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咳咳,四公子你不厚道,那杜康酒在許昌價值千金,我是買不起了,咳咳,隻能厚著臉皮來南皮找你要免費的,咳咳,你不會不歡迎吧。”

“喝酒?他媽的怎麼喝不死你,既然來了我這,病冇好之前,不準喝酒。”

曹彰衝著郭嘉翻了個白眼,看這個模樣有點像傷風感冒,可是又感覺更為嚴重一些。

曹彰拉著郭嘉坐在搖椅上,連忙吩咐賈詡。

文和,趕緊修書一封,讓華神醫來南皮見我。”

“好,我這就去。”

賈詡走後,曹彰再看過去,郭嘉懶洋洋的靠在搖椅上,一臉愜意。

“嘖嘖,四公子你可真會享受,要不是你爹等我回去覆命,我真想留在這不走了。”

“那就不走唄,我給我爹修書一封,多大點事。”

曹彰喜出望外,如果真能留下郭嘉,那就真是爽歪歪了。

郭嘉似乎想到了此行的目的,坐起來,將懷裡的書信丟在桌上。

“對了,朝廷的敕封下來了,恭喜四公子得償所願,以後有獨行專斷之權了。”

“嘿,我會在乎這個麼,你就告訴我,我和老二誰的官職大?”

曹彰看都不看,直接問郭嘉。

郭嘉卻有些心不在焉,目光一直鎖定在曹彰桌子上的望遠鏡上,終於忍不住拿在手上把玩。

“我的個乖乖,四公子,這玩意能看多遠?”

“百八十裡的不成問題吧。”

“有了這玩意,豈不是能讓敵軍無所遁形麼,好傢夥,能給我不?”

“嘿,這望遠鏡我就獨一份,我手下哪個大將不想要,我憑什麼給你?”

“望遠鏡?好名字,不過當主公可不要這麼小氣,當心下麵冇人給你做事。”郭嘉衝著曹彰翻了個白眼。

曹彰樂了,笑道:“哎呀呀,奉孝說的在理,我現在就缺你這樣的,要不考慮考慮,過來跟我。”

郭嘉正色道:“我與丞相,名為君臣,實乃知己,請四公子不要試探我的底線,咳咳。”

曹彰一把拿回望遠鏡,放在桌上。

“你還冇告訴我,我和老二誰的官大呢?”

“二公子與你同樣是三品,都有獨行專斷之權。”

“誰大誰小?”

郭嘉越是不說,曹彰就越有興趣知道。

“咳咳,二公子是左將軍,你是右將軍,滿意了冇。”

“呸,為什麼不是我左他右,這不明顯矮他一頭。”

曹彰不樂意了,要不是自己和曹操在官渡打的火熱,洛陽、長安那裡輪得到曹丕去放肆。

郭嘉嘴角上揚,乾咳兩聲問道。

“四公子你在意這個麼,你在意的恐怕是袁紹的河北之地吧。”

“嘿,若論洞悉人心,天下間無人能出你郭奉孝左右了,不過你突然提河北乾嘛,是不是又想著坑我呢?”曹彰聽出郭嘉話中有話。

“此行除了敕封一事,我還要向四公子討要南皮、平原,以及遼東之地。”

“我爹叫你來的?”

郭嘉臉色一變,正經而嚴肅起來,緩緩說出事情,聽的曹彰目瞪口呆。

臥了個槽!

自己辛辛苦苦打下的江山,現在讓自己拱手相讓,這也忒不要臉了吧?

郭嘉搖了搖頭,發出一聲歎息。

“主公一輩子最大的願望就是掃除諸侯,重整大漢江山,河北之地乃戰略重地,必須掌握在主公手裡。”

“嘿,我憑本事拿到的東西就是我的,讓我交出去,可能麼?”

現在彆說曹彰是一臉的不甘心,周圍趙雲、高順、張遼、黃忠幾人的表情都變得及其難看。

郭嘉繼續說道:“四公子莫要忘了,你是為朝廷辦事,不管你打下多少城鎮,都是屬於朝廷的。

丞相給你,纔是你的。不給你,你不能搶。”

這話說的冇毛病,曹彰不由得一聲冷笑。

曹操給自己,那叫名正言順;曹操不給自己,那就和袁紹一樣,再強也是被當作叛亂一樣被動捱打。

“奉孝你剛纔說啥來著?”

“丞相給你,纔是你的;不給你,你不能搶。”

“不是,之前說的那句。”

“哪一句?”

郭嘉帶著玩味的望向曹彰,如果曹彰真的能理解自己每一句話,那麼也不枉費自己奔波一場。

“現在我是三品大員的右將軍,有獨行專斷之權是吧。”

曹彰衝著郭嘉痞笑一聲,要不是想起了這句話,還真要以為郭嘉來坑自己地盤來了。

“你自己的事,怎麼還問我來了,反正我就是受命來討要四公子你打下的地盤,反正你必須給我回去交差,至於怎麼給,你自己決定。”

郭嘉猛的又乾咳兩聲,靠在搖椅上,笑著閉上雙眼。

曹彰會意,當即又命賈詡寫了一封奏摺,感謝朝廷敕封之類的話。

隨後又單獨給曹操寫了一封家書。

兒子總是要聽老子的話,要地盤嘛,給就是了,隻管派人走馬上任。

郭嘉能交差了,自然也冇話說,場麵頓時其樂融融。

次日,郭嘉剛起床就要去找曹彰,卻被賈詡告知,曹彰早已經離開南皮。

郭嘉知曹彰肯定是為昨天的事情躲出去了,就想著儘快拿書信回去交差,卻被被賈詡給攔了下來。

“咳咳,文和,你攔我做什麼,該不會是想留我在這過年吧?”

“主公說了,在你病冇好之前,不能離開南皮,而且昨日我已經叫人去北海請華佗來,還請先生多住幾日。”

“這臭小子還管到我頭上來了,不讓我喝酒也就罷了,還不讓我走,嘿,我可要回許昌覆命呢,給我讓開。”

“來人啊,送先生回房休息,冇我的命令,誰都不讓離開。”

賈詡可不像曹彰那麼好說話,而且當智者對上智者,文人相輕,總有種相互攀比的心理。

“賈文和,你個王八蛋,我要回許昌覆命,你敢攔我,耽誤了曹公大事,曹子文也救不了你。”

“嘿,郭先生就不必為我擔心了,主公的家書已經向丞相說明一切,為了你的性命著想,想必丞相會懂得取捨。”

不管郭嘉怎麼破口大罵,賈詡是鐵了心留下郭嘉。

曹彰這邊,將南皮、平原兩地交給張遼和賈詡管理,留下五萬精兵固守。

隨後又叫人傳信給公孫康知曉,公孫康這個遼東王屁股都冇坐熱,怎麼肯下台把位置讓出去,自然心領神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