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驛站,是古代供傳遞官府文書,以及軍事情報的人,或來往各處官員途中食宿,換馬的場所。

孫尚香不疑有他,被曹彰忽悠的一起來到驛站。

然而兩人進入驛站,被人帶到後花園,就看到諸葛亮坐在小池塘便,手持一根魚竿垂釣。

“咦,還真是釣魚啊,葉辰,你說的可真準。”

曹彰嘴角不禁抽搐,也是神了,自己就隨口說一句,這諸葛亮還真釣魚。

孫尚香笑嘻嘻的走到池便,粉嫩嫩的小手拍打池水,周圍的魚兒頓時四散。

諸葛亮氣定神閒的衝孫尚香笑了笑,突然開口。

“冇想到孫大小姐也會來這小小驛站,亮真是榮幸之至。”

孫尚香收起笑容,也停了手上的動作,就好像諸葛亮是很稀奇的玩意,一連探究的看了過去。

“你怎知道我是誰的?”

“哈哈,亮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但凡掐指一算,天下之間便無我不能之事,無我不解之謎,無我不為之利,無我不勝之爭。”

僅一句話,曹彰不得不服,這諸葛亮是裝逼界的天花板,已經到了極致。

再看孫尚香,臉上大大的寫著一個不服兩個字。

“好狂的口氣,你就是江夏來結盟的諸葛亮吧?”

“然也!”

“你真的是掐指算出來的?”

曹彰看孫尚香笑著走了過去,蹲在諸葛亮和孫尚香的中間,開始解釋。

“彆聽他鬼扯,有些事隻要細心觀察,就能猜到一二了,首先大小姐的衣料,非尋常百姓可有,可斷定來者非富即貴。”

“其二,驛站隻有往來官員才能進此處,又可斷定大小姐不是尋常百姓,亦或是富貴之家,隻能是官宦子弟。”

“其三,尋常官宦子弟女子,以女戒的三從四德為標榜,三步不出家門,怎麼會來這種人多嘈雜的地方,以此又可推斷,大小姐身份特殊,非一般官宦家的女子。”

說到這裡,曹彰笑著望向諸葛亮,試問有什麼比揭穿諸葛亮裝逼更有趣的。

“諸葛先生,你以為我說的如何。”

“哈哈,是啊,聽聞孫家大小姐性情豪邁,不輸男子,所以我才能斷言。”

諸葛亮絲毫冇有被曹彰的話影響,反而大方的承認,讓曹彰有些意外。

這時,孫尚香也醒悟過來,怒視二人道:“為何女子就要守三從四德,難道你們也看不起我麼?”

“非也,大小姐性子耿直,亮欽佩不已,何來看不起,咦,上鉤了!”

諸葛亮雙手一拉,一條魚兒已經被拉了上來,隨後又裝上魚餌,繼續釣魚。

孫尚香又看著曹彰,語氣明顯弱了不少:“你呢?”

“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靈魂萬裡挑一,大小姐獨立自主,當為天下女子先驅。”

從孫尚香的身上,曹彰看到一種現代女性的性格,所以回答的冇有任何敷衍。

“哼,算你識相。”

孫尚香似乎像鬆了一口氣,衝著曹彰做了個怪臉,便紅著臉跑了出去。

後花園中,頓時一片寧靜。

過了一會兒,曹彰也整理好思緒,這才緩緩開口。

“諸葛先生冇有揭穿我的身份,意欲何為?”

“你似乎迫不及待呐,就這麼想我揭破你的身份?”

諸葛亮放下魚竿,拿起羽扇,擺出一副高深莫測的模樣,然而在曹彰看來,確是十足的裝逼犯。

“冇有人會想死,我看起來像例外嗎?”曹彰冷笑一聲,與諸葛亮爭鋒相對起來。

諸葛亮突然發出一聲歎息!

“哎,亮非不為也,而是不能也,子文兄可有想過,若你的身份曝光,會有什麼後果?”

“我要麼成為東吳製約曹操的人質;要麼成為東吳抗擊曹操的祭品。”曹彰如實回答。

“不錯,不過你又想過冇有,你若在東吳出了事,天下形勢將會如何?”

“我若有事,恐怕天下大亂,甚至猶勝黃巾、董卓之亂之初。”

諸葛亮點了點頭,輕搖羽扇,表情淡定自若,就彷彿與周圍環境融為一體,發給曹彰帶來不小的壓力。

這個問題,曹彰不是冇有想過,可是每次想到一半,就不敢再想下去。

自己倘若真有不測,那麼自己的領地群龍無首。

原先臣服自己的諸侯不會繼續聽任朝廷,天下必然四分五裂。

屆時諸侯林立,一切又要迴歸原點。

“嘿,這麼說來,諸葛先生要保我?”

“非也,亮亦是大漢的子民,要做的也是維護大漢正統,延續大漢的江山,而非保你也。”

“那我就不懂了,先生既不保我,又不揭穿我,到底意欲何為?”

曹彰一眼望去,試圖從諸葛亮的表情中找出蛛絲馬跡。

然而諸葛亮臉上表情始終如一,讓曹彰無從下手。

諸葛亮縱聲大笑,說道:“哈哈,我說了,我要保漢。”

看著諸葛亮的態度,曹彰不禁若有所思。

三番二次提出保漢,是要向自己證明什麼?

不可能,以諸葛亮的智慧,冇理由像個白癡一樣說廢話。

所謂保漢隻是一個口號而已,而這個口號的代表就是朝廷。

能代表朝廷的,隻能姓劉,劉備是不是漢室正統不一定,但劉皇叔的身份得到了天子認證,所以劉備身份上從一定的意義上來說,也能代表漢室。

相信這也是諸葛亮願意輔助劉備的原因。

世事如棋,作為頂尖的棋手,諸葛亮要做的是穩住這盤棋上的棋子。

然而,孫劉聯盟是建立在雙方有共同的敵人,假如曹操一旦失利,孫權勢必崛起,這會成為劉備發展的最大阻礙。

所以諸葛亮既要維持孫劉聯盟的局勢,但同時也必須保障曹操能活著繼續施壓孫權。

這樣才能為劉備爭取時間去獲得更大的利益。

如果自己有什麼不測,引起當前的形勢發生變化,就等於破壞了當前的棋盤。

想通關鍵,曹彰不禁一聲苦笑,搞了半天原來是自己自作多情了。

不過自己還有一個優勢,那就是對曆史的先知,相信諸葛亮不會知道這一點。

“我明白了,不知諸葛先生想如何合作呢?”

“很簡單,我助你離開東吳,作為回報,你上奏朝廷,將荊州南部的長沙、武陵、零陵、桂陽四郡歸於我主治下便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