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係統提示:收服曹操仇敵陳宮,坑爹值 2】

【係統提示:收服曹操手下大將張遼,坑爹值 2】

收服大將本來就是意外的驚喜,現在又無緣無故的加了4點坑爹值。

加上之前的16點,現在就20點坑爹值。

這一次,曹彰是真的爽了。

隻不過,高順也跪下去了,為啥冇有坑爹值呢?

難道係統算漏了,還是真的冇有?

亦或是高順是口服心不服呢?

用了餐,眾人忙著清理了火堆痕跡,輪流值守休息了一夜。

曹彰和陳宮都很清楚,在這種荒郊野嶺會有很多意外,自己不敢夜行,魏續一夥人自然也不敢。

次日一清早,張遼出去探風回來,臉上的表情明顯十分焦躁。

“魏續、宋憲和侯成現在正在點兵搜山,恐怕要不了多久就會搜到這裡。

“哼,若不是這三個狗賊,我呂家軍何至於如此慘敗,不殺此三賊,我呂玲綺枉為人子。

一想到魏續三人灌醉呂布,偷了方天畫戟和赤兔馬,開城門降曹,呂玲綺就恨的咬牙切齒。

“小姐,留得青山在,不愁冇柴燒,隻要我們還活著,總會有機會為將軍報仇的。

“不錯,公台之言正合我意,我們現在還是趕緊上路,以免夜長夢多。

陳宮苦笑一聲,連忙上前一陣安慰。

一旁整備好馬匹的高順,也跟著湊了上來提醒呂玲綺,隨後又走到曹彰麵前。

“少主,請。

“好!”

看著高順的表情,曹彰心裡頓時明白過來。

自己確實語出驚人,震驚了所有人。

陳宮早年本就跟隨曹操,後來卻因為曹操一句‘寧我負人,毋人負我’而產生誤會,轉頭呂布。

所以隻不是曹操,而且能夠稱心意的主公,就能得到陳宮的真心輔佐。

至於張遼,則需要的是一個台階。

畢竟原著中,張遼正是因為關羽求情,曹操親自鬆綁招降,這才成為曹操手下大將。

所以張遼隻要是遇到禮賢下士的人,必然也會忠心投靠。

高順與這兩人不同,原著中死都不降,最後也落得個人頭落地的下場。

對於這樣忠心於呂布的人,要想收服,簡直比登天還難。

那麼也就是說,高順現在唯一忠心的,恐怕就是呂玲綺了。

果然是自己想多了,尷尬的一比啊!

除開呂布,現在呂布軍最高官階的就是高順。

哪怕陳宮和張遼是真心投靠自己,可是隻要高順不點頭,這兩人最後也隻能選擇跟著高順。

大義和名聲就是這些人的羽毛,是可以用命去守護的東西,無可撼動。

不過也無所謂了,來日方長,隻要能抱緊呂玲綺的大腿,還怕高順造反不成。

“你又發什麼呆,還不快上馬。

“哦,正在想啥時候能和娘子成親,了卻我們之間的逆緣。

“呸,都什麼時候了,還貧嘴,你倒是走不走了?”

“好嘞!”

曹彰正想的入神,呂玲綺已經騎著馬,英姿颯爽走過來。

膚白貌美大長腿,黃金比例的魔鬼身材,又是名門之後,手上有兵有將,可以說是妥妥的小富婆啊。

嘖嘖嘖,年少不知富婆好,少女富婆就更香啊!

這個軟飯,死也值了!

看著呂玲綺霸道女總裁的範,曹彰心裡一陣暗爽。

眾人策馬狂奔,一路向北。

魏續遣兵搜山,等發現馬蹄追趕,卻已經被曹彰遠遠的甩在身後。

“大哥,怎麼辦?”

“追,哪怕天涯海角都要追上去,決不能留呂玲綺活口。

麵對宋憲的提問,魏續當機立斷下令追擊。

魏續很清楚,呂玲綺就是呂家軍的旗幟。

隻要這個女人活著,加上陳宮、高順和張遼的輔佐,早晚成為自己的心腹大患。

荒山野嶺之地,拉開了一場你追我跑的追逐戰。

經過數個時辰的奔波,曹彰一行人已經跑到了東郡的城門下。

東郡,本就是曹軍的城池。

來到這裡,曹彰更是肆無忌憚,拎著曹家的令牌,大搖大擺的走過去,呂玲綺眾人緊跟在曹彰的身後。

守城的士兵見狀,頓時如臨大敵,其中為首的一名守將持槍對準曹彰。

“你是何人,敢在城門口鬨事?”

“東郡太守是誰,叫他來見我。

曹彰正眼都懶得看來人,直接將手中的令牌丟了出去。

為首的守將一把接住令牌,頓時臉色都變了,便下去交頭接耳一番,令人去請太守。

不過多時,東郡太守劉延急沖沖的趕了過來,一臉笑容的看著曹彰。

“哎呀,我道是誰,原來是四公子來了,不知四公子有什麼吩咐。

劉延本是夏侯惇的部將,因作戰勇猛,所以被夏侯惇看中,這纔到東郡做了太守,對於曹操的子女都很熟悉。

此時,曹彰卻收起笑容,一本正經的看著劉延。

“如今我軍正在和呂布軍交戰,你不知道嗎?”

“屬下自然知道,所以這才奇怪公子怎麼冇有隨曹公出征,反倒來我這東郡。

劉延心裡也正納悶。

曹操出征,向來喜歡帶著幾個兒子一起。

而且治軍極嚴,可以說冇有曹操的軍令,就算是親兒子,也不能跑到東郡來。

曹彰冷哼的笑了一聲,反問劉延。

“如今我軍大勝,呂布殘軍向東郡而來,你說我為什麼來了?”

劉延摸著頭,尷尬的笑了笑,擺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哦,屬下明白了,丞相是讓四公子來通知我等戒備,全力配合丞相剿滅呂布軍吧。

曹彰心裡默默的給劉延伸出了大拇指。

曹操出兵講的就是快準狠,隻要得勝,必然斬草除根,從來不喜歡留下後患。

現在劉延能這麼腦補,等於幫了自己一個大忙。

“嗯,很好,我且問你,如今東郡有多少兵馬?”

“精兵二千,後備也有三千,我軍足有五千多人,配合城池,呂布殘軍應該不足為慮。

劉延小心翼翼的解釋著,曹彰卻打斷劉延的話。

“我就問你多少兵馬,解釋這麼多乾嘛,難道我不比你清楚麼?”

劉延唯唯弱弱道:“是,是,是小人糊塗了,那不知道四公子有什麼吩咐的?”

曹彰點了點頭,正色道:“當然有,從現在起,由我代管東郡,你可有意見?”

曹彰有曹家的令牌,自然通行無阻。

彆說是招兵,就算占了城都不會有人說不是。

拿到東郡,反手在吞掉魏續三人,有高順和張遼在,不怕呂布軍不降。-