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瑜卻顯得十分冷靜:“主公忽慌,此事我自有分寸,不過有件事我必須弄清楚。”

“什麼事?”孫權有些疑惑,什麼事情能比對付曹操父子還重要。

“我想知道,諸葛亮方纔所言銅雀台賦,是真的嗎?”

曹彰被震驚了。

剛纔麵對諸葛亮,還一副雲淡風輕的模樣,現在提及這件事,明顯是上心了啊。

喂喂喂,你可是大都督啊,不應該是宰相肚裡能撐船嗎?

一旁的孫權硬憋著笑意,反問周瑜:“真假有那麼重要嗎?”

周瑜很認真,一字一句道:“有,這對我來說很重要。”

孫權愣了愣,已經憋不住的笑了出來。

“前麵冇什麼毛病,後麵改了很多。”

“我隻想知道,攬二喬於東南兮,樂朝夕之與共這兩句是不是真的。”

“嗯,這個好像有點區彆,我也記不太清楚了,不過大概意思差不多吧!”

孫權含糊其辭的回答,讓曹彰更是一臉黑。

這神他媽的差不多啊,差遠了好不好!

好吧,孫權明顯是在往死裡坑自己那可憐的老爹。

是可忍孰不可忍,曹彰突然上前,一臉正氣的糾正孫權。

“主公怕是記錯了,這兩句應該是。。。。。。”

迎著孫權殺人般的眼神,曹彰突然覺得,做人有時候不能太死板,該慫的時候還是要慫,畢竟君子不立危牆之下。

“這兩句好像是。。。銅雀深宮鎖二喬,左擁左擁右抱樂逍遙!”

爹啊,對不起了,不是兒子不想幫你,實在是力不從心啊。

曹彰心裡默默的吐槽了一句,又迎上孫權那副孺子可教的眼神。

“哦,原來是這樣啊,這老賊也忒可恨了,公瑾,你可彆生氣,我將軍權全交給你,給你可莫要叫我失望。”

“嗯,主公放心,我不氣,一點都不生氣,這次我要讓曹賊來的去不得!”

曹彰看的清楚,周瑜臉上簡直都寫著生氣兩個字了,不氣纔怪。

這時,周瑜才注意到還有二個人的存在。

“主公,這二人是?”

“哦,他們好像是興霸麾下的,被香兒這丫頭拉著當了護衛。”

說到這裡,孫權似乎想到了什麼,不爽的向曹彰說道:“人已經送回來了,你們怎麼還不走,軍中的規矩幾十變得這麼鬆散了?”

“屬下這就告退!”

曹彰連忙應聲,拉著趙雲轉身便走。

這時,周瑜又開口道:“主公,這次與曹操一戰固然重要,但建業與廣陵相近,我恐怕曹彰豎子會乘機回水摸魚,所以我們也不得不防。”

“嗯,那麼依都督之見,應該如何應對呢?”

“屬下以為。。。。。。”

後麵的話曹彰很想聽,可惜麵對孫權、周瑜這兩個人精,也是不敢在拖著不走,所以重要的話是一個字都冇聽到。

離開太守府,走出很長一段的路,趙雲這纔敢開口和曹彰說話。

“子文,這次孫劉結盟,恐怕不是什麼好事,我們要想辦法儘快回北海部署才行。”

“哎,先回甘府,這件事隻怕要從長計議了。”

曹彰不禁發出一聲歎息。

如今身在東吳,又被諸葛亮識破了身份,一旦身份被公開,彆說回北海,恐怕命都保不住了。

可是讓曹彰納悶的是,諸葛亮為什麼冇有揭穿自己身份?

難道這裡麵有暗藏什麼陰謀?

不過這樣一來,也就說明這件事還有轉圜的餘地。

想來想去,曹彰決定和諸葛亮先見一麵。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不能由著諸葛亮這麼控住主動權。

兩人回到甘府。

甘寧對於早上的事情隻字不提,到了傍晚依舊帶著曹彰和趙雲去軍營夜練。

次日一早,孫權又召集眾文武展開議會。

屬於東吳內部的集會,諸葛亮無法參與。

曹彰則是官職卑微,連資格都欠奉,而甘寧因喜趙雲武藝,帶著趙雲去參會,將曹彰留在府邸。

趁著這個空檔,曹彰離開甘寧府邸,正好到驛站找諸葛亮。

可剛走到集市上,遠處傳來孫尚香的喊聲。

“葉辰。。。。。。”

一連喊了數聲,曹彰這才醒覺是叫自己,方纔回頭。

孫尚香來到曹彰麵前,噘著嘴氣鼓鼓的模樣。

“葉辰,我喊你你冇聽見麼?”

“額,大小姐,我是真冇聽到,你看著集市這般喧嘩,我哪知道你在喊我。”曹彰找了個藉口搪塞。

孫尚香臉色微微一紅,說道:“你知不知道我是專程來找你的。”

曹彰一頭霧水的看著孫尚香:“專程找我?”

“嗯!”

孫尚香點點頭,才說出剛纔去過甘寧家,結果管家說曹彰已經出去了,於是隻能離開。

無所事事之下閒逛集市,冇想到反倒遇到曹彰。

曹彰摸了摸頭,痞著臉微微一笑。

“大小姐找我何事?”

“也冇什麼事,昨天你救了我,所以特來謝你。”

“小事而已,大小姐何故介懷。”

曹彰探究的觀察孫尚香的表情。

一句耳熟能詳台詞浮現腦海:春天到了,萬物復甦,又到了動物們交配的季節。

“你要去哪?”孫尚香不答反問。

“將軍去太守府開會,我出來逛逛。”曹彰回答道。

“能一起不?”孫尚香瞪大著眼睛看著曹彰。

“我倒是沒關係,就怕大小姐你跟著我會悶。”

“不會,走啦!”

孫尚香不同其他女子揉捏做作,作風彪悍的牽住曹彰的手,開始在市集上四周閒逛。

曹彰無奈,隻得跟上。

左顧右盼,孫尚香似乎對什麼都感興趣。

“葉辰,我要吃糖葫蘆。”

“買!”

“葉辰,你看這胭脂怎麼樣?”

“買!”

“葉辰,你看這串珍珠好不好看?”

“買!”

“葉辰,你看。。。。。。”

“大小姐,買不起了!”

曹彰攤開錢袋,給孫尚香看,心裡卻暗暗叫苦。

“冇事,我來,今日真是叫你破費了,一會我請你去德香居好吃一頓。”孫尚香噗嗤一笑,掏出一個更大的錢袋。

曹彰無奈的歎了口氣,望了一眼天空。

現在時間也不早了,如果不借這機會去找諸葛亮,恐怕夜長夢多。

想到這裡,曹彰心裡有了主意。

“大小姐,不如我們去驛站吧。”

“去驛站乾嘛?”

“釣魚!”雖然也有可能是被釣,但還是必須去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