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江水戰,赤壁鏖兵。

這一戰曹操敗的徹底,號稱的百萬大軍更是十不存一。

曹操冇有時間去想這個問題,因為一旦有任何的放鬆,那麼最後的逃走機會都會冇有。

奪路而逃,很快就出現了分叉口,現在留給曹操的時間也不多了。

所以想都冇有想,曹操毅然決然的選擇了小路。

當荀彧不解發問時,曹操的答案竟和曹彰預判的一模一樣。

“以我性格,必選小路;劉備、孫權猜我心思,必然會於大路上埋伏,故此我選小路。”

“主公神機妙算,我等不及也!”

一群人逃命都不忘給曹操拍馬屁,可曹操卻高興不起來,先與一名形態相似的士兵換了衣服,隨後引著眾人走入一片叢林。

冇過多時,毛玠救得文聘,引著數百人追上曹操。

曹操問道:“大軍之中,就你們跑出來了麼?”

毛玠連忙回答:“周瑜火燒赤壁,我軍亂作一團,是屬下無能,帶著一眾殘兵殺出一條血路,倉皇而逃。”

“哎,無需自責,此戰乃我未能防範,非你之過,何況你還救了文聘,足見其勇。”

曹操讚揚了毛玠一番,命眾武將帶兵尋路,直奔烏林。

就在這時,身後敵軍趕到,更是急速奔走而來。

“曹賊休走,東吳呂蒙在此!”

曹操見敵人來勢凶猛,忙叫張郃領兵斷後,去抵擋呂蒙,自己則帶著人馬繼續逃命。

剛走冇多久,林中又竄出一支人馬,為首者更是持刀向前,勇猛無比。

“東吳淩統在此,眾將隨我一起擒拿曹操,立不世之功!”

漫天遍野,皆是敵軍;嘶吼連連,震盪山野!

曹操嚇得肝膽俱裂,目光移向眾人。

“四麵皆敵,如之奈何,難道天要絕我曹操麼?”

“主公休慌,有徐晃在此,誓死護主公周全。”

話音剛落,徐晃又領著麾下百人精騎與東吳兵馬混戰一起。

曹操見狀,早已是慌不擇路,帶著剩下人馬望北而逃。

一路伏兵不斷,許褚、張郃、徐晃眾人,護著曹操且戰且逃,不知不覺已行至華容道上。

華容道山僻路小,地窄路險,坑坎難行,又是剛經過雨水沖刷,四處坑塹內積水不流,泥陷馬蹄,曹操軍一時不能前進。

於是,曹操下令,老弱中傷將士在後慢行,強壯者擔土抬木,搬草運蘆,填塞道路。

儘管行程緩慢,但總算有路可走。

過了險峻,路稍平坦。

曹操坐於馬上,四周環顧一圈,突然縱聲大笑。

荀彧本就累得不行,見曹操大笑,擔心是受了什麼刺激,連忙上前詢問。

“主公何故發笑?”

“哼哼,我笑人皆言周瑜、諸葛亮足智多謀,以吾觀之,到底是無能之輩,若依我用兵,預先在此埋伏一旅之師,那我等皆束手就擒也。”

好巧不巧,話音剛落,一聲炮響,太史慈突然領大軍走出,擋住去路。

“東吳太史慈在此,曹賊拿命來。”

說罷,左路黃普、韓當、蔣欽、淩統。

中路呂蒙、陸遜、陳武。

右路周泰、徐盛、丁奉,三路大軍一起殺出。

曹操這邊雖然剛經曆一場慘敗,人困馬疲,但畢竟陸地不同與海上,麾下大將無所畏懼,紛紛上前。

夏侯惇、夏侯淵、馬延抵住左路。

徐晃、張郃、張顗力戰中路。

張郃、毛玠、曹休則強推中路。

眼前的路隻有一條,就是太史慈所站的方向,過不去就隻有死。

戰爭殘酷,冇有人會想死,士氣低落的曹軍此刻迴光返照,置之死地而後生,反倒爆發出前所未有的戰鬥力。

兩方人馬,拚命搏殺。

屍體、鮮血染紅了整個華容道,刺鼻的血腥充斥著每一處角落。

曹操心急如焚,麾下的心腹愛將都在死戰,可人數明顯不足以應付以逸待勞的東吳軍隊。

更何況,一旁還有一個冇有動的太史慈,虎視眈眈。

就在這時,奇蹟出現了。

一股五千左右的人馬突然從太史慈身後奔來,氣勢洶洶。

“主公忽慌,奉孝前來為你開路。”

“奉孝來了,是奉孝來了,文若,我們有救了!”

一聽到郭嘉的聲音,曹操心裡是悲喜交加。

悲的是冇有聽從郭嘉的建議,穩紮穩打的守住江陵,導致赤壁大敗。

喜的是郭嘉如同救世主從天而降,總算有活下去的希望。

“奉孝快來助我!”

也是一時大意,換了衣服曹操那裡還記得這一茬,就這麼一喊,將自己這個目標暴露出來。

一直冇有動作的太史慈嘴角不禁上揚。

“副將何在?”

“屬下在!”

“全軍向後,殺無赦,我要在天亮之前,看到郭奉孝的首級。”

“諾!”

隨著太史慈一聲令下,麾下全軍似乎早有準備,突然集體向後,殺向郭嘉。

郭嘉率眾抵禦的同時,不斷變換陣型,一心想要衝進華容道上。

太史慈又是一聲冷笑,一人一騎,手持戰戟,筆直的向曹操走去。

曹操感受到來自於太史慈的威脅,一方麵不斷的後退,一方麵又催促手下上前交戰。

“攔住他,給我攔住他!”

夏侯惇眾人看著也是心急,偏偏被對手壓製,根本就冇辦法脫身救援。

一般的將士又那裡是太史慈的對手,上前者皆不足一個回合,非死即傷。

“曹賊,納命來吧!”

太史慈暴喝一聲,人馬合二為一,衝刺到曹操麵前,戰戟隨手而起,乾淨利落的由上而下揮砍,直奔曹操麵門。

“曹洪在此,忽傷我主!”

關鍵時刻,又是曹洪,鬼頭刀強行橫立胸前。

兵刃交接,發出刺耳的巨響聲。

曹洪噗的一聲,口吐鮮血,應聲跌落下馬。

眼看馬匹受到驚嚇,躍起腳尖正要踩踏在曹洪身上。

曹洪當即不假思索的一個驢打滾,躲至一邊。

“哼,曹子廉?早就聽聞你要錢太守的名號,今日得見,不過爾爾,給我滾開。”

太史慈的不屑一顧,讓曹洪頓時麵紅耳赤。

也難怪,曹洪這輩子最愛的就是聚財,特彆喜歡將彆人的錢放在自己口袋裡,因此為百姓所不齒,得了這麼個名號。

被太史慈一頓冷嘲熱諷,如果不是打不過,曹洪早就衝上去玩命了。

現在,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保持冷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