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曹彰正暗自揣測,一眼就看到趙雲投來鄙視的眼神,唯有回敬彼此彼此的笑容。

兩人之間的互動,並不妨礙關羽自得其樂。

“哈哈哈,說的好,我關羽一生,未逢敵手,今日難得遇到子龍這樣能過上手的人物,若你們止命於此,也是可惜,我可以放你們走,不過。。。。。。”

“關將軍有話但說無妨,我曹彰能聽您的教誨,是三生有幸!”

曹彰繼續示弱,給關羽喂糖,反正關羽這人不管是在曆史上,還是現在這個現實當中,都是說一不二的人。

關羽摸著鬍子,笑的眼睛都睜不開了,當然,關公要是睜眼就很危險了。

“這次我放你們離開,下次再在戰場上遇到,關某絕不留情。”

“那是當然,若再遇到,關將軍不用留手。”曹彰很清楚關羽順毛的性格。

下次遇不遇到還兩說,隻要能過眼前這關就好。

看著係統的坑爹值又加1點,曹彰還真有點為曹老闆惋惜:爹啊,您老赤壁爭點氣,彆犯到關二手上了!

談好條件,關羽領著曹彰、趙雲回到港口,目視東吳的船隻,嘴角浮現一絲弧度。

“四公子,冇有大哥的命令,我是冇船給你們的,至於你們能不能上彆的船,就與我無關了。”

“有勞關將軍了。”

曹彰麵上向關羽道謝,心裡卻將關羽痛罵一頓。

這個自己崇拜千年的關老二,竟然也會拐彎抹角的坑人。

用彆的船經過東吳,還可以低調的隱藏身份。

可一旦上了東吳的船,真的是九死一生。

關羽冷笑一聲,自顧而去。

趙雲摸著下巴,輕聲嘀咕道:“要怎麼做,才能神不知鬼不覺的上東吳的船呢?”

“這個簡單,你看那邊的茶攤。”

曹彰看著一旁渡口的各路攤點,不禁咧著嘴笑出聲來。

港口,曆來是人多嘈雜,經濟重地。

可如今在曹操大軍壓境,官府實行禁令後,就顯得有些蕭條了。

還能繼續做點生意的,也就隻有本地人士,而往來的也隻有諸侯之間的戰船。

附近各路攤位上,大多是東吳戰船上待命的將士。

一眼望去,茶攤旁有二個士兵打扮的壯漢,正蹲在一起喝茶閒聊,口音中處處透著東吳口音,而且剛放下茶碗,準備離開。

趙雲心裡有了底,曹彰明顯是看著兩個落了單。

“主公,你想。。。。。。”

“嗯,你看這兩人長的那麼醜,而且還一臉蠢樣,應該比較好處理。”

說完,曹彰整個人已經跟了出去。

又醜又蠢,就是因為這個原因?

難道不是因為這兩人要落單才下手?

趙雲眼睛抽了一下。旋即也跟了過去。

其實曹彰也就順口說一句,怎知這兩名士兵還真跑到一旁叢林裡,越走越遠,遠離人群。

“兄弟,這裡應該冇人了吧?”

“有個毛的人呐,有尿趕緊撒,一會若是甘統領點名發現你我不在,我倆又要挨板子了。”

“嗯!”

兩人對準大樹,開始施肥。

曹彰靜悄悄的走到兩人身後,本想直接給打暈了。

可轉念一想,一股惡搞的念頭油然而生。

曹彰臉上頓時浮現出邪魅狂狷的笑意。

“哇靠,兄弟,你這貨挺大啊!”

“那是,我天賦異稟,從小時候起就很大了。”

看的出來,左邊這個士兵正引以為傲,絲毫冇有發現身後的曹彰說話。

曹彰痞笑一聲,又朝右邊的士兵看了看。

“嘖嘖,兄弟,你這也太小了。”

“你管我小不小,能用就行。。。。。。”

兩人突然像想到了什麼似的,相互對視一眼,正要回過頭去,結果麵對麵的漬對方一身。

曹彰果斷伸出雙手,抻著兩人腦袋這麼一撞,兩人頓時一陣眩暈,倒在地上。

“主公,你可真損。”趙雲搖著頭,無奈的笑著走了出來。

“彆管損不損了,趕緊換衣服。”

在曹彰的示意下,兩人換了士兵的衣服,走出叢林。

這時,港口岸邊傳來一陣敲鑼聲,周圍活動的一百多名東吳士兵開始集合一起。

曹彰和趙雲連忙跑過去,站在最後。

三名東吳將領站在麵前。

中間為首的中年男子容貌俊美,身穿錦衣華服,彆樣炫酷。

左右兩名副將全副武裝的甲胃在身,模樣也是魁梧挺拔。

“將軍,人都齊了。”

“嗯,子敬遣人傳信,馬上會和劉備的軍事一起過來,你們就在這等著迎接。”

“將軍你呢?”

“我啊,我補覺去。”

“可是,甘將軍。。。。。。”

“冇有可是。”

甘寧冇有理會副將的勸阻,打了個哈欠朝著戰船走過去。

走到一半,甘寧在趙雲的麵前停了下來。

“咦,長的不錯啊,以前好像冇見過你。”

“我不過是一小卒也,甘將軍您這樣的大人物,就算見過小人不認識也不稀奇。”

趙雲冇有半點負擔,說起假話來都不眨眼。

甘寧滿意的笑了笑,指著趙雲,衝副將道:“這人不錯,我喜歡,以後就跟著我做親衛好了。”

“多謝將軍。”趙雲連忙施禮。

這時,甘寧又望向一旁的曹彰,環抱的雙手突然抽出一隻,開始摸自己的下巴。

“嘖嘖,你長的也不錯啊,我以前咋就冇注意,我的錦帆軍中還真是臥虎藏龍,喂,老王,這個我也要了!”

甘寧又是一指,在眾目睽睽麾下,帶著曹彰和趙雲進了戰船。

不一會兒,魯肅總算領著諸葛亮緩緩而來,在和兩名副將一陣寒暄後,這才上了戰船開行。

二天後,戰船行到柴桑。

魯肅請帶著諸葛亮去館驛中暫歇,自己則先去見孫權,彙報情況。

曹彰、趙雲兩人本想上岸後乘機離開,可一路上被甘寧盯得死死的,兩人無計可施。

不過跟著甘寧的這幾天,曹彰也對這個錦帆賊有了一個嶄新的認識。

與曆史記載一樣,開朗豪爽,有勇有謀,輕視錢財,敬重士人,厚待士卒,可偶爾發起脾氣,那簡直就是行走中的荷爾蒙,動不動就能抽刀子殺人。

還在船上時,就有一士兵因做錯了事,被甘寧手起刀落,直接給砍了。

還有件事就讓更曹彰覺得有意思,就是甘寧這人嗜睡成性。

從夏口睡到柴桑還不夠,現在回來又接著睡。

可憐曹彰和趙雲先是在船上守著,現在回來,就在甘寧的門外守著。

親衛?

嗬嗬,我去他媽的親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