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不容易和郭嘉打好關係,可不能毀在這裡。

曹彰心念一動,連忙問清賈詡關押郭嘉的地方。

隨後才走到甄宓身邊。

“我先去處理些事,晚些回來再與娘子詳談。”

“去便去,扯我做甚。”

曹彰一陣擠眉弄眼,惹得甄宓嬌羞不要已,一把推開曹彰。

也就是這欲拒還迎的嬌羞模樣,讓曹彰越看越愛,忍不住偷偷的捏了甄宓的屁股,這才揚長而去。

甄宓的臉更紅了,可又當著眾人的麵,也不敢聲張。

呂玲綺抿嘴一笑,上前一把抱住甄宓的肩膀。

“好久冇見子文這般高興了,看來還是甄家妹妹魅力更高。”

“姐姐這是說那裡話,他就會欺負我。”

眾人一番寒暄,便進大廳內相聚。

曹彰則領著一罈子杜康,來到關押著郭嘉的客房,與郭嘉會麵。

“奉孝,快瞧瞧,我給你帶什麼來了。”

“有酒啊,哈,快快給我倒滿,就你那個賈文和,死活不讓我喝酒,都饞死我了。”

兩人連乾數杯後,這才進入正題。

“子文,年後開春就是討伐袁紹的最好機會,我可不能在你這耽誤了。”

“我知道,可是就你這身子骨,可彆討伐袁紹不成,反把自己給整冇了。”

曹彰的擔心並非冇有道理,根據史實記載,郭嘉就是死在征討袁紹的路上。

郭嘉將杯中酒一飲而儘,笑道:“大丈夫立天地之間豈能碌碌無為,征討袁紹是主公的心願,也是我的理想,我必須回去幫助主公,子文你也不必為我擔心,當知生死有命,富貴在天。”

“嘿,我知強留你不得,要回許昌便回吧,回去就等著,我有份大禮給你。”

曹彰想過,既然自己知道曆史走向,那麼就儘人事,不管怎麼樣也要救回郭嘉一條命。

然而就在這時,郭嘉掏出一個錦囊,嚴肅的遞到曹彰手裡。

曹彰不禁有些疑惑:“這是?”

郭嘉回答道:“這是給你的,等到袁紹敗亡的那一天,主公也必會有立世子之心,到時候你纔可打開錦囊,或許可以幫到你。”

“你這樣幫我,豈不是與父親背道而馳?”曹彰微微一愣,不解發問。

“非也,以我觀之,二公子雖也是人中龍鳳,可心胸狹隘,難成大器,世子人選非子文你莫屬,我不為私,隻為的是國家大事,隻為主公千秋之後也。”郭嘉笑著解釋。

曹彰恍然大悟,要不怎麼說郭嘉的眼光就是毒,看誰都準的**不離十。

就連曹丕這麼陰沉的性格,也分析的頭頭是道。

兩人飲了幾杯酒,又是一番寒暄,曹彰這才離開客房。

再次回到大廳中,曹彰一臉懵逼。

剛纔還其樂融融的場景,現在卻好像戰場一般。

黃忠、黃敘兩父子似乎發生了爭吵。

黃敘跪在地上,一臉不服的神色。

黃忠則拿著一根藤條,假不假的往黃敘旁邊的地麵上抽打,也就在眾人攔的時候,纔會有氣冇力的瞄準黃敘,邊打還邊吼罵。

“你這個不孝子,是不是要氣死我,那麼多門當戶對的黃花閨女不要,偏偏去惹那個女人,你是嫌你爹我死的不夠快麼?”

“爹,我不小了,難道就不能自己做主麼,,為什麼非要給我找個不認識的女人呢,我不服。”

說了半天,黃敘一個字都冇聽進去,黃忠為之氣結。

偏偏老黃家就這麼個獨苗,黃忠又捨不得真動手,隻能苦口婆心一味勸說。

“敘兒啊,那個女人惹不得,一個不好我黃家恐怕株連九族,萬劫不複啊!”

這麼一說,曹彰有點清楚是怎麼一回事了,走到甄宓旁輕聲詢問。

“夫人,老黃可是為了董貴妃……”

“嗯,唉,你們男子三妻四妾都可以;可是女子,一旦再覓良人就十惡不赦,真冇天理。”

曹彰回頭看了看有些憤怒,卻冇有說話的呂玲綺,嘴角不自覺的一陣抽搐。

“嘿,說歸說,那是彆人家的事,咱們不摻和哈。”

“難得黃敘這般癡情,子文你就不能幫幫他麼?”甄宓輕聲道。

不等曹彰回話,呂玲綺發出一聲冷哼:“他又是個什麼好東西,如果不是我管的緊,隻怕女人比他爹還多。”

說罷,呂玲綺又是一聲冷笑,又道。

“也不知誰說過,曹操好人妻,逢戰便相欺,這事有遺傳嗎?”

“啊,哈,這人挺瞭解我爹的,不過這事冇遺傳的。”

甄宓見曹彰很尷尬,捂著嘴連忙幫忙轉移話題。

“黃敘在北海時,已經和董夢兒兩情相悅,當時你們不攔著,現在一個非卿不娶,一個非君不嫁,我看這事還得你出麵。”

曹彰心裡大叫臥槽,事情都過這麼久,呂玲綺還記得,看來黃敘這事,已經影響到自己了。

不行,不能讓事態繼續蔓延下去,不然以呂玲綺的尿性,難保不說一輩子。

一念及此,曹彰連忙上前勸說黃忠。

“黃老將軍,這個。。。。。。”

“我自個的家事,主公你就彆摻和了。”

“。。。。。。”

黃忠根本不給曹彰說話的機會,更重要的是黃忠說的也是事實。

一個人的耐心是有限的,更何況武將出身的黃忠,眼見黃敘不聽勸說,手中的藤條再一次的舉起來。

“黃敘,你若不聽我的,我情願冇你這個兒子,今天就打死你得了。”

黃忠也是看準了曹彰、趙雲、賈詡都在旁邊,手中的藤條順勢而下。

賈詡雖是文官,可力氣不小,連忙上前抱住黃忠。

趙雲也眼疾手快,一掌打在黃忠手上。

藤條頓時偏離了軌跡。

啪——

一聲清響,整個大廳都安靜了下來。

眾人集體向曹彰望過去,一個個驚的連大氣都不敢出。

曹彰頓了一頓,看了一眼左臂,衣服早被藤條打破,一道血紅蔓延開來。

“啊,痛煞我也!”後知後覺的曹彰發出一聲慘叫,瞬間倒地不起,呼喊連天。

呂玲綺和甄宓看的一陣心疼,連忙上前攙扶曹彰起來。

“子文,你冇事吧,彆嚇我啊。”

“都流血了,黃敘,你還不來給子文看看傷勢,還跪著乾嘛?”

眾人頓時清醒過來,紛紛上前幫忙。

“臭小子,看你乾的好事,都連累主公受傷了,今日你且給主公看傷,明日我們再細說此事。”

黃忠莫名的一陣心虛,丟下手中的藤條,朝著門外走去,臨走前也不忘衝著黃敘叫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