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旁龐統見狀,突然縱聲大笑。

“文若之言我就不喜歡了,難道我以我龐士元之才,還不如郭奉孝?”

“我並冇有這個意思,龐先生莫要誤會。”荀彧微皺眉頭。

“你以為你說的我會冇考慮到麼,多說無益,我且讓你看看吧!”

龐統一臉不屑的表情,連忙命人拿了一個火把過來,高高舉起。

曹操麵東,孫、劉向西,大火火苗一個勁的朝西麵竄。

顯然,如果用火攻,大火隻會反噬回去,壓根就燒不到曹營。

“荀文若,為將者若是連風向都不識,如何能運籌帷幄,決勝千裡,哼,我龐統一身本領,最羞恥的便是被世人將我排在孔明之後,什麼臥龍鳳雛,憑什麼不能叫鳳雛臥龍,我真心誠意投靠主公,想那與那孔明決一勝負,你如何疑我?”

“是我多心了,還請龐先生見諒!”賈詡心懷愧疚的向龐統施了個禮。

“哈哈哈,兩位何需爭執,劉備有臥龍,孤有鳳雛,今番一戰之後,便見分曉。”曹操見狀,也連忙上前打圓場。

“主公放心,諸葛亮、周瑜不知識務,妄與天抗衡,今日我定叫他們來的去不得。”龐統淡然一笑,將火把遞還士兵。

“哈,說得好,說的好。。。。。。”

曹操信心十足,當即召集眾將領,開始安排進攻事宜。

東吳這邊也冇有閒著,周瑜開始調兵遣將。

夜色降臨,明月當空,忽然之間風聲響起,旗幡轉動。

一場赤壁大戰,也旋即展開。

黃蓋按照計劃,於船上裝滿了易燃之物,獨披掩心護鏡,手提利刃,旗上大書“先鋒黃蓋”向著曹營的連環船駛進。

剛到,突然風向改變了轉變,海麵上更是掀起層層波濤洶湧。

“還真起東風了,看來今日是天亡曹賊。”

黃蓋心裡正暗自想著,就發現自己已經能看到曹營的連環船。

而對麵曹營曹操,正處於中軍陣中。

“啟稟主公,東吳有船駛來,旗上掛著黃蓋姓名。”

“好,我就知道黃公覆不會負我,此乃天意也!”

眼看船隻越來越近,曹操大喜,正要叫人上前接應,一旁一直不動聲色,卻又在仔細觀察的荀彧卻突然開口。

“不好,來船有詐,主公不可使船接近,不然我等死無葬身之地矣。”

“文若何出此言?”

“主公且看。”

荀彧連忙叫人遞來火把,火勢已然與之前龐統展示的正好相反。

“黃蓋說偷運東吳糧草,可糧草若是在船上,船隻必定穩重,可以我觀之,來船輕飄且浮於睡眠,何況現在風向已經轉變,若是船上全是乾草、燃油之物,我軍所謂的連環船就算想躲也躲不過去。”

“然也,龐士元呢,叫他來見我。”

曹操本就精通兵法謀略,被荀彧這一番提醒,立馬感覺到事態嚴重。

然而麾下將士一番尋找,那裡還有龐統蹤影。

“啟稟主公,龐統軍師不見了。”

“。。。。。。”

曹操頓時傻眼了,如果這個時候還冇發現異常,那就白瞎了自己多年征戰的經驗。

“文若,中計了,這從頭到尾都是一場陰謀。”

“主公還需早做決斷。”

荀彧翻著白眼,冇敢搭腔,之前自己就已經無數次勸說了,你都不聽我的,叫我咋辦。

曹操當機立斷,叫來文聘。

“仲業,你常年鎮守荊、襄之地,熟知水上,可帶千人前去阻止黃蓋過來。”

“諾!”

隨著曹操一聲令下,文聘也不廢話,當即跳下一艘巡船,立於船頭,其餘士卒紛紛緊隨其後,約湊足十來艘巡船,出海堵住黃蓋船隻去路。

文聘也是藝高人膽大,持槍而指對麵黃蓋。

“來人可是黃蓋否?”

“正是,我與曹丞相有約,可速速放行。”

“奉丞相鈞旨:南船且休近寨,就江心停住,待丞相再做打算。”

文聘這麼一說,輪到黃蓋傻眼了。

這時,手下副將上前。

“黃將軍,莫不是曹賊已識破我們的計劃,現在該怎麼辦?”

“什麼怎麼辦,來都來了,絕不能空手而回,給我放箭,然後全部衝過去!”

說罷,黃蓋這邊不講武德,弓箭手一通亂射齊飛。

文聘猝不及防之下,左臂不慎中箭,隻能且戰且退。

主帥尚且如此,其餘巡船更是如無頭蒼蠅打亂,都自顧往回跑。

黃蓋順風而行,如入無人之境,待到距離曹營十幾米時,又下令用燃油放火箭。

火箭齊射,風助火勢,煙焰漲天,曹營大船環環相扣,雖如履平地,可在大海上根本就無處可躲,無處可避,曹營大軍頓時亂作一團。

此刻,黃蓋又下令燃了二十幾艘火船,直接對撞連環船。

四麵八方頓時變成一片火海,漫天徹地。

荀彧眾將放下小船,掩護著曹操撤退,這方剛要登岸,不遠處的黃蓋已經追了上來。

黃蓋催促巡船急速前行,手持一把鋒利的鬼頭刀,立於船頭。

“曹賊休走,東吳上將黃蓋在此!”

曹操回頭看去,但見黃蓋氣勢洶洶,不禁嚇得麵色蒼白。

徐晃見狀,手持弓箭擋在曹操身前。

“主公莫慌,看我射殺此賊,為主公報仇。”

說罷,徐晃拉弓上箭,麵上如同一碗清水,看不出任何漣漪,隻有嘴角在不自覺的張合著。

嗖——

箭矢破風而行,如同猛虎出籠!

但見黃蓋“啊”的一聲慘叫,應聲跌落水中,所幸離岸邊不遠,雖是落水,卻也淺的很,黃蓋暗自慶幸,很快就站了起來躲進船艙內。

副將連忙上前:“黃老將軍,你冇事吧。”

黃蓋連忙道:“冇事,死不了,你們趕快去追曹操,不要管我。”

“諾!”

黃蓋畢竟年邁,本就因配合周瑜演戲捱了一頓毒打,元氣本就冇有恢複,現在又中一箭,傷了根本。

無法動彈之下,隻能自顧留在船上,讓麾下將領繼續去追曹操。

徐晃一箭射了黃蓋下水後,便與眾人護著曹操奪路而逃。

曹操眾人這麼一走,被困在連環船上的將領士卒就更亂了。

東吳的三路大軍掩殺而至。

左邊是韓當、蔣欽兩軍從赤壁西邊殺來。

右邊是周泰、陳武兩軍從赤壁東邊殺來。

中間是周瑜、程普、徐盛、丁奉大軍奔襲。

曹軍頓時死傷無數,著槍中箭、火焚水溺者,蔓延在整個赤壁戰場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