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放火燒船,你是要置我江東軍於死地麼,絕對不行。”

曹彰一眼看去,孫尚香正對自己怒目而視。

“我也不想燒他們,可是大小姐你有更好的辦法嗎?”

“辦法冇有,但我說不行就是不行,大不了跟他們回去,我會替你們求情的。”

“。。。。。。”

曹彰看著決絕的孫尚香,心裡不禁歎了口氣。

你要是知道我是誰,你就不會想著替我求情了。

可惜,這話也就想想,不到萬不得已,曹彰也不想透露身份。

這時,趙雲的身影突然一晃,一計手刀砸在孫尚香的後頸上,孫尚香頓時一陣眩暈。

曹彰連忙上前抱住孫尚香,有些意外的看著趙雲。

趙雲冷著臉,說道:“事有從權,正如主公所說,這時茫茫大海,如果他們不死,死的就是我們,趙雲死不足惜,但主公您一定不能有事。”

“那她怎麼辦?”

雖然美人在懷是一件賞心悅目的事情,但在這節骨眼上明顯是拖後腿啊。

“還給東吳唄,以她的身份,誰敢傷她啊。”

趙雲翻了個白眼,就不明白平時挺有智慧的曹彰,為什麼偶爾會問這麼白癡的問題。

然而曹彰並不認同趙雲的觀點。

“若非萬不得已,誰願意離家出走,她既然已經出來了,我再送她回去,豈不是羊入虎口,這種事我還做不出來。”

“那主公你真打算帶著孫大小姐麼,這樣隻會加深東吳對我們的仇恨,讓我們成為眾矢之的。”

“嘿,一個東吳,我還得罪的起。”

說罷,曹彰不顧趙雲的諫言,先和趙雲換了船伕的衣服,隨後一把抗起孫尚香,命眾人按計劃行事。

為首的船伕上了甲板,迎甘寧及其士兵一起上了貨船。

船尾到船頭,一路檢查,也正如曹彰預料的哪有,上麵檢查完了,自然要下入船艙檢查。

為首船伕故意引導路線,其餘船伕也各做各的事,看上去十分自然。

曹彰乘機和趙雲一起上了甲板。

然而,剛上甲板,兩名士兵突然走了過來。

“站住,這人怎麼回事,你扛著他做什麼?”

“哦,他飲酒醉了,我帶他上來透透氣,醒醒酒。”

曹彰笑嘻嘻的回答著,一麵觀察四周。

船艙裡,甲板上、以及旁邊的戰船上都站滿了東吳水軍,少說也有六、七十人。

麵對數倍於己的東吳水軍,又是不擅長的水上,恐怕合自己與趙雲之力,也不會有太高的勝算。

更何況自己還揹著一個昏迷的孫尚香,戰力也是大打折扣。

腫麼辦?

要想同時解決這些人,就要以最快的速度解決戰船上的人,並且搶到戰船,然後引燃貨船。

問題是真的能做到這一點嗎?

曹彰暗暗搖了搖頭,心裡一陣自嘲。

等等,自己身上揹著的可是孫尚香,孫權之妹!

或許,說不定還真能累贅變利刃,幫自己逃過此劫。

剛想到這裡,曹彰就看到兩個士兵朝著自己走來。

“站住,睜大你們的狗眼看看這人是誰。”

曹彰一把將孫尚香扯進懷裡,另一隻手拿嚇孫尚香的帽子。

頓時,一頭烏黑靚麗的秀髮露了出來,隨風飄動。

有識孫尚香者,一眼就看出來了。

“啊,這是孫大小姐,好膽,你們是何人,竟敢虜劫孫大小姐,還不快放人。”

“咦,這不是咱軍營的葉辰和林凡嗎,你們怎麼會在這裡,還不快放了大小姐。。。。。。”

孫尚香的身份曝光,同時也曹彰、趙雲的身份也被認了出來。

東吳水軍一時間亂做一團,紛紛抽出兵刃,上前圍堵曹彰眾人。

曹彰劫持著孫尚香,一路退到兩船橫跨的木板中,另一邊戰船的東吳水軍也跟著為了過來。

“葉辰,林凡,你們為何這麼做,知不知道這是大罪,還不快放了大小姐。”

曹彰把心一橫,五指掐住孫尚香的咽喉。

“還不給我讓路,不然我就抱著大小姐一起死,嘿,我爛命一條,死不足惜,大小姐如花似玉,就有點可惜了哦。”

“你彆亂來,趕快放了大小姐。”

戰船上的水軍連忙讓出一條路,曹彰眾人順勢上了戰船。

“葉辰,我們已經讓你過來了,還不放了大小姐。”

“你當我傻啊,我放了人,還能活命麼!”

隨著一名副官怒喝,曹彰不禁啞然失笑。

副官旋即大怒,手中長刀直指曹彰。

“你還要如何?”

“我要你們過去,所有人都去那邊。”

東吳水軍有些猶豫的相互對視,卻冇有一個人敢說話。

曹彰痞笑一聲,忽悠道:“你們放心,我不會傷害大小姐的,隻要你們過去,我馬上放大小姐。”

“好,我們過去,你不要亂來。”

副官開了口,正要帶著人到貨船上去,偏偏這個時候意外發生了。

甘寧聽到動靜,帶著人從船艙上來甲板,看到眼前這一幕,不禁怒火中燒。

“不準過來,與賊子打交道,你們都是白癡嗎,他是想搶走我們的戰船。”

隨著甘寧一句話,副官和眾人都停下腳步,刀刃又一次指向曹彰。

曹彰心裡暗叫一聲可惜,旋即嬉皮笑臉的望向甘寧。

“葉辰、林凡,我自問待你們不薄,為什麼要這麼做?”甘寧黑著臉,冷然發問。

曹彰冷笑一聲,將孫尚香擋在身前,想要逼退甘寧。

“為什麼呢,聽說北海福利好,待遇高,所謂良禽擇木而棲,賢臣擇主而事,我去看看,不過分吧,甘將軍,彆廢話了,我就問你,要死的還是要活的。”

“豎子你敢!”甘寧明顯投鼠忌器,壓抑著自己的怒火。

曹彰見狀,摸了摸孫尚香白嫩的臉,旋即又掐住咽喉道:“想知道我敢不敢很簡單,讓你的人彆過去,我數到3,我殺了孫大小姐,你讓你的人動手吧。”

“哼,我就不信你敢動手。”

雖然相處冇多久,但是甘寧總覺得眼前的葉辰、林凡不是這種人,所幸想著賭一把。

於是帶頭走向橫在兩船之間的木板。

曹彰見狀,心急如焚,一旦甘寧帶著人過來,這僵局就更難打破了。

“還不給我把板子抽掉。”

趙雲聞言,領著幾個船伕一把掀翻木板,木板頓時落進水中。

這一下,甘寧更加篤定兩人不會對孫尚香下手了,連忙叫人去找木板搭梯子,一麵衝對麵的戰船大聲嘶吼起來。

“李福,還不給我動手,真讓他們跑了,我饒不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