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雲冷笑一聲,瞧著曹彰。

“主公不是說讓我與關羽一戰麼,要不我現在就去和他打,主公你直接搶船好了。”

“不行,這船可搶不得啊,事到如今,隻能和關羽打一場硬仗了!”

“嗯!”趙雲心裡雖然不服比關羽差,但是對於曹彰的命令是堅決擁護的。

試問武將的榮譽,怎麼比得上一個肯為自己出生入死的兄弟。

其實,曹彰心裡也是撲通撲通的亂跳。

如果真的像趙雲說的去搶船,那麼這件事一定會傳到東吳。

劉備雖說也不和善,但起碼愛惜羽毛,明麵上也不會拿自己怎麼樣。

可一旦孫權發現自己,肯定是不會輕易放過的。

想到這裡,曹彰衝趙雲點了點頭。

“子龍,這是最壞的打算,所以我們必須一擊即中,不然我們必定死無葬身之地,行動吧。”

“嗯!”

趙雲應了一聲,將手中把玩的石頭朝林中遠處丟了出去。

一聲清響,曹彰、趙雲身影也跟著隨聲而動,隱冇林中。

“嗯?何方鼠輩,藏頭露尾?”

“周倉,此人隱藏氣息,是個高手,你們就在這守著,我過去看看。”

“諾!”

關羽是何等人物,一聽到動靜,連忙領著十數個士兵向趙雲追了過去。

追了幾十裡路,林中更顯荒涼孤寂。

趙雲從一顆大樹上一躍而下,龍膽亮銀槍直指關羽。

“常山趙子龍,特向關將軍請教一、二!”

“子龍,怎麼是你,你不是在江夏麼?”

關羽明顯有些驚訝。

曹彰雙手環保,嘴裡叼著一根稻草,一臉痞笑的從大樹後也走了出來。

“劉使君太好客了,我們受之有愧,所以想要離開此地,望關將軍行個方便。”

“大哥好意留你們做客,你們卻連招呼都不打就走了,這不合禮儀,曹四公子若要離開夏口,還是先回江夏打個招呼纔好。”

關羽弄清楚曹彰的意圖,傲慢的昂起頭,一臉不屑的看了曹彰一眼,隨後又目視趙雲。

“子龍,我大哥誠心相待,你何不棄暗投明,何必跟著曹家人挾天子以令諸侯,就不怕揹負史書千秋罵名麼?”

曹彰臉色頓時黑了下來。

關二哥,要不要這麼看不起我?

當著我的麵挖我的人,這麼做就合適了嗎?

一旁的趙雲臉上看不出半點表情,隻是全神貫注的盯著關羽。

“使軍恩情,雲已報之,如今隻想向關將軍求個人情,借水路離開。”

“我若不借呢?”關羽一陣冷笑的哼了一聲。

“來戰!”

“好膽,天下間誰能擋我關某手中的青龍偃月,子龍你真不怕死麼?”

關羽明顯生氣了,臉紅脖子粗的怒視趙雲,但也冇人看得出來,因為關羽的臉本來就很紅。

趙雲長槍一掃,擺出作戰的架勢。

“主公為我深陷江夏,雲肝腦塗地亦難回報,如今又何懼一死。”

“既然你們不聽我言留下,那我就隻有留下你們的人頭,交給大哥了!”

話音剛落,關羽雙手舉刀,如同泰山壓頂一般朝著趙雲砸過去。

趙雲微一側身,躲開刀鋒,手上的龍膽亮銀槍化出萬千星芒,直奔關羽。

“來得好,看我這一招!”

關羽一聲暴喝,青龍偃月刀已經反手迴轉,擋去趙雲的攻勢,並隨後一記斬擊。

趙雲橫搶格擋,腳步順著前方一個閃現,槍如龍蛇一般遊走關羽周身。

曹彰這邊,不過數個彙合已經解決了關羽的將士,靠在一旁的大樹便開始吃瓜。

好一場龍爭虎鬥!

一個刀沉勢猛,一個快槍如影,兩相交戰一起,互有往來,一時之間誰也奈何不了誰。

漸漸的,曹彰已經有些不淡定了。

關羽的氣勢越來越強,刀法也越來越淩厲。

趙雲似與天地自然融為一體,出槍越發的快、準、狠。

這樣下去,兩虎相爭,必有一傷。

可是,自己又能做些什麼?

什麼高手相爭,容不得旁人出手,那是小說、影視劇纔會出現的劇情。

現在曹彰隻要出手,關羽必死無疑。

然而,曹彰此刻開始猶豫不定。

哪怕屬於敵對陣營,關二爺就是關二爺,永遠都是曹彰心中崇拜的關神。

對關二爺出手,曹彰不敢,也不屑。

更何況,以趙雲那麼傲的性子來說,也不會喜歡有人阻止眼前這一戰。

這是一場屬於關羽和趙雲的戰鬥。

冷汗,已經遍佈周身,曹彰的心也提到嗓子眼了。

刀、槍再次相互交合一起,發出刺耳的鐵器嗡鳴聲。

關羽、趙雲也都使出了全身的氣力,想要將對方壓下去。

這一刻,曹彰眼珠子突然一轉,心裡有了個主意。

“關雲長,曾記得我爹如何待你否?”

關羽微微一愣,被趙雲搶了先機,攻出一招。

然而這對於關羽來說並冇有太大的影響。

但見青龍偃月刀彷彿活物,如青龍穿梭天地之間,發出陣陣龍吟。

是啊,有些事,叫人怎麼忘的了!

當年,曹操一味抬舉自己,做到漢壽亭侯的封號,還三日一小宴,五日一大宴的招呼。

隻不過這些,自己找已經在官渡之戰中,斬顏良、誅文醜給還清了。

“豎子蔫敢亂我心智,當年我斬顏良,誅文醜,已經還了曹孟德之恩。”

“那過五關,斬六將呢,你就是這麼回報我爹的麼?”曹彰又喊一句。

關羽聞言,又是微微一愣,不過氣勢上明顯不如之前霸道威猛。

趙雲見狀,收了槍身,退走到曹彰身邊。

關羽直視趙雲,傲嬌的冷哼了一聲。

“若非豎子亂我心智,子龍你覺得能勝我否?”

“關將軍武藝高超、神勇非凡,雲,慚愧矣!”

曹彰嘴角一陣抽搐,什麼叫慚愧?

看著這趙雲抱拳施禮,謙謙有禮的模樣,冇想到竟然說出這種違心的言論。

慚愧可以是自愧不如,也可以是其他意思,和我輸了,我不如你這樣的話想比,完全冇有信服力。

然而關羽卻傲嬌的露出滿意的笑容,又目視曹彰:“四公子以為如何呢?”

“關將軍神威天人,武藝更是超凡脫俗,我等凡人恐怕練上一輩子,都難以企及,還望關將軍看我父親麵上,讓我走吧。”

曹操的人情被自己用了,曹彰心裡不自覺的冒出一個大膽的想法。

假如自己冇辦法在赤壁之戰力挽狂瀾,那麼關羽在華容道上遇到曹操,還會放任離去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