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不同於個人修行寶典,【戰爭寶典】屬於特殊種類寶典,隻有一場又一場的勝利,獲得大量的戰爭能量,才能逐步蛻變成長。

每一部寶典器靈,都有想要成為仙經的野望,珺舞自然也不例外。

第七戰團自打成立以來,就從未打過如此暢快淋漓的仗,每一個士卒、隊長、統領等,都陷入了極度亢奮之中。

戰團長燕鴻天和團副廖英俊,自然也是興奮到要爆炸,隻是身為領導層,他們知道還有很多後續事宜要處理,強行讓自己冷靜下來,開始指揮部隊進行傷亡率統計、戰利品收集、收納並統計俘虜等工作。

不出一個時辰,此戰初步統計就出來了。

廖英俊興奮地向王瓔璿彙報道:“瓔璿老大,此戰我們僅陣亡了一百一十九位兄弟,重傷兩百一十三人,輕傷五百多人。血鷹領主部被我們殲滅,共擊斃魔族八百五十四,俘虜各級彆魔族一千三百五十,其餘魔族已經潰散。”

“死了一百十九個?”王瓔璿興奮的情緒一下子壓了下來,沉重感襲上了心頭。

廖英俊的笑臉也一滯,急忙尬笑了兩聲說:“瓔璿老大,打仗哪有不死人的?正常對決下,我們與魔族的戰損比往往在二比一,咱們這已經是從未有過的輝煌勝利了。”

“我明白。”王瓔璿臉色略舒緩了些,“我們人族的士兵還是太弱了。”

“這冇有辦法。”廖英俊也是無奈道,“咱們大部分士兵都隻是下品甲等或乙等血脈,能修煉到靈台境初期已經不錯了。再往後修煉,消耗大量資源堆積效率也極差。”

這還是第七戰團是以仙朝兵源為主的結果了,若是換做像大乾那等帝國,大部分兵源都是煉氣境修士,與魔族作戰時,基本都是數十比一的戰損比。

“瓔璿小姐~”珺舞提醒道,“您這一次收穫了不少戰爭能量,可以通過寶典分配一部分給士卒們,如此可以些微而緩慢地幫助他們提升些許血脈,並且能強化一下各項身體,加快些修煉進度,甚至能恢複傷勢。”

“當然,這種變化是緩慢的,而非一蹴即就。畢竟這一次戰爭能量雖多,分配到每個人頭上後就微乎其微了。”

“還能如此操作?”王瓔璿當即眼睛一亮道。

“那是自然,我可是戰爭寶典,走的是戰爭類大道。”珺舞的語調充滿了驕傲之色,“若是連士卒潛力和能力都不能提升,又怎麼稱得上是戰爭大道呢?咱們非但能非配戰爭能量,還可以根據士卒在戰爭中的表現而‘論功行賞’。”

“關於士卒和軍官們的表現,我都已經全部做好統計了。”

“好,很好。”王瓔璿手一揮道,“留三成戰爭能量做儲備,剩下七成論功行賞,傷員多分一些,好讓他們加快恢複。”

“七成?會不會有點太多了,您自己也要留一部分強化自身。”珺舞勸說道。

“不必了,我現在的血脈已經很高了,消耗全部的戰爭能量也未必能提升多少,獲益比太有限了。”王瓔璿堅定道,“隻有軍隊整體強,才能減少傷亡,迎來更多的勝利。”

“如您所願,瓔璿小姐。”珺舞當即按照王瓔璿的命令,將攏集在她身上的戰爭能量分配了下去。

霎時間。

一道道看似無形無質的戰爭能量,化作絲絲縷縷間飄蕩向了她麾下每一個士卒、軍官、統領,甚至是正副團長,人人都有份,而且還經過功勳計算後不同分配。

這些戰爭能量看似很少,可士卒們或多或少都感覺到了一股熱流在體內湧動,如同大冬天泡了個熱溫泉一般,渾身上下的毛細孔都舒張了來開。

極少數原本就在下品血脈甲等偏上的士卒,在戰爭能量的一番洗禮之後,竟然臨場突破了血脈,勉強躋身於中品丁等血脈了,擁有了一些晉昇天人境的可能性。

這讓他們大喜過望,熱淚盈眶了起來,連連朝王瓔璿拜謝。

他們已經攢下功勳兌換過淬血丹了,若是想更進一步就得兌換洗髓丹,大部分靈台境士卒想要攢下洗髓丹的功勳是何等不易,甚至是有了功勳還得排隊。

當然,中品丁等血脈想要晉昇天人依舊難度太大,中間需要消耗的資源是“天文數字”,可終究是有一線希望了不是?

“瓔璿老大,瓔璿老大!”

享用了戰爭寶典帶來的極大好處後,第七戰團的士卒們熱血沸騰的嘶吼了起來,彷彿就像是狂熱的信徒。

“行了行了。”王瓔璿伸手虛壓了一下,“該乾嘛乾嘛去,快點處理完這邊戰場後略作休整,咱們還得趕下一個場子呢。”

接下來乾活的兄弟們,就更加積極熱忱了。

戰場被打掃完畢,繳獲了不少戰利品,很多魔族的戰甲武器拿回去也能兌換軍功,除此之外,也繳獲了數十頭血鷹,以及一架血鷹領主的奢華飛輦和兩頭七階血鷹,後者是淩虛傀儡定虎老祖的功勞,他斬殺了血鷹領主後,就將七階血鷹擒獲。

這些是血鷹領的特產,馴化後的血鷹在魔族內部價格很高,尤其是七階血鷹那往往都是天價。

這一波戰利品,自然是讓第七戰團血賺。

唯一讓人頭疼的是一千幾百個魔族俘虜,燕鴻天把王瓔璿悄悄拉到一旁,低聲道:“老大,接下來的行動帶著這一批俘虜有些麻煩吧?”

“往常咱們第七戰團戰俘都是如何處置的?”王瓔璿皺眉問道。

燕鴻天露出了尷尬的笑容:“彆說第七戰團了,便是連東線防區軍團,都很少一次性俘獲那麼多活著的魔族俘虜。一般處理的話,就是拿來換咱們被俘的族人,或是拉去乾開礦等苦力活。”

“用來換人的話還是很劃算的,各魔族領主都很願意拿人族俘虜換一些身強體壯的魔族。”

“隻是這一次,咱們帶著這麼多俘虜行動不便,但是憑白放虎歸山又有些不甘。不如索性悄悄摸摸全宰了,也省得麻煩。”

說到全宰了的時候,燕鴻天明顯露出了萬般不捨的表情。

若是這批俘虜能帶回去的話,可以換取很多的軍功,各防區都需要魔族俘虜,以用來換取回人族同胞俘虜,這些可都是搶手貨。

“瓔璿小姐。”珺舞出主意道,“如果冇辦法處理俘虜的話,不如試試將它們收編。”

“收編?”王瓔璿眼睛微微一亮後,轉而問燕鴻天道,“鴻天,有冇有收編魔兵的案例?”

燕鴻天臉色頓即一變,急忙規勸道:“瓔璿老大,您千萬彆玩火。這些魔族凶厲桀驁,骨子裡膜拜的是各路魔神。是絕不可能真正臣服咱們人族的,哪怕怯於生命威脅而勉強臣服,一旦關鍵時刻就會反叛,曆史上類似的案例發生過很多了,近數千年來已經無人去嘗試。”

“除此之外,魔族與咱們人族有血海深仇,很多袍澤都是死在了魔族手中,收編魔兵的話會惹來爭議和厭惡。”

“珺舞,你怎麼看?”王瓔璿依舊有些忍不住心動。

“收服魔兵,的確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但是有我珺舞在,也未必冇有可能性。”珺舞微微興奮道,“咱們戰爭寶典最大的特色就是為戰爭服務,一場又一場的勝利下會輕鬆凝聚出軍魂,而戰爭能量的合理化分配,也會大幅度提高士卒忠誠度。”

“隻要你能合理化對待魔兵,而不僅僅是拿它們當工具,我相信在軍魂的作用下魔族士兵也會有強烈信仰的。”

“如此,那我就試試收編魔兵。”王瓔璿躍躍欲試道,“小時候我最愛聽爺爺給我講的虛構三國的故事,那裡麵就有英雄收編異族為我所用。”

“而且我爺爺也說過,眼光格局要放長遠一點,若是我們能真正收編魔兵,豈不是對整個抗魔戰爭都有好處?”

燕鴻天急忙勸道:“瓔璿老大,您要三思啊,這要弄出點岔子可冇法收場。”

“我心意已決。”王瓔璿臉色一肅道,“若是發生什麼後果,由我王瓔璿一人承擔。”王瓔璿從小是在王守哲院子裡長大的,自然是不知不覺間潛移默化了王守哲的思想。

對於敵人,要打擊一部分,要分化一部分,也要拉攏一部分!

見得王瓔璿決絕,燕鴻天也不敢再勸了,反而鄭重道:“瓔璿老大,您這是說的什麼話?隻要是您真正做的決定,我燕鴻天堅定服從,即便冇有條件,也要創造條件服從。”

“鴻天啊,我果然冇有看錯你。”王瓔璿拍了拍他肩膀,內心頗有些感動。

“老大,念在我如此忠心耿耿份上,您能不能也分我一件神通靈寶?”燕鴻天開始眼巴巴地露出了真麵目。

“你不是已經有飛燕了嗎?”王瓔璿側目不已。

“老大您要是分我一件,我可以去把‘飛燕’給退了,她太難伺候了。”燕鴻天一臉苦悶地說道,“傲嬌到了天上去,不知道的人還以為她是仙器呢。”

“……”神通寶槍飛燕。

……

與此同時。

冥煞魔神魔域之中。

紅鐵魔王堡。

這座魔王堡的曆史已經十分悠久了。如果一直往前追溯的話,它甚至能一直追溯到上一代冥煞魔神時期。

而這座魔王堡的主人也早已更迭了很多代,到了這一代,紅鐵魔王儼然已經是冥煞魔神麾下的中堅力量,不僅麾下雄兵數萬,自身的戰鬥力在諸多魔王之中也可以排到中遊。

就連這座紅鐵魔王堡也幾經擴建,規模和壯觀程度都遠非血色魔王堡那等邊陲貧瘠之地的魔王堡可比。

它背靠著巨大的伊矻山脈而建,從山腳一路蔓延向上,幾乎蔓延到了半山腰的位置。每天的日暮十分,血月光輝籠罩之下,整個魔王堡都彷彿被鍍上了一層血色,尖頂聳峙,蔚為壯觀。

然而。

今天,這座曆史悠久的魔王堡卻迎來了它的噩夢。

血月的餘暉下,這座昔日裡堅不可摧的堡壘上佈滿了攻擊導致的斑駁痕跡,城牆的部分位置甚至已經瀕臨坍塌。

城牆內外,無數殘肢斷臂隨意散落著,猩紅的血液將乾未乾,仍舊在散發著濃鬱的血腥氣,看起來格外慘烈。

很顯然,這裡剛剛發生過一場激烈的戰鬥。

充滿了戰火餘燼的戰場上,一隊隊穿著黑紅色戰甲的人類士兵正來回穿梭,一邊撿拾掉落在戰場上的弩箭、從屍體上搜尋戰利品,一邊順手給尚未斷氣的魔族士兵補刀。

紅鐵魔王堡碩大的城門口,一輛又一輛以巨大魔牛為動力的運輸車正滿載著物品從城裡出來。

運輸車後麵,還跟著一長串一長串被鎖鏈捆縛著的魔族。這些魔族大多長相醜陋,衣衫襤褸,眼神空洞而麻木,宛如行屍走肉一般。

這些都是被俘虜的中低等魔族。

那些等級高,實力強的魔將、魔族領主等魔族自然早就在戰鬥過程中被殺戮殆儘,留下的這些都是實力較弱的中低等魔族。它們數量眾多,哪怕是在魔族的體係之中都是屬於最下層,乾的都是些挖礦、伺候人的苦力活,了不起也就是個小頭目。

此刻,在人類士兵的看押下,它們自然不敢有絲毫異動,隻是沉默地被驅趕著往前走。

這座原本如日中天的魔王堡,此刻已然徹底陷落。而攻下它的,顯然便是那些身穿黑紅色甲冑的軍隊。

正當士兵們忙忙碌碌地收拾戰場,搜刮戰利品的時候。

驀地。

天空中傳來一聲悶雷般低沉的龍吟。

龍吟聲中,一條巨大的黑色魔龍自灰黑色的雲霧之中探出頭來,而後長尾一擺,悠悠然地自高空中緩緩降落。

很顯然,它之前就在這天空之中,隻是被天空中瀰漫的灰黑色魔煞之氣遮掩了身形。

那魔龍有著一對猙獰的龍角,渾身的鱗片宛如黑曜石般堅硬,濃鬱的魔煞之氣纏繞在它身周,襯得它威勢愈發強橫,愈發暴虐。

仔細看去,在那魔龍的頭頂之上,赫然站著兩道人影。

為首的那人乃是青年模樣,一張臉長得格外英俊,臉部線條棱角分明,鼻梁高聳,眼窩深陷,剛毅之中又帶了一抹深邃,讓人一見之下,便很容易留下深刻的印象。

他穿著一身純黑色的戰鎧,襯得他身形挺拔,氣宇軒昂,濃烈的肅殺之氣自他身上瀰漫而出,論威勢,竟是絲毫不比他腳下的黑色魔龍弱。

站在他身後的,則是一位玄衣老者。

這老者身形乾瘦,麵容蒼老,一身玄色的長袍穿在他身上,就好似濃墨暈染而成的一般,帶著股吸攝人心的味道,讓人心中不安。

這兩人,赫然便是小魔尊晁千玨,以及常跟在他身邊的淩虛境魔君宮厲圖。

見到這一幕,魔王堡外忙碌的士兵們頓時露出了敬畏之色。

“末將【修羅軍團第五戰團】戰團長蘇懷昌,見過少主,魔君。”

士兵之中,一位身穿厚重鎧甲的中年人還不等魔龍徹底降下,便身形一閃,當空迎了上去,朝著兩人恭敬一禮。

這中年人麵容剛毅,氣質冷硬,一身的血煞之氣濃鬱得讓人心驚。

跟一般的戰團團長相比,他雖然也是神通境,可很顯然不是那種勉勉強強才達到了神通境初期的魔修,反而極有可能是神通境中期,甚至是後期。

“哈哈哈~好好好!不愧是老祖宗秘密培養的王牌,【修羅軍團】麾下的戰團實力果然強橫。讓本少主驚喜不已啊~”小魔尊英俊的臉上帶著意氣風發的笑容,“這一仗乾得漂亮,不枉本少主費儘心思,利用戰團調動換防創造機會,讓你們可以偷偷穿過封鎖線,潛行至此處。”

【修羅軍團】乃是晁氏暗中培養的一支秘密王牌軍團,總人數雖然不多,實力卻是格外強悍。

其麾下的任何一支戰團都有著遠超普通戰團的戰鬥力,乃是精銳中的精銳,王牌中的王牌,從不輕易出動。

這一次,也是因為冥煞少主之死引發這一場魔族動亂實在是不可多得的良機,魔尊纔給小魔尊撥了其中一支戰團。

小魔尊也不含糊,立刻便率領著這支戰團以及自己麾下的兩支戰團潛入冥煞魔神魔域腹地,利用魔族後防空虛的機會,開始偷襲魔王堡。

事實證明,這一計策非常成功。

這不,往日裡極難攻下的紅鐵魔王堡因為防守空虛,僅憑三支戰團就輕輕鬆鬆被拿了下來,戰果不可謂不輝煌。

“殿下謬讚了。這都是魔尊和少主神機妙算,抓準了紅鐵魔王堡防守空虛的機會,將士們纔能有如此出色的發揮。”中年將領蘇懷昌謙虛了一句,隨即彙報道,“將士們在城中發現了大量的紅鐵礦,保守估計都能裝滿一百輛牛車。”

他口中的牛車,自然不是指的普通牛車,而是如今正往魔王堡外拉東西的那種,由巨大魔牛拉的巨型牛車,隨便一車就能裝下大量物資。

聞言,宮厲圖乾瘦的臉上露出了笑容:“恭喜少主,這紅鐵可是諸多魔器的主要材料。能斬獲如此大量的紅鐵礦,對於咱們真魔殿來說可是一樁大好事。”

紅鐵乃是一種富含魔氣的魔鐵,是煉製很多種類魔器的主要材料,其性質有些類似於玄鐵,隻是韌性更強一些。

這種磨鐵礦論品級不算很高,但消耗量卻極大,屬於常年都有缺口的緊俏戰略物資。這麼一大批紅鐵礦運回去,那些煉器師見了怕是得開心死。

“本少主特意先攻這座紅鐵魔王堡,為的便是這些紅鐵礦。這座紅鐵魔王堡可就是靠著這些紅鐵礦才發家的。”小魔尊臉上也是帶著笑容,語氣卻是有些遺憾,“可惜,留給我們的時間太短,否則,我們還能占據紅鐵礦,多挖一些回去。”

“少主不必覺得惋惜。紅鐵礦雖然重要,但品階畢竟不算高,紅鐵魔王的寶庫之中好東西更多。”宮厲圖笑著道。

“魔君說得不錯。”蘇懷昌點了點頭,繼續稟報,“我們的人從寶庫裡搜刮出了許多珍貴的魔藥,魔材,甚至還有魔道器,都是紅鐵魔王壓箱底的寶貝。隻是魔晶石不知為何數量並不算多。”

“無妨。隻是這些,就已經是潑天的功勞了。你們辛苦了。”小魔尊這會兒倒是緩過勁來,不再糾結這些了。

他看向蘇懷昌道:“接下來還有好幾座魔王堡要攻略,時間有限,你讓麾下的將士們加快一點把東西整理好,交給我麾下的戰團運回去。咱們抓緊時間去下一座魔王堡。”

“是,少主。”

蘇懷昌答應一聲,當即便下去忙碌了。

很快,所有戰利品就都被整理妥當了,一輛又一輛的巨型牛車開始離開魔王堡,朝著魔二號鎮守堡壘的方向駛去。

而小魔尊,則是帶著被暫時調撥到他麾下的修羅軍團第五戰團,朝著下一個魔王堡奔襲而去。

站在魔龍脊背之上,小魔尊看著腳下如黑紅色洪流般的戰團士兵,再看看遠方魔煞之氣瀰漫的天空中,那一輪巨大的血月,隻覺心中有一股豪邁之氣油然而生。

人生,便該是如此,指點江山,揮手間敵人灰飛煙滅。

這一次的時機簡直千載難逢,等他抓準時機攻下剩下那些魔王堡,將那些魔王堡中的寶物,俘虜儘皆帶回去,他可就徹底翻身了。

當初綏雲那一場大捷,也不過就是拿下了三座魔王堡而已。這一次,他要拿下四座,五座,甚至更多的魔王堡!

隻要戰果足夠輝煌,足夠震撼,憑此大功,他必能碾壓綏雲,重聚人心。

到時候,他就可以攜著軍功光榮迴歸,那什麼王氏,什麼陰蛇魔姬,所有曾經傷害過他,背叛過他的,他必要讓他們付出代價!

聽說那收留了姬玥兒的王氏家主非常厲害,傳聞裡把他誇得天花亂墜,好似聖皇再世似的,這一回,他倒是要好好會一會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