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曹彰說的大義凜然,趙雲更為感動,直接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我想將她們送到長阪坡去,也算了結我與劉備之間的恩情。”

“那我就陪你一起送唄!”

“子文!”

“大男人少婆婆媽媽的!”

曹彰一麵收拾,一麵準備戰馬。

趙雲卻和糜夫人在一旁,不知在交談著什麼。

曹彰這邊剛準備好戰馬牽過去,就聽周圍一片動盪,遠處塵土飛揚。

“我靠,陰魂不散呐,趙大哥,快點,曹兵將至,我們要趕緊上路了。”

“嗯!”

趙雲應了一聲,對糜夫人說道:“夫人快些上馬,我帶你和孩紙去找劉使君。”

“不可,妾已重傷,死何足惜,此子性命全在將軍身上!”

糜夫人將手中的劉禪遞到趙雲手裡,拒絕趙雲提議,隨後正要往一旁的枯井裡麵跳下去。

曹彰眼疾手快,一把攔腰抱糜夫人。

“夫人這是何苦,我好歹也是丞相之子,若連一個女人和孩紙都保不住,何談護這天下百姓。”

就在趙雲和糜夫人大腦陷入死機這會,曹彰已經抱著糜夫人上了戰馬。

“夫人坐穩了,不然一會連累了我,可保不住劉備的孩紙,哈!”

糜夫人本是抓著曹彰的衣角,可被曹彰這麼一說,紅著臉連忙將曹彰死死的抱著。

“子龍,還不快上馬,風緊,扯呼!”

“好!”

趙雲雖覺得曹彰做法不妥,但這時候逃命比什麼都重要,還顧忌什麼男女之彆,在曹彰的提醒下,放下掩心鏡,將阿鬥抱護在懷,綽槍上馬。

遠處曹軍蜂擁而至,曹彰二人急速撤退,形成一副敵追我逃的畫麵。

身後馬蹄聲如同一道催命符,耳邊風聲呼嘯而過,曹彰的腦子已經成了一片漿糊,除了逃以外,根本冇法用心思考。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前方也出現一批人馬。

曹彰看的清楚,來者是曹洪手下部將晏明,引著一隊步兵衝了過來。

“往左邊走。”

曹彰本能的策馬調轉方向,然而左邊來的一隊人馬更不見得,人雖然還看不清楚,但旗上大書河間張郃四個大字。

臥槽!

催命的玩意來了。

“還是往右吧!”

曹彰連忙改口,又一次調轉馬頭。

然而右邊也出現了幾隊人馬。

四麵環顧,曹軍如同蜂窩炸了鍋,四麵八方蜂擁而至,一個個戰意沖天,好似地獄來的修羅。

曹彰嘴角一陣抽搐。

他媽的要不要這麼誇張。

“還是繼續向前吧!”

之所以會有這個決定,也是張郃是河北降將,曹彰和張郃也不太熟。

至於右邊來的旗上,馬延、張顗、焦觸、張南這四位,雖然也是和張郃一樣歸降,但這樣的小角色,曹彰更是聞所未聞。

既然冇有交情,就冇有必要去費心思,反倒是晏明跟隨曹洪日久,和自己也有點交情。

曹彰也是不熟不坑,既然是熟人,也正好可以去碰碰瓷。

曹彰策馬而行,奔走到河間晏明麵前。

“晏明,你敢傷我?”

“。。。。。。”

晏明一見曹彰過來,整個人氣勢上就矮了一截。

曹彰正得意要走,晏明突然間手中的三尖兩刃刀指向趙雲。

“給我上!”

晏明手下將士多有識得曹彰,一聽主將發話,心裡也不虛了,一股腦的朝著趙雲發動攻擊。

曹彰隻覺得自己好像被忽視了。

“大膽晏明,你敢對我動手?”

“額,屬下不敢,不過四公子你麾下趙雲入長阪坡,不但殺我曹軍將士,還救走劉備好些手下,不知意欲何為。”

“我的事,什麼時候輪到你來質疑了。”

“對不住了,四公子,我也是公事公辦。”

說罷,晏明根本不再理會曹彰,拿著三尖兩刃刀就向趙雲砍過去。

趙雲反手一個回馬槍,晏明一招還為打出去,就被趙雲一槍刺倒。

然而這時,前後左右的曹軍已經殺到。

“趙子龍,又見麵了,今日你可冇有界橋那般好運了。”

張郃心裡有氣,持刀去戰趙雲。

當年趙雲於萬千軍中救走公孫瓚,結果害自己被袁紹懲罰,現在正好新仇舊恨一起算。

趙雲冷哼一聲,手中龍膽在半空中化出萬點星芒。

不過才三個彙合,張郃便被打退數步。

馬延、張顗、焦觸、張南見狀,也紛紛上前相助張郃,一起攻向趙雲。

趙雲力戰五將,一時之間陷入僵局。

曹彰雖天生力大無窮,但曹軍太多,這被團團圍困也隻是自保有餘,要想去幫趙雲就顯得相形見絀了。

就在這時,趙雲突然想起方纔獲得的青虹劍,於是連忙拔青釭劍亂砍。

手起劍落,衣甲平過,曹軍頓時血如湧泉。

張郃力怯,退出戰圈休息,其餘四將二死二傷。

“啊,家父曹孟德,誰敢傷我,都給我滾開。”

此刻,曹彰大發神威,手中長刀砍的周圍曹軍不敢近前,現在這麼吼一嗓子,這些曹軍就更不敢動曹彰了。

曹彰策馬衝開重圍,來到趙雲麵前。

“子龍不可戀戰,速退。”

“主公先走,我來殿後。”

兩人一前一後,殺退眾軍將,直透重圍。

曹彰力破千斤,趙雲速猛迅捷,兩人所到之處,威不可當。

卻說曹操在景山頂上,正好望見這一幕。

“哎,真虎將也,子龍在這逆子麾下,簡直是暴殄天物。”

“哈,在四公子帳下,與在主公帳下又有什麼分彆,總歸是為朝廷做事,為主公出力。”

“殺我這麼多將士,這是為我出力?”曹操被郭嘉的話氣的不輕。

“一筆寫不出兩個曹字,總歸是曹家的!”

郭嘉漫不經心的一句話,卻深深紮進曹操心裡。

“來人啊,傳我命令,不許放冷箭,隻要捉活的。。。。。。”

說到這裡,曹操想了想,又加一句:“我可不是為了這個逆子,實在是趙子龍英雄無敵,我甚是喜愛。”

郭嘉笑了笑,飽含深意的連連點頭:“你是主公,你對,你說的都對。”

曹彰、趙雲兩人血滿征袍,直透重圍。

正行間,山破下夏侯惇部將鐘縉、鐘紳兄弟二人,一個使大斧,一個使畫戟,帶著百名曹軍又衝殺而立。

曹彰見狀,連忙喝止兩人:“鐘縉、鐘紳,你二人也敢攔我?”

“主公有令,要生擒四公子和趙子龍,我等豈能違抗軍令,四公子若是放下兵刃受降,我兄弟二人自是以禮相待,不敢刀劍加身。”

“狗膽,有種就來傷我試試。”

曹彰偏偏不信這個邪,舉起已經打卷的長刀,準備交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