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最新章節!

……

域外魔界。

這裡的空氣中常年瀰漫著灰黑色的魔煞之氣,就連天空都顯得陰沉沉的,唯有血月的光輝籠罩四野,將天地間的一切映照得詭秘而又肅殺。

魔煞之氣對於人類的身體有侵蝕作用,普通人根本難以生存,隻有擁有修為在身的煉氣境修士,才能勉強待住一兩年。但一兩年之後,就必須輪轉出去修生養息。

人族仙三號基地。

東線防區。

東南區域。

在峽口地勢險要之地,矗立著一座關隘。

這座關隘毗鄰赤晶鹽堿地,周圍山色穀色土色,都呈現出一種淡淡的赤色,因此而得名為【赤峽關】。

赤峽關所矗立之處,乃是域外魔族的進軍路線之一。

由於對麵的赤晶鹽堿地行軍又非常困難,灼熱難耐,連魔界植物都難以生存,荒蕪的可怕,補給線更是難以鋪陳開來,從防禦角度來說,稱得上一句“易守難攻”。

無數年來,赤峽關牢牢地遏製住了域外魔族的進軍。

但也因其易守難攻,東線防區在這赤峽關中,僅僅是駐紮了一支戰團,番號為【人族仙朝三號防禦基地東線防區軍團第八戰團】。

第八戰團並非主力戰團,其戰團長【羅陽宇】乃是一位神通境初期修士,麾下五六千人馬乃是一個標準戰團配置,最低修為的士卒為靈台境初期。

這種戰團放在人族小國,已算是王牌戰團了,但是在真正的域外大戰場中,隻能稱得上是普通戰團。

此時,赤峽關陷入到了一場惡戰之中。

一支上萬人的魔族大軍,竟然不顧風險穿過了赤晶鹽堿地,在重型武器較少,且冇有後勤補給線的狀況下對赤峽關展開了猛烈的進攻。

無後勤補給線的軍隊是非常危險的,它們抱著不成功便成仁的心態展開進攻,一旦進攻失利,或是陷入久攻不下的戰爭泥潭,迎接它們的往往是最悲涼的下場。

此時,護關大陣已經被對方的魔道器攻破。

魔兵魔將們士氣激昂,悍不畏死的向赤峽關發動一波又一波的攻勢。

“轟轟轟!”

赤峽關城牆上,新式的【神威炮】,不斷地發出如雷般的怒吼,一枚枚開花炮彈砸入魔軍隊伍中炸開了花。

哪怕那些魔兵魔卒們身體是如此強壯,也是被炸得斷手斷腳,屍骸亂飛。

這批足足上百門的神威炮,便是趙廷堅厚臉皮撒潑打滾討來的物資。

隻可惜,神威炮雖然厲害,可魔族更加凶猛。在督戰魔將的驅使下,它們彷彿完全不在意生死,前仆後繼的朝著十幾丈高的關隘城牆發動了一次又一次的猛烈攻勢。

卻又在第八戰團士卒們的捨命抵擋下,化為一具具屍體拋落關隘。

忽而,對方又有高手魔將身先士卒的飛上城牆,而己方也有紫府境的將領飛身抵擋。

雙方陷入了一場惡戰,戰況格外之慘烈。

“援軍呢?援軍還冇到嗎?”

好不容易逼退了對麵的一位魔族領主,戰團長羅陽宇滿身鮮血地咆哮著。

“戰團長,我們已經催了!”副團長同樣聲嘶力竭地咆哮著回答,“現在各處堡壘關隘,都麵臨著魔族源源不斷的進攻,兵力極度緊缺。指揮部讓我們再抵擋兩天,兩天後援軍一定能趕到。”

“去他孃的兩天!我們能不能活過今天還是個未知數!”羅陽宇睚眥欲裂,卻又無可奈何。

他心裡清楚,指揮部不是不想儘快支援,而是實在騰不出手來。此番人族防線正麵臨著前所未有的危機,各處關隘、據點都在打,人族整體兵力捉襟見肘,很多時候便是想要支援,也是有心無力。

援兵能在兩天後抵達,恐怕都已經是很多人拚命努力的後果了。

然而,縱使知道這些又如何?結果可不會因為他知道這些就改變。

如今,他唯一能做的,便隻有傾儘一切努力守住這座關隘。哪怕戰至隻剩下一兵一卒,也一定要堅持到援兵抵達!

抹了把臉上的血水,羅陽宇再次揮刀殺向戰場,佈滿血絲的眼底升騰起灼熱的戰意,嘶聲怒吼:“兄弟們!殺殺殺!!殺一個夠本,殺兩個賺了!!!”

“殺殺殺!”

激烈的喊殺聲響徹關隘。

在一輪又一輪的攻勢下,人族的士卒們早已經十分疲憊,然而,他們冇有人喊過一句苦和累,也冇有人畏縮不前,仍舊是凶悍地和魔族拚命廝殺著,熱血悍勇,士氣高昂。

魔族體質強橫,生來就比人族更加悍勇和強大,這種普通戰團在野戰時與之硬拚,往往會傷亡非常慘重。也就是在這種具有守方優勢的戰爭中,憑藉著高牆和武器的優勢,才能勉強做到一比一的戰損。

隻可惜,上萬魔族的軍力是由三個魔族領主組成,總戰力幾乎等於第八戰團的三倍。

若無援軍抵達、或是奇蹟發生,第八戰團的戰敗,不過是時間問題。

……

與此同時。

荒無人煙的赤晶鹽堿地中,在灼烈的熱浪和赤晶鹽堿反射的異色光芒下,一支五六千人的軍隊正在快速行軍。

這支軍隊中的每一個士卒都穿著工藝精湛的赤色寶甲,寶甲上還紋飾著赤色圓月標誌,且人人胯下都騎著高大威猛的靈種戰馬。這些戰馬經過特殊培養,負重能力極強,身上亦是渾身披甲,遠遠看去,這呼嘯而過的人和馬就好似流動的紅色火焰一般。

很顯然,這是一支隸屬於赤月魔朝的軍隊,且是精銳中的精銳。

隊伍中的每一個士卒身上散發的氣息都深沉而渾厚,至少都是靈台境中後期的修為,其中一些小隊長級彆的士兵,修為竟然都達到了天人境,紫府境級的戰將也比比皆是。

哪怕是在域外戰場上,擁有如此配置的戰團都屬於精銳。

這支戰團,正是拱衛魔朝的赤甲精銳戰團之一。

不過,即便是如此級彆的戰團,急行軍的時候也依舊是在地麵奔走,而不是在天空中飛掠。

畢竟,靈台境修士也就是能淩空掠行一小段距離,且飛掠時消耗不少,長途奔襲之時,以靈台境修士的修為,根本經不住這樣的玄氣損耗。

戰團最前方。

幾匹模樣格外神駿的七階赤虎正夾在戰馬之中飛奔。

這些赤虎四肢粗壯有力,奔跑時渾身肌肉塊塊隆起,身上的皮毛也是油光水滑,身上同樣也披著華麗的甲冑,一看就知道是從小就被人精心飼養調教的坐騎。

很顯然,能擁有赤虎坐騎的人,身份絕不簡單。

其中一頭赤虎背上安置了一大一小兩個座鞍,前麵一個座鞍十分的迷你,坐鞍周圍甚至還加裝了護欄,裡麵正坐著一位粉雕玉琢的小女孩。

這小女孩,赫然就是之前出現過的那位魔朝小公主。

因為長途奔襲,她身上漂亮的小勁裝已經變得皺巴巴的,一張小臉也因為溫度和暴曬而變得紅撲撲的,看起來略微有些狼狽。

她抓著坐鞍前的護欄,小臉上氣鼓鼓的,連嘴巴都嘟了起來:“混蛋申屠景明,壞蛋申屠景明,明明說好了帶我來域外戰場見識見識,卻讓我吃那麼大的苦。累死我了,曬死我了。”

那小女孩身後,還騎乘著一位女子,正以磅礴的玄氣撐開一層透明的護盾,護著身前的小女孩。

那是一個穿著素雅的藕色長裙,身形纖瘦高挑的中年女子。

她看起來約摸已經有些年紀,隻是因為保養得當,並不顯老,一身的氣質也是內斂而沉靜,絲毫不帶有侵略性,一看便給人以相當可靠的感覺。

然而,即便如此,卻依舊不會有人敢小覷她分毫。

她身上那隱隱流露出的淩虛境威勢,就如同磅礴大海般深不可測,讓人暗暗心驚。

這中年女子,便是魔皇特意安排到小公主身邊照顧她的嬤嬤,專門負責保護小公主的安全。她本來的名字如今已經鮮有人知道,認識她的人大多尊稱她一聲【天琴姑姑】。

“小丫頭片子,長幼有序知不知道?要叫我三皇兄!”

旁邊的赤虎背上,三皇子申屠景明懶洋洋地掃了她一眼,表情漫不經心。

跟被顛得有些狼狽的小丫頭相比,他就要悠哉悠哉得多了,哪怕胯下的赤虎正以極快的速度奔襲,他的坐姿依舊懶懶散散的,絲毫不見緊張。

“我纔不叫小丫頭呢~老祖宗可是剛剛敕封我為【昭玉公主】,以後你得叫我昭玉公主。”小女孩氣鼓鼓地抗議道。

“有封號很了不起嗎?說的好像誰冇有封號似的。”三皇子白了她一眼,“第一,是你死皮賴臉求著我帶你來域外魔界見識見識的。第二,是你說身為皇子和公主要身先士卒,不能乘著飛輦在天上享樂,看著士兵們在地上跑,非要下來一起跑的。”

“這會兒吃了苦頭,倒是知道不樂意了。你要不樂意,你可以回去啊~”

“申屠景明,我看你分明是在魔二號基地中吃了小魔尊的虧,把氣撒到了我頭上。”

身為魔朝唯一的小公主,昭玉公主從小就被人捧在手掌心裡長大。她可不怕申屠景明。

她當下便瞪著眼睛怒視他,冷嘲熱諷道:“還不是因為你鬥不過小魔尊,我們纔會被丟出來支援寒月仙朝人,不得不走這破鹽堿地。”

“明明是你聽說王富貴好像也來了域外,想去看看他長幾隻眼睛幾條胳膊,非要跟著來的。”三皇子一臉不在意地回懟,“還有,我在二號基地不與那小魔尊計較,是出於大局考慮,自有我的考量,可不是怕了他。你個小孩子家家的,不懂就彆瞎說。”

這段時間以來,三皇子“奉命”前往魔二號基地坐鎮,結果在戰略戰術會議上與小魔尊爭吵了起來。

按照三皇子的意思,魔二號基地自然要儘可能的騰出兵力去救援一下仙三號基地,以進一步加強仙魔兩朝之間的合作,也符合如今仙魔兩朝共同抵禦域外魔族的大方針。

怎奈,小魔尊卻秉持不同看法。

他認為既然仙朝牽製住了魔族不少兵力,不如騰出兵力去偷襲血色魔王堡等幾大軍力空虛的地盤。

如此非但能收穫一大批物資和戰功,還能斷了魔族大軍的後路與補給線,等於變相支援了仙朝。

等掃蕩了魔軍後方後,他們就取得了主動權。若是仙朝願意付出代價的話,他不介意與東線防區來個前後夾擊,給予魔族大軍一個重創。

很明顯,他這計劃有利用魔族大軍削弱仙朝軍力的意思在裡麵。

但是他的戰略方針,卻是贏得了魔二號基地中幾乎所有大佬的支援,甚至於,有些在情感上更加傾向於申屠景明的友方,都覺得小魔尊的戰略意圖更符合邏輯,也更符合赤月魔朝的立場和利益。

隨後,小魔尊更是嘲諷三皇子,說你這麼希望貼仙朝的屁股,完全可以自己率本部人馬去啊,這樣也能表現出咱們赤月魔朝與仙朝合作的誠意。

被他這一激將,三皇子一怒之下,就當真率領本部人馬穿越赤晶鹽堿地,獨自前往仙朝東線防區馳援了。

也是因此,三皇子和這支精銳戰團纔會出現在此處。

至於昭玉公主會出現在這裡,那就是另一段故事了。

這一路過來,三皇子與昭玉公主這一大一小就冇個消停的時候,一路上都掐得不可開交。整個行軍隊伍裡,就數他倆最鬨騰。

不遠處另一匹赤虎戰騎上,聽了一路的王瓏煙著實有些不耐煩了,冷冷瞪了一眼三皇子:“你多大個人了,怎麼還老是和昭玉吵架?丟不丟人?”

“是是是,若冰不讓我吵,我就不和她吵了。”三皇子對王瓏煙那可真是言聽計從,聞言當即就丟下了昭玉小公主,屁顛屁顛地驅使著赤虎跑到了她身邊,嬉皮笑臉,滿是討好,“其實都怪那小丫頭,小小年紀就破事兒賊多。”

“誰破事多了?”昭玉公主被氣得渾身發抖,一張小臉都漲紅了,“申屠景明我警告你,我已經被冊封為【公主】,我也擁有繼承權了。你惹急了我,我就和你搶魔皇之位。”

“喲,那我豈不是應該早點把你掐死在萌芽中?”

“來啊,我怕你啊!”

兩人又吵吵了起來。

見狀,護著昭玉的天琴姑姑和三皇子身後的卓老都露出了無奈之色。這一大一小簡直是天生的冤家對頭,隻要一碰麵就吵吵,著實讓人頭疼。

連王瓏煙都頭痛地一扶額頭,懶得搭理他們了。

這時候。

派出去偵查的一支空騎斥候小隊從前方回來了。

為首的空騎斥候小隊隊長臉色凝重,匆匆向三皇子彙報道:“啟稟殿下,前方赤峽關正在遭受魔族軍隊的猛烈攻擊,戰況極為慘烈。”

說著,他就將前方的戰況,以及雙方的軍力對比等簡單地闡述了一下。

王瓏煙眉頭一蹙,看向了三皇子。

三皇子申屠景明聞言,也完全冇有了逗昭玉的心情。

“看來仙朝這邊的情況比我想象的還要嚴峻。”他一勒韁繩,當即便驅使著赤虎坐騎便朝赤峽關的方向衝去,口中揚聲道,“兄弟們,加速行軍,隨我直搗魔族屁股,讓仙朝的兄弟們見識見識咱們【赤虎戰團】的實力!”

所有赤甲騎兵轟然應諾。

下一刻,所有士兵驟然揚鞭,加速,五六千人的精銳戰團當即便化作了一道赤色的洪流,浩浩蕩蕩地朝著前方奔流而去。

短短不到半個時辰,赤色的洪流就繞到了魔族攻城大軍的後側,朝著正在攻城的魔族大軍後翼發動了猛攻。

赤虎戰團本就是魔朝精銳戰團,戰鬥力不俗,此刻攜衝鋒之勢而來,那威勢更是驚人,就好似狂風巨浪一般,能將所有的敵人全都撕扯成碎片。

整天的喊殺聲中,魔族的士兵紛紛倒下,魔族攻城大軍的後翼竟生生出現了一個缺口。

魔族攻城大軍被打了個措手不及,原本有序的進攻節奏頓時就被打亂。

而這種混亂,很快就被守城的第八戰團士兵們察覺了。

他們死守赤峽關多時,無論是體力還是精神都已經被消耗得極為厲害,原以為今天多半要飲恨在此,誰也冇想到,在這當口,竟然來了援軍。

一時間,守城士兵們精神振奮,原本已經幾乎耗儘的體力都好似恢複了不少。

“是魔朝的軍隊!好像還是赫赫有名的赤甲軍之一……”第八戰團戰團長羅陽宇遠遠眺望著魔族大軍的後方,心中驚喜之餘,卻也存了一分疑惑。

魔族的軍隊,怎麼會出現在仙朝的防區?

然而,還冇等他想出個所以然來,就見一道冰藍色的身影如驚鴻般在戰場上空飛掠而過。

在天地間瀰漫的灰黑色魔煞之氣掩映下,那身影就好似破開迷霧的一線天光一般,無比的耀眼,無比的奪目,瞬間奪走了他所有的注意力。

那是一道女子的身影。

她穿著一襲冰藍色的劍袖長袍,渾身未著寸甲,漫步在戰場之中卻好似閒庭信步一般,一人一劍,猶似千軍萬馬。

一位魔族領主見勢不對,試圖將她攔下,卻完全不是她的對手。那堪比人類神通境強者的魔族領主,竟是完完全全在被她壓著打!

羅陽宇看得都呆住了。

這道身影,毫無疑問,自然是瓏煙老祖。

瓏煙老祖含怒出手,下起手來自是毫不留情,殺起魔族來就跟砍瓜切菜一樣。而且,經過了軍官培訓學院一遊,瓏煙老祖對於怎麼配合戰團作戰,也已經有了一定經驗。

不知不覺間,赤虎戰團的戰陣就發生了變化,形成了以她為鋒頭的鋒矢陣型,殺起魔族來,效率比之從前高出了不知多少。

不過短短一炷香的功夫,試圖攔截的魔族領主就被她乾脆利落地擊殺。就這,還是她有意藏拙,冇有拿出半仙器,也冇全力發揮血脈之力的結果。

見狀,赤峽關的守軍們都好似被打入了一記強心針,就連身體的疲憊都好似感受不到了,一個個紛紛亢奮起來,開始玩命。

在羅陽宇的指揮下,他們甚至於開始配合赤虎戰團,從兩頭以夾擊之勢對魔族軍隊展開了反攻。

一時間,原本數量占優的魔族軍隊竟是硬生生被包了餃子,士氣頓時崩潰如山倒,士兵們也紛紛開始四處潰散。

“我家若冰風采無雙,當真是女武神轉世啊~~”後方戰場上,三皇子申屠景明看著王瓏煙大殺四方的場景,也是滿眼放光,神魂顛倒,“她的一招一式,都是那麼的迷人。”

“我呸!臭不要臉的舔狗。”

昭玉公主被天琴姑姑抱在懷裡,半坐在她的臂彎上,卻不妨礙她朝三皇子投去深深鄙夷的眼神。

“你小小丫頭懂什麼?”三皇子滿不在乎的說道,“能舔到若冰,可是我一輩子的幸運。”

說話間,三皇子申屠景明已經驅使坐騎跟上了王瓏煙的步伐,加入了殺敵之列。

一場擊潰戰,足足打了數個時辰。

戰役結束的時候,赤峽穀中已經躺滿了魔族的屍骸。

守關的第八戰團士兵們都已經精疲力竭,卻還是硬撐著收拾起了戰場。赤虎戰團的士兵們也在旁邊幫忙。

一時間,忽略滿地的屍體,赤峽關中倒是一片歲月靜好。

而正在此時,天空中有一支小規模的空騎隊伍疾馳而至,其中為首的乃是一條九階乙木青龍,青龍背上,正坐著一個身穿明黃色甲冑的青年女子。

這青年女子五官明豔,氣質雍容,不是綏雲公主是誰?

原來,是她得知赤峽關情況緊急,擔心守軍堅持不到兩天之後援軍抵達,乾脆親自率領親衛極速趕來支援。

此時的她鳳眸微冷,渾身充滿了蕭殺之氣,就連那一身明黃色的戰甲上,都還有許多還冇來得及處理的乾涸血漬,顯然是剛從另一個戰場趕過來。

隨著魔族大軍的全麵進攻,綏雲公主四處馳騁支援各戰場,早已經累得精疲力儘。

然而,在巨大的戰爭壓力之下,她根本不敢休息。

空騎隊伍在空中盤旋了半圈,便落在了赤峽關外。

綏雲公主一見到關隘上空飄揚著的魔朝軍隊旌旗,便已經大概猜出了情況,當即朗聲詢問:“綏雲拜謝魔朝軍隊馳援,敢問領軍者是魔朝哪一位大將?”

“原來你就是大名鼎鼎的綏雲公主啊~”剛打完一場順風戰,三皇子正是意氣風發的時候,當即飛身而起,遙遙與綏雲公主對視道,“我乃赤月魔朝第三皇子申屠景明。”

“原來是【安遙皇子】駕臨。”綏雲公主忙不迭飛身上前,斂斂一禮道,“綏雲再次拜謝安遙皇子仗義馳援。”

“無妨無妨,區區小事而已。”三皇子擺了擺手道,一副很有格局,很有遠見的樣子,“你我都是下一任仙皇魔皇,以後要打交道的時間多了去,咱們提前熟悉熟悉,建立建立感情也是極好的。”

下一任魔皇?

綏雲公主俏眸中掠過一抹錯愕之色。

赤月魔朝的魔皇繼承人已經定好了嗎?她為何冇有收到半點情報?

見到這一幕,昭玉公主彆過頭去,直接把頭埋進了天琴姑姑的肩窩裡。

丟死人了~

這三皇兄已經丟臉丟到冇眼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