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任何時候,逃兵不僅可恥,也是為軍法所不容的存在。

孫尚香想不通,如今還未開戰,眼前兩人就要出逃東吳。

“此事說來話長,大小姐可否稍後片刻,等辦完了正事,我再向你解釋。”

曹彰笑著搖了搖頭,走到剛抓到的船伕麵前,伸手緊緊的遏製主對方咽喉。

“說,你又是那裡冒出來的,鬼鬼祟祟的躲在船艙,意欲何為?”

“船艙的貨櫃淋麵,全是燃油、乾草之物,這小子鬼鬼祟祟的要防火燒船,被我看到了。”

船伕未及開口,孫尚香直接回答曹彰。

曹彰不禁一陣錯愕,回過頭來看著孫尚香。

看來自己還真是糊塗了,人是孫尚香捉到的,孫尚香自然知道發生什麼事。

最重要的一點是,孫尚香又為什麼會在船上。

“大小姐,你為什麼又會在貨船上,難不成也是當逃兵?”

“額,好巧哦,此事說來也是話長,你要不介意,我以後向你解釋。”

“。。。。。。”

好傢夥,還真一點不客氣,拿我的話來搪塞我自己。

“嗬嗬,不介意,既然大家都這麼巧,那就以後再說!”

曹彰衝孫尚香微微一笑,手卻冇有閒著,五指之間又狠狠的加了一把力氣。

“是諸葛亮要你這麼做的?”

“要殺就殺,我無話可說。”

這個船伕,明顯比剛纔那些船伕更有骨氣。

曹彰頓時樂了,雖然早就想到諸葛亮冇那麼好打交道,可這一環扣著一環的陰謀,還真是叫人防不勝防。

“不錯,有性格,我就喜歡你這麼有性格的人,讓我來猜猜看,諸葛亮恐怕早就料到我會提防他,所以故意安排一批人來讓我打消疑慮,其實你纔是他真正的底牌。”

船伕臨危不懼,狠狠的瞪著曹彰道:“哼,丞相說的冇錯,你小子陰險狡詐,讓我小心提防,冇想到還是落在你的手裡,有本事就殺了我,我若皺眉,非好漢也!”

“行,去河裡做你的好漢去。”

曹彰一聲冷笑,單手將人拎起給拋了出去,船伕應聲落海。

先不說曹彰一言不合就丟人下海,如果這人真的燒了船,那一群人都要死。

其餘船伕心中叫好,可是想到曹彰的手段,一個個嚇得麵如土色,紛紛向曹彰磕頭求饒。

“大人饒命啊,我們是真不不知道還有這麼一出,要早知道有人燒船,我們也不至於拿自己的命陪他瘋啊。”

“行了,我又不會開船,一路上還是要指望你們的,該乾嘛乾嘛去,隻要能安全到了廣陵,我自不會虧待你們,但是誰若再動壞心,彆怪我心狠手辣。”

說的同時,曹彰向趙雲遞了個眼色。

趙雲會意,盯著眾船伕各自去做自己的事。

當曹彰正要上前和孫尚香說話,一艘戰船由遠而近,直接擋住了曹彰貨船的去路。

此刻,甘寧竟然雙手環抱,站立在戰船的船頭上。

也不知道是那個王八蛋舉報,說船上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這不是公然挑戰東吳的政權麼。

一念及此,甘寧衝著貨船大聲喊了起來。

“我乃東吳甘興霸是也,前麵貨船趕緊停止航行,接受我軍檢查。”

曹彰和孫尚香相互對視一眼,紛紛色變。

“船頭風大,我先下去了!”兩人幾乎同時開口。

“。。。。。。”

孫尚香側過身子,借桅杆擋住自己。

“你也不想和他遇上?”

“難道大小姐你想看到他?”

“甘興霸是出名的一根筋,我們該怎麼辦?”

“。。。。。。”

麵對孫尚香的提問,曹彰緊緊的盯著包圍自己的戰船,陷入沉思。

貨船雖大,速度肯定比不上戰船,而且甘寧手下人多勢眾,根本冇辦法逃走。

臥了個槽,氪不改命,玄不改非,這是死局啊!

想到這裡,曹彰頓時有些喪氣。

就在這時,趙雲不知什麼時候,走到曹彰身後。

“不行就打吧。”

“打個屁,你以為這是陸地,由你為所欲為啊,這裡可是大海,我們玩不過甘興霸的!”

曹彰很有自知之明的衝趙雲翻了個白眼,腦子突然閃現出一個可怕的念頭。

甘寧這段時間都會進行夜練,不可能會突然跑到港口,那麼背後肯定是有人攛掇。

假設一開始鑿船是鋪墊,燒船纔是主戲,那麼甘寧的出現絕對是補刀。

如果真的如自己所想,那麼諸葛亮也太可怕了,一環扣一環的計謀,根本讓人猝不及防。

趙雲皺眉問道:“那我們要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我們先躲起來,讓領頭的船伕帶甘興霸他們檢查。”

曹彰摸了摸額頭,一個主意由心而起,眼中陰狠的表情更是一閃而過。

趙雲不解道:“若讓他們檢查,一定會發現我們的。”

“下去再說。”

曹彰見四周戰船漸漸靠近,也不想在廢話耽誤時間,便拉著趙雲、孫尚香兩人下了船艙,招呼所有船伕集合。

“我問你們,你們是想死還是想活?”

“當然是想活,大人有事隻管吩咐,小人一定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看著為首船伕信誓旦旦的模樣,曹彰這才緩緩開口說出計劃。

“一會你帶幾個人去應付東吳的官差,最好將他們按這個順序,從這裡引到這邊來,等我們出去,才能讓他們檢查,不過這個時候你們最好趕緊上去,隨我一起搶他們的戰船。”

曹彰一邊說,一邊指引船艙中的路線。

然而一些船伕聽到要搶東吳戰船,不是冷不住瑟瑟發抖,就是整個人身體都開始發軟,向曹彰討饒。

“大人,這裡可是東吳的地盤,若是搶他們戰船,豈不能找死麼,你就放過我們吧。”

曹彰拍了拍為首船伕的肩膀,語重心長道。

“這船上除了燃油、乾草,還有些什麼我們都不清楚,若真讓東吳查到什麼禁品,一樣是個死,為什麼不隨我一起拚一把,至少還有活著的希望。”

船伕們麵麵相覷,雖不做聲,但大多卻也默認了曹彰的做法,有人甚至開始勸說為首者。

“老大,這位大人說的是,橫豎一死,不如搏一搏。”

“我家還有老母要供養,可不能死在這裡,老大,拚了吧!”

隨著越來越多的船伕支援曹彰的建議,為首船伕最終也隻能應承下來。

“好,既然都願意乾,那麼一人拿一罐在手上,一會隻要我們拿下戰船,就將這貨船一把火燒掉。”

曹彰繼續說著自己的計劃,更是拿起一罐燃油放在手上,眼中透著一股子凶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