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沉默片刻,孫權微微抬起頭,眼中閃過一道光芒。

當初和周瑜、魯肅一起,構建天下二分之局,操之以北,我守以南!

然而劉備的出現,打亂了籌謀多年的佈局,曹操更是搶先占了荊襄九地,虎視江東。

現在的局麵,隻能先退曹操,再謀劉備,往漢中、雲南一帶開拓,才能形成南、北對峙之局。

亂世天下,唯有能者居之。

曹操想,劉備想,難道我孫權就不能肖想麼!

“好,此事就依公瑾之言,隻不過香兒那邊。。。。。。”

三人相談甚歡,孫尚香已經蹦躂的闖了進來。

“哥哥,我這邊怎麼了,你們是在說我麼?”

“你這丫頭,又跑哪去瘋了,女孩子家成何體統。”

一想到要將孫尚香用來和親,孫權有些愧疚的看著孫尚香,責備的語氣軟了很多。

孫尚香哪能想到,自己即將成為江東政局上的犧牲品,還衝著三人笑臉盈盈。

“哥哥你這就不厚道了,朝廷早有規定,男女平等,青州、幷州很多地方女子入學工作,早已不是稀罕事,唯獨我東吳,如今還守著什麼女戒,有意思麼?”

“哎,想玩就玩吧,以後嫁了人,可要恪守婦道,彆丟我孫家的臉。”

孫權歎了口氣,不忍直視孫尚香,便側頭走到身後的位置上,坐了下來,假裝看公文。

孫尚香嘟著嘴,不屑道:“嫁什麼人,今次曹操揮軍南下,正是我帶兵建功立業的機會,哥哥可以讓我上陣殺敵,護我江東麼?”

“嘿,我已經將兵權交托給公瑾了,有什麼事還是讓公瑾和你說吧。”

孫權微微一愣,旋即又恢複過來,頭都不抬的將責任甩給周瑜。

周瑜滿頭黑線,不滿的瞪了孫權一眼,這才無奈的轉頭望向孫尚香。

“嘿,香香,這個,嗯。。。。。。”

“咦,公瑾哥哥,你怎麼婆婆媽媽的,能不能行,給句話。”

周瑜緩緩說道:“嗯,這件事是這樣的,此番我們和劉備不是聯合一起抗曹麼,為了雙方能團結一致,所以。。。。。。”

孫尚香瞪大眼睛盯著周瑜:“所以呢?”

周瑜把心一橫,咬牙道:“所以我們打算孫劉聯姻。。。。。。”

“。。。。。。”

孫權眼角偷偷的觀察孫尚香;魯肅更是轉身,拿起擺放的古董花瓶把玩,生怕會殃及池魚。

一時間,大廳變得寂靜起來,空氣中都透著一股緊張的氣氛。

“你們是想要我嫁給劉備這糟老頭子?”

孫尚香不可置信的看著眾人,臉上寫滿了哀傷和驚訝的表情。

論身份,除了自己,還真想不到誰還夠資格和劉備和親,特彆是孫權、周瑜、魯肅三人都在場,這件事就更不難猜測了。

周瑜尷尬的笑了笑,解釋道:“劉玄德仁義君子,是一個可以托付的人,而且此番聯姻抗曹,也是為了我東吳百姓的生機。”

孫權跟著附和道:“香香啊,隻有聯姻,才能讓孫劉之間冇有任何猜忌,才能一鼓作氣的阻止曹軍南下,也能救我江東百姓於水火之間,你就當幫幫大哥吧。”

“。。。。。。”

孫劉聯姻?

就這麼把自己嫁給劉備了?

禮貌嗎?

從頭到尾,有冇有問過自己的意見?

此刻,孫尚香哪裡聽的進去,眼神驚慌無促的看著孫權。

“哥哥,你真要將我嫁給那個老頭?”

“香香,若是可以,我也不想這麼做,可是孫劉聯姻關係我江東六郡五十六州,這不再是你我個人得失,我必須以大軍為重。”

孫權無奈的發出一聲歎息,甚至不敢麵對孫尚香的眼睛,生怕自己會一時心軟。

孫尚香眼睛一紅,淚水已經止不住的流了下來。

“要聯姻你們自己去聯姻,要嫁劉備你們自己去嫁好了,我就算死也不嫁。”

“這可由不得你,平日裡任性也就罷了,這次關係整個東吳,你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孫權咬著牙,狠心說道。

“不聽不聽我不聽,反正我就是不嫁,死也不嫁。”

眼看孫權冇有以往那般縱容,孫尚香頓時心如死灰,捂著臉跑進自己房裡。

孫權又是一聲歎息,目光落在周瑜、魯肅身上。

“子敬,你與諸葛亮關係交好,這件事就交給你辦了。”

“嗯,主公放心,這件事我定會辦得妥妥帖帖的,隻是大小姐她。。。。。。”

“嗯,我會叫人看好香香的。”

“。。。。。。”

一番商議過後,孫權對孫尚香下了禁足令。

一連過了幾日,孫尚香用儘各種辦法,都不能離開太守府,甚至於在太守府內,隨時都有孫權的親衛跟著。

“小姐,根據這幾日的觀察,護衛一般四個時辰換一次班。”

房間內,孫尚香的貼身婢女看了看窗外,旋即又關上窗戶。

孫尚香點了點頭,繼續發問。

“嗯,我們的人聯絡的怎麼樣了?”

“府邸外都安排好了,隨時可以接應大小姐,而且今夜正好有一搜江夏的貨船到廣陵,隻是大小姐你真的要離開江東麼?”

“當然要走,難不成還留下來嫁給劉備那糟老頭子。”

一想到要嫁給劉備,孫尚香恨的是咬牙切齒。

不過幸好的是,自己還有一幫娘子軍對自己唯命是從。

不但在太守府外佈置好一切接應自己,更是打聽到今夜有一搜江夏的貨船到廣陵。

婢女道:“可是廣陵畢竟是曹操的地盤,小姐若是身份曝光,恐怕會有生命危險。”

“為了自由,就算再危險我也要走,更何況也冇你說的這麼可怕,我聽聞廣陵在曹彰的治理下,百姓豐衣足食,而且女子可以獨立自主,婚配自由,那纔是我們女子該去的地方。”

孫尚香不禁一聲苦笑。

當初朝廷增改律法,本以為江東也會像曹彰的地盤一樣,可等來等去,江東女子還是躲不過成為權力爭鬥的附屬品。

也罷,既然江東待不下去,正好可以去曹彰的地盤看看,或許能打造出屬於自己的事業來。

一念及此,孫尚香眼中透出堅定的表情。

“小桃,通知大家,今夜三更行動。”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