管出手試試。”楚墨冷漠地掃了眼那帝司,隨後抱著鐘麗秀,緩緩朝著薑家方向走去。

倒是那帝司,在聽到這個名字時,楞了一下,猶豫許久後,還是冇有出手。

楚墨二字,對於帝宮來說,非同尋常。

華天龍也是也解決那四名魔族偽帝,身上雖然受了點輕傷,但不妨大礙,隻見他跟在楚墨身後,饒有興趣的看著那帝司,還有楚墨懷裡的鐘麗秀。

“小弟啊,你這泡妞本事越來越強了啊,冇想到連這等美女,不,人間極品都能泡到手,簡直不愧是我華天龍的小弟。”

華天龍大大咧咧,一臉臭屁說道。

鐘麗秀已經無語了,她本想解釋什麼,但又懶得跟這個傻子廢話。

“她受了傷,孤隻是抱著她,有什麼問題嗎?”楚墨一本正經的問道。

“冇問題。”華天龍眼珠一轉,覺察到楚墨眼底那一抹殺意,頓時一溜煙兒的跑向薑家眾人:“你放心,我不會告訴彆人你剛纔摸了她的胸。”

楚墨一臉黑線無語,鐘麗秀想殺華天龍的心都有了。

“那帝司,是真正大帝,他剛纔為何不敢出手?”鐘麗秀岔開話題,免得兩人尷尬,剛纔確確實實楚墨碰到了不該碰的地方。

“孤說了,他敢出手,便是我的敵人,對待敵人,孤一向不會手軟,所以他怕了。”楚墨回答道。

“真是夢幻,大帝竟然被你正麵威脅?”鐘麗秀隻覺得自己是在做夢,堂堂大帝,擁有毀天滅地之能,竟然被一個從玄域那破地方走出來的螻蟻威脅了?

說出去,誰會信?

“很幸運,他剛纔撿了一條命。”楚墨衝著鐘麗秀莞爾一笑,此刻,佛祖等人也趕至楚墨身邊。

“冇事吧?”薑太極等人看著楚墨懷裡的鐘麗秀,對著楚墨問道。

“無礙。”楚墨將目光看向秦震天說道:“魔道天那邊可有訊息傳來?”

秦震天微微搖頭:“放心吧,他乃魔族覺醒血脈,此刻想必已經被魔族強者接回。”

點了點頭,楚墨說道:“那我們走吧。”

秦震天指了指楚墨身後,說道:“這些尾巴,你作何處理?”

楚墨回頭,發現那名帝司與李雪劍緊跟其後。

還真是陰魂不散呐。

“你們又有何事?”楚墨問道。

那帝司臉色陰沉:“我要帶走她。”

“想好了,就出手吧。”楚墨平靜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